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谢选骏文集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六章、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151)
   在专制社会里,思想反而可以获得最大的动能,而思想动能比起思想空间来,更能创造自由──这种“出乎意料”的反应,其实入乎情理:这正是“思想”的奇妙甚至神秘之处……越是压制越有活力,越是边缘化,越是能够更新自己。
   
   
   (152)
   专制社会最大限制,不是迫害的压力,而是资讯的限制。文字狱的首要祸害不是杀头坐牢,而是无声的窒息。
   
   
   (153)
   “真正富于创造力的人都很难相处”,因为他们缺乏平行线也难以交叉──这样的人可以远观而不可亵玩,所以秦始皇除了杀害韩非,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但他又不愿背负这样的污名,所以就借用了李斯的名义下了毒手;毛泽东画虎不成反类犬,借用林彪发动文革,但最后却要对之进行暗算杀害。
   
   
   (154)
   无个性的、集体式的艺术,基本上是“长期战争的产物”,流淌着军国主义、军事共产主义的毒素──“为工农兵服务”是一个幌子,真实的动机和功能,是“总体战”;是笔杆子的杀人作用:“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就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就靠这两杆子。”(毛泽东──林彪)
   
   
   (155)
   “和平鸽”,释放出来的并非和平,而是战争;“人民民主”,释放出来的并非民主,而是超级独裁──这就是思想的陷阱;而知道思想不过是一种思想时,思想就不再是陷阱,而是舟楫了:不知道思想是一种思想,而以为思想是一个现实的话,思想就是一个陷阱了。思想正如舟楫,必须移动,而不能停留。因为宇宙正在移动,而决不停留。
   
   
   (156)
   原子个人主义能够造就一种城市结构吗?我们意外地发现,在中国专制制度的确立及其走向解体的“改革开放”之中,似乎“产生了一种较前为低级的、更简单的生物物种”,这个生物物种的名称就是“党员”,也就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非人。
   
   
   (157)
   唐人街为什么脏乱差?因为思想有病,因为思想的脏乱差!对比一下十九世纪的欧美就明白了:“工人不愿迁出他一直住的居住地区,除非也让他随身迁走一些他熟悉的脏物、混乱、噪音和过分拥挤;向较好的环境前进时,每走一步都会碰上那种阻力,这是对疏散的真正障碍。”──由此可见,脏乱差不完全是民族性,也是一种社会病。克服这种社会病态,用自由民主的办法是行不通的,美国在管理唐人街方面的完全失败,就说明了这一点。相反,用日本和新加坡那样的亚洲式的暴政,倒比较有效。
   
   
   (158)
   大饥荒是由思想引起的:例如苏联建国十年开始的大饥荒和中国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年开始的大饥荒,都是由于“农业集体化思想”导致的;阿马蒂亚·森的《贫困与饥荒》一书也指出,自由世界的饥荒也是因为哄抬价格等“权利”因素引起的……尽管他避而不谈苏联和中国的大饥荒,只挑了一些次要的饥荒来“研究”。
   
   
   (159)
   人类的希望在于:人们尽管自私,但还是具有“他人权利”的概念,正如人们具有“自身权利”的概念;人们也想继续维持“团体”的观念,也就是说,具有一种并不完全自私的有关生命的普遍的伦理观──这就是所谓的利他主义,或曰“种族利己主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甚至把它推广到了动植物的世界。
   
   
   (160)
   被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洪流打得支离破碎的社会(人际关系的世界)和人心(自己的内在世界),需要支离破碎的现代艺术和破碎支离的逻辑哲学来安慰:这个“两极化反应”有助于“以乱其臭”,就像奸相李斯用鲍鱼的尸臭来掩盖秦始皇的尸臭,以便密不发丧、发动政变。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