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四章、“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131)
   两个“中华党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军训政治、军阀建国的由来:“军队训练有素,为其他形式的高压政治提供了一个模式;人们逐渐习惯于接受训练教官的蛮横吼叫和上流社会的野蛮态度;新兴的企业主也向他们看齐,像至高无上的独裁者那样统治血汗工厂。”
   
   “军阀建国”的现象不限于中国,也不限于“中国的第二南北朝”(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国家正在无情地、持续不断地变成一个‘军事体制国家’:它一面保护全球的跨国集团利益”,‘同时加强它在国内战线上的镇压和军事化的程度’。”
   
   
   (132)
   “军阀建国”不仅是二十世纪的中国特色(军阀先后建立了两个中国,即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欧洲历史的一部分:“君主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目标、其他的思想,也不应该把其他事情作为自己的专业,因为这是进行统帅的人应有的唯一的专业。……君主沉醉于安逸比对关心军事想得更多,便亡国:亡国的头一个原因就是忽视军事专业,而使你赢得一个国家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精通军事专业。”
   
   
   (133)
   蒋介石一定为1945年重庆谈判时没有宰杀毛泽东而悔恨终身,结果还反过来被毛泽东嘲笑是“不可沽名学霸王”……蒋介石放过毛泽东,就被熟悉厚黑学的中国人民看不起了,这就埋下了他几年之内迅速败亡的伏笔:大家知道蒋介石只是妇人之仁的楚霸王,而毛泽东才学习了无毒不丈夫的汉刘邦。而未来能够统一中国的人,比之毛泽东就像毛泽东比之蒋介石。
   
   
   (134)
   “无毛的两足动物”,并不一定就是人类;也可能是一只斗败的、被拔光了鸡毛的公鸡及其母鸡──这就是“去毛化”的必要性。
   
   
   (135)
   毛泽东支援各国恐怖分子……而一旦他的“世界革命”停止了,他的“革命政权”也就瓦解了,被邓小平的“先富政权”取代了:在这种意义上,“不断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其实是一种独裁权力的自保战略,是“以攻为守”、“以战养战”。因为革命一旦停止,革命政权也就死了。
   
   
   (136)
   中国要建立现代国家,其首要任务与其说是“反封建”,不如说是“反党”、“反家族”、“反裙带关系”、“反部落主义”;所谓党性也就是部落主义,也就是所谓的“小圈子”、“小山头”。──这些东西的水平,连封建主义都够不上。
   
   
   (137)
   由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大屠杀”所触发的“社会主义阵营多米诺骨牌的倒塌”,实际上仅仅肢解了三个非民族的共产党国家: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而其他的民族共产党国家如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蒙古丝毫无损,而东德甚至还与西德合并统一了;至于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本来就是强权干预的产物,像许多殖民地国家那样,迟早是会还原、解体的,而捷克斯洛伐克,基本上就是一个吉普赛化的“非民族国家”。
   
   
   (138)
   革命不是“为实现某个信念,通过暴力造成权利和财产的转手”;革命乃是“用实现某个信念来制造借口、凝聚人心,通过暴力造成权利和财产的转手”。
   
   
   (139)
   “野蛮,这是从哲学角度来讲的;实际上,野蛮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文明。”──第二期中国文明就诞生于五胡乱华以后的野蛮之中,第三期中国文明就诞生于八国联军以后的野蛮之中,再后继之以日本军阀和苏联红军的野蛮,最后创造了劣质产品和环境破坏的野蛮化浪潮。
   
   
   (140)
   “中国不时地经历土地所有权的革命。”──这句话并不实在;因为中国的土地所有权从秦汉以来就基本掌握在自由农民的手里,可以自由买卖土地;只是在野蛮民族入侵之后,才会实行短暂的“圈地运动”或“军事封建制度”,包括“人民公社”和“社会主义制度”。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