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谢选骏文集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五章、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141)
   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和后来改组的激进政党如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似乎暗示:大学是一个专门培养“人渣”的地方,这些人渣有时以学术权威的姿态,有时以激进青年的姿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横一张嘴,竖一张嘴,横竖都是他们的对──五十年以后的1949年,历史的报应终于来到:一个五四运动时期考不上大学的地痞流氓充当了中国政府的最高领袖,他以“消灭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为借口,关闭了所有的大学,并从肉体上消灭了比他更有教养的人们。
   
   “文化大革命”,就是“大规模革除文化的生命”,或者严格从字面上说,就是“文化大(规模地遭到了)革(除的)命(运)”──“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淫虐大众的暴民首领、丐帮头目的“即兴之作”,他明确说过文革发展下去他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些什么了;其结果仅仅是把他自己这个乞丐变成了唯一的地主,而且是像乞丐一样的地主。
   
   
   (142)
   有一位得了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中国的“文革”时说:“我从未看到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他错了,错在完全不了解中国而且还敢于表达其误解:中国的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是中国的文化在痛恨自己,而是一种外来思想(马列主义)及其组织制度(共产党专政)在痛恨中国。
   
   这位得了奥斯卡金像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台湾时候说道:“我们高举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是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我们没有经历文革和共产主义。在香港和台湾,我们是以传统方式长大的,而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又错了:台湾高举的也不是中国帝国时代的传统文化,更不是更早之前的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台湾是三民主义的,那是一种半文革、半共产主义的东西,是由一个“半列宁主义的政党”(国民党)操纵的;而香港,少了三民主义的半革命,却多了英国的殖民主义……至于这位导演说到“我的成长过程相对来说与我父亲的仍很相似”,那倒是对的,因为他谈论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不懂的东西──但也正因为如此,现代北朝中国(中国大陆)未来的前途一定会比现代的南朝中国(港澳台)更为远大,就像第一次南北朝时代发生过的、野蛮的北朝兼并文弱的南朝那样……
   
   
   (143)
   英国作家J. 米切尔把中国共产党人的“忆苦思甜”变成了“意识提升”,美国作家皮尔和鲍温“态度决定一切”、“不抱怨的世界”……一路走来,似乎反过来说明──“忆苦思甜”本身即含有“意识提升”的功能、那就是“洗脑”、是“转变立场”,是“改造思想”、是“歪曲事实”、是“重新解释历史”……如此看来,英美世界确实是在迅速地“中共化”。
   
   
   (144)
   思想主权的证据之一,就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信奉“同一种思想”的人群,其实是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和层次的;例如,一个党派于其“非法时期”与“合法时期”、“在野时期”与“执政时期”所吸取的人员,往往是正好相反的两种人──这就是“清党”(国民党,1927年)、“整风”(共产党,1942年)的由来。
   
   中国国民党,1927年)“清党”和中国共产党1942年的“整风”,表面上互相反对,实际上是一股合力:其共通职能就是把一个“非法的在野党”改造为“合法的执政党”,把桀骜不驯、一盘散沙的痞子,改造成俯首帖耳的奴仆和走狗。
   
   
   (145)
   大家都忽略了: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其实是欧洲思想的胜利:早在两千多年前希腊雇佣军色诺芬(Xenophone,前430—前355年)的笔下,就有了《长征记》(Anabasis),此后更有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Alexander III of Macedon,Alexander the Great,前356年7月20日—前323年6月10日),从希腊长征到了印度──这样长度的征服、这样的长征概念,是贪恋家乡的中国人从来未有的……中国实际存在的长途奔袭,从来都不是主动的征服行为,而是流寇的逃命动作,就像李自成和工农红军那样,且是内战的结果,而非对外的,所以从来都不叫做“长征”,所以说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是“用西方思想包装起来的中国式的逃窜”,专门用于共产国际的对外宣传部门。
   
   
   (146)
   共产主义就是一种“最后的殖民主义”──用西方的激进主义改造原住民的生活:例如所谓的“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强迫他们进入“全球化的供求体系”,这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加残酷的殖民主义,一种比之商业殖民和种族殖民更加无孔不入的“思想殖民”:思想殖民的后果,就是形成了一系列苏联胯下的“人民共和国疱疹”。
   
   
   (147)
   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权”,没有人权;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社会主义;中国只有“中国民主”,没有民主……
   
   不是理想主义;而是追求真相、看清现实。──毛狗最恨这样的人,因为他自叹不如:“你书看得太多了,需要到青海湖劳改去。”
   
   
   (148)
   可以安慰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的是:他们对中国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占有权利,但却拥有一项“充分消费甚至无限消费的权利”:而真正没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是无法获得“充分消费的权利”;而拥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也不舍得运用“无限消费的权利”──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实际上比合法的所有者可以更加痛快地消费一切东西,正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他们的,所以他们才更彻底地占有了这些东西:这就是现代专制比古代专制还要好的地方;而“无论是谁,只要拥有这样一种‘使用’,他同时就拥有所有权”。
   
   
   (149)
   官场之所以会“沦为道德垃圾场”,就是因为“没有思想的人掌握了政府权力”;而只有思想的人格或人格的思想,才能使人稍微抗拒一下权力与时间的腐蚀、多少坚持一下自己年轻时代的梦想。
   
   
   (150)
   “在私人生活的领域,人应该获得充分的自由”?问题是,如何定义“私人生活的领域”,如何定义“充分的自由”?有的社会不承认私人生活的领域,有的社会不承认充分的自由。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