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谢选骏文集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五章、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141)
   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和后来改组的激进政党如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似乎暗示:大学是一个专门培养“人渣”的地方,这些人渣有时以学术权威的姿态,有时以激进青年的姿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横一张嘴,竖一张嘴,横竖都是他们的对──五十年以后的1949年,历史的报应终于来到:一个五四运动时期考不上大学的地痞流氓充当了中国政府的最高领袖,他以“消灭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为借口,关闭了所有的大学,并从肉体上消灭了比他更有教养的人们。
   
   “文化大革命”,就是“大规模革除文化的生命”,或者严格从字面上说,就是“文化大(规模地遭到了)革(除的)命(运)”──“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淫虐大众的暴民首领、丐帮头目的“即兴之作”,他明确说过文革发展下去他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些什么了;其结果仅仅是把他自己这个乞丐变成了唯一的地主,而且是像乞丐一样的地主。
   
   
   (142)
   有一位得了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中国的“文革”时说:“我从未看到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他错了,错在完全不了解中国而且还敢于表达其误解:中国的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是中国的文化在痛恨自己,而是一种外来思想(马列主义)及其组织制度(共产党专政)在痛恨中国。
   
   这位得了奥斯卡金像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台湾时候说道:“我们高举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是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我们没有经历文革和共产主义。在香港和台湾,我们是以传统方式长大的,而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又错了:台湾高举的也不是中国帝国时代的传统文化,更不是更早之前的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台湾是三民主义的,那是一种半文革、半共产主义的东西,是由一个“半列宁主义的政党”(国民党)操纵的;而香港,少了三民主义的半革命,却多了英国的殖民主义……至于这位导演说到“我的成长过程相对来说与我父亲的仍很相似”,那倒是对的,因为他谈论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不懂的东西──但也正因为如此,现代北朝中国(中国大陆)未来的前途一定会比现代的南朝中国(港澳台)更为远大,就像第一次南北朝时代发生过的、野蛮的北朝兼并文弱的南朝那样……
   
   
   (143)
   英国作家J. 米切尔把中国共产党人的“忆苦思甜”变成了“意识提升”,美国作家皮尔和鲍温“态度决定一切”、“不抱怨的世界”……一路走来,似乎反过来说明──“忆苦思甜”本身即含有“意识提升”的功能、那就是“洗脑”、是“转变立场”,是“改造思想”、是“歪曲事实”、是“重新解释历史”……如此看来,英美世界确实是在迅速地“中共化”。
   
   
   (144)
   思想主权的证据之一,就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信奉“同一种思想”的人群,其实是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和层次的;例如,一个党派于其“非法时期”与“合法时期”、“在野时期”与“执政时期”所吸取的人员,往往是正好相反的两种人──这就是“清党”(国民党,1927年)、“整风”(共产党,1942年)的由来。
   
   中国国民党,1927年)“清党”和中国共产党1942年的“整风”,表面上互相反对,实际上是一股合力:其共通职能就是把一个“非法的在野党”改造为“合法的执政党”,把桀骜不驯、一盘散沙的痞子,改造成俯首帖耳的奴仆和走狗。
   
   
   (145)
   大家都忽略了: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其实是欧洲思想的胜利:早在两千多年前希腊雇佣军色诺芬(Xenophone,前430—前355年)的笔下,就有了《长征记》(Anabasis),此后更有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Alexander III of Macedon,Alexander the Great,前356年7月20日—前323年6月10日),从希腊长征到了印度──这样长度的征服、这样的长征概念,是贪恋家乡的中国人从来未有的……中国实际存在的长途奔袭,从来都不是主动的征服行为,而是流寇的逃命动作,就像李自成和工农红军那样,且是内战的结果,而非对外的,所以从来都不叫做“长征”,所以说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是“用西方思想包装起来的中国式的逃窜”,专门用于共产国际的对外宣传部门。
   
   
   (146)
   共产主义就是一种“最后的殖民主义”──用西方的激进主义改造原住民的生活:例如所谓的“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强迫他们进入“全球化的供求体系”,这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加残酷的殖民主义,一种比之商业殖民和种族殖民更加无孔不入的“思想殖民”:思想殖民的后果,就是形成了一系列苏联胯下的“人民共和国疱疹”。
   
   
   (147)
   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权”,没有人权;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社会主义;中国只有“中国民主”,没有民主……
   
   不是理想主义;而是追求真相、看清现实。──毛狗最恨这样的人,因为他自叹不如:“你书看得太多了,需要到青海湖劳改去。”
   
   
   (148)
   可以安慰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的是:他们对中国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占有权利,但却拥有一项“充分消费甚至无限消费的权利”:而真正没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是无法获得“充分消费的权利”;而拥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也不舍得运用“无限消费的权利”──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实际上比合法的所有者可以更加痛快地消费一切东西,正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他们的,所以他们才更彻底地占有了这些东西:这就是现代专制比古代专制还要好的地方;而“无论是谁,只要拥有这样一种‘使用’,他同时就拥有所有权”。
   
   
   (149)
   官场之所以会“沦为道德垃圾场”,就是因为“没有思想的人掌握了政府权力”;而只有思想的人格或人格的思想,才能使人稍微抗拒一下权力与时间的腐蚀、多少坚持一下自己年轻时代的梦想。
   
   
   (150)
   “在私人生活的领域,人应该获得充分的自由”?问题是,如何定义“私人生活的领域”,如何定义“充分的自由”?有的社会不承认私人生活的领域,有的社会不承认充分的自由。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