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谢选骏文集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六章、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051)
   治国者可以没有物质财富犹如无产阶级,但治国者必须拥有超级丰富的精神资产──否则他们就会像无产阶级专政的把持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那样,发生惊人快速腐化堕落:这就是思想主权的秘密,思想主权能够减缓腐化堕落的过程。
   
   
   (052)
   要建立奴隶社会,必先控制粮食;要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这就是苏联和中共建国十年就不约而同地发生大饥荒的真正原因。尽管这和他们自己所说的“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看起来是相反的;但实际上,他们把“有粮”留给政权自己,把“心慌”留给人民大众。
   
   
   (053)
   “数人头”和“砍人头”本质无异,都是社会控制的方法;“数人头”和“砍人头”形式不同,是一种比较软性的砍人头:民主政治就是“数人头”的形式之一,因此它被“砍人头”的“无产阶级专政”称为“资产阶级专政”。
   
   
   (054)
   澳大利亚黑人(Australoids)的悲剧,源于1788年起,澳在利亚开始沦为英国的移民殖民地,而且澳大利亚这个移民殖民地和其他英属移民殖民地如新西兰、南非、加拿大和北美十三块殖民地相比,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它还经历过一个“犯人移民殖民地”时期,就是说澳大利亚沦为殖民地后经历了两个历史时期:犯人流放殖民地时期(1788—1830年)和公民殖民地时期(1831—1900年)。在英国殖民者开拓澳大利亚过程中所发生的残暴事件,多少和英国罪犯的比例过高息息相关。澳洲土著黑人因此遭受了空前的灾难,构成了人类历史上的最大悲剧之一:最为后进的西欧人吃掉了最为“先进”野蛮人:因为这种澳洲人是最早进入亚欧大陆的早期人类,甚至早在黄种人之前就遍布了南亚。
   
   
   (055)
   西欧最瘪三的、开化最晚的英国人,却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并把他们的混杂性质极为严重的语言,推广为卓有成效的“准世界语”,还构成了一个“最后的帝国遗产”。
   
   但是,英国人将被英语消灭掉──就像古代希腊人被古希腊语消灭掉一样……因为英语的海量信息无情吞灭了不列颠小岛,甚至歪曲了英语,让英国人看不懂英语……其冲击波还从种族上带来了无数“逆向殖民”,逐渐混杂窒息了英国的原住民,就像五百年来发生在英国的海外殖民地的情况那样,不过这将是一个“翻版”,一个“翻转过来的版本”。
   
   1940年德国未能入侵英国,但是却通过大量炸弹,几百年来第一次直接打击了英国本土。这是一个预兆,说民购州最偏僻的西部海岛,也开始纳入了全球化的范围,英国本土受到征服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056)
   虐待狂卡尔·马克思说:“宗教是鸦片。”──因为虐待狂想看到人类无助的痛苦,马克思想看到人在缺乏麻醉剂的情况下动手术,这样他才比较过瘾:人生就好像动手术,每时每刻都被被矫正、被修理、被虐待。
   
   
   (057)
   有人提出要“终结马克思主义”──殊不知“马克思主义”仅仅是一种“思想”,而作为一种思想的马克思主义是无法终结的;那么,什么是可以终结的呢?“马克思主义政权”是可以终结的,因为那是一种社会体系,有害无益;不像思想,再错误的思想如果换一个角度看都是有所助益的:思想可以换一个角度,政权却无法换一个角度;因此,马克思主义无法终结也无需终结,马克思主义政权却可以终结也必然终结。
   
   
   (058)
   诺贝尔奖能够持续地赢得世界性的声誉,是因为它卓有成效地周旋于大国之间,并充分展现了“小国时代”的神韵:超然中立(唯我独尊)和精于计算(巴结强权)的结合、暴发户(富有奖金)和贵族风格(王室颁奖)的粘合。
   
   黑色炸药创造了诺贝尔和平奖金,而原子弹则创造了持久的大国和平──极权暴政受到了“全面毁灭”的限制,人权思想和普世价值才得以蔓延开来:这其实是“以暴易暴”的范例,而不是人类真的变得良善了。
   
   
   (059)
   奥匈帝国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得以崛起的要素(奥斯曼帝国)的衰落;美国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得以崛起的要素(个人的创造精神)受到权力机构、商业机构的扼杀(政府权力日益泛滥、大学都变成了商业机构)。
   
   值得玩味的是,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还专门为美国写了一部小说:《美国》还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十六岁的卡尔因受中年女佣引诱,与她生下孩子,父亲一气之下将他逐出家门;他只身流浪来到美国,在“已成了富人”的舅舅的帮助下摇身一变成了“人上人”,可后来他又违背舅舅的意愿与“坏人”为伍,同两个流浪汉打得火热,沦为别人的仆人和妓院里的跑腿……显然,那时的美国还不是一个城堡,而是一片丛林。
   
   
   (060)
   奥匈帝国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在奥匈帝国诞生的时候发挥出来的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就是防止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扩张;但这甚至远远不及在奥匈帝国瓦解过程中发挥出来的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那就是产生了一大批绝望的并因绝望而变得极其辉煌的思想家……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