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151)
   “我们发明了日历、钟表,力图使得世界井井有条,但视网膜实际上能够控制什么呢?”──是的,除了控制自己的行为,我们什么也控制不了,甚至连自己的思想也无法控制……我们一无所能,除非,努力使自己适应这些束缚。
   
   表面上,从“人们仰望教堂塔顶、平视厅堂的座钟、再到俯首端详手心里的怀表,人与钟表相对位置的变化,再生动不过地映照出人们的意识形态之变”,人们好像能够主动操纵时间了;但实际上,人们却在遭受时间的更深支配:启蒙运动带来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却让人类受到工业革命的役使──人们甚至把时间说成是“第四维度”,是与生存空间结合为一体的。人对时间的态度,也成为人对自身生命的态度;人对时间的态度,不止触动而且改变了生命的基础。
   
   
   (152)
   “十二世纪第一部此类规范或‘骑士法典’强调禁欲、守贫、服从等宗教誓言,而世俗的美德再度凸现,重新指向致命的罪孽:用慷慨对抗贪婪、用自制对抗愤怒、用忠诚对抗谎言和诱惑。”──世俗的美德如果没有宗教的担保,就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世俗的理性”只有经过“宗教的灵性”,才获得了“存在的理由”。
   
   
   (153)
   头上长着灯笼的深海鱼类:这是动物世界的圣弗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1181─1226年):他说,“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All the darkness in the world can not extinguish the light of a single candle.)
   
   宗教之作为科学之母:“培根是圣弗兰西斯会的传教士,他对科学的热情,要感谢弗兰西斯对自然的重新认识──因为世界让上帝变得明白无误,这是值得观察的……弗兰西斯是新欧洲幻想的见证人和创造者。”
   
   宗教之作为艺术之母:“艺术与它所处时代的科学和虔诚相关;圣弗兰西斯会用史无前例的现实主义手法搅动了虔诚者的情感──用新科学思想家一样的眼光去看待世界;他人们想亲眼目睹耶稣和圣徒们的生活。”
   
   “圣弗兰西斯会的修道士记载了这种共同的看法:犹太人在井水里投毒引发了瘟疫,‘由于害怕惩罚,很多犹太人接受了洗礼,从而保全了性命。’”──到了无神论流行的二十世纪,犹太人连这个“改宗”的救生圈也没有了,只有从肉体上遭到彻底消灭,这才符合科学唯物主义。
   
   
   (154)
   语言交流不仅是社会集体所需,也是个人生命所需:“德意志皇帝──西西里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1212──1250年在位)‘为了解决人们用什么语言来自然说话的问题,曾默默养育了一批孩子,看看他们能用什么自然语言来互相交流’,但是他白费功夫,因为所有的孩子都死掉了,未能成年。”──语言不是“困惑的王国”,语言是“试图战胜困惑的一个战场”。
   
   
   (155)
   “雕刻于十三世纪的韦泽莱修道院的门廊仍是西方艺术的杰作之一,它试图用其多种多样的民族、文化、行为、悲伤与希望来描述这个世界,这种努力令人震惊。”──“假如科学可以作出解释,就不要求助于奇迹。”
   
   
   (156)
   “巴黎大学的神学教授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年)的著作里,把靠经验、听传闻所认知的每件事,按照精确的目录进行了编排;在西班牙的西北部,同时代的法国艺术家在莱昂天主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上,描绘了整个宇宙的相似情景。”──这正是蒙古大军打通欧亚大陆的交通、并向欧洲大肆输出思想、暴力、人员、技术、货物的巅峰时代…………没有成吉思汗的铁蹄,就没有《神学大全》的辉煌?
   
   托马斯·阿奎那对于“中国宪法”的预先的概括:1、“暴戾的法律既然不以健全的论断为依据,严格地和真正地说来就根本不是法律,而宁可说是法律的一种滥用。”2、“然而,只要它考虑到公民的福利,它就具有法律的性质。”──可惜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至今没有“考虑到公民的福利”,更没有把它提到议事日程;而是把党的特权放在首位甚至作为前提。
   
   “国家的法律仅限于对外在的行动作出裁判;基督教个性论的精神并没有削弱;个人永远不能完全为国家所并吞他的身上有一种东西是留给较高目的之用的;个人的价值有赎罪的代价所确证。”──这并不是“阿奎那的教权论”,而是“思想主权之反照”。
   
   
   (157)
   “亚里士多德说(《政治学》第一篇第二章):‘人在达到德性的完备时是一切动物中最出色的动物;但如果他一意孤行,目无法律和正义,它就成为一切禽兽中最恶劣的禽兽。’这是因为人和其他动物不同,他拥有‘可以用来抑制卑鄙欲念和残暴行为的理性’这一武器。”──托马斯·阿奎那这样论述就等于承认:1、人从来就不是天使,2、人确实是一种动物,3、人是可以被思想所决定的动物;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人是一种动物论”与“进化论”之间,其实没有根本的冲突。
   
   托马斯·阿奎那怎样利用甚至歪曲了亚里士多德,后人也将如法炮制地利用甚至歪曲他;借题发挥是好的,但也不该强人所难,专挑自己尊敬的古人过不去。
   
   
   (158)
   托马斯·阿奎那:“犹太人,他们残酷成习、贪婪成性,而残酷和贪婪则是导使人们走向淫虐的的两种主要恶德;所以上帝一开头就没有把享有无上权力的君主置于他们之上,而是派一个士师和官长去治理他们。”──这里的意思似乎是说,如果犹太人做了国王,其淫虐程度将使人无法承受;但实际上,这也是指着其他民族说的,甚至也是指着一切国家机器说的。
   
   
   “托马斯主义的哲学观,强调人类的灵魂(‘理性的灵魂’)跟动植物以及其他所有生物的灵魂是不同的,每一个‘理性的灵魂’都是由上帝直接注入人类肉体的。”──这种说法,在“生物学”上也许是缺乏证据的,但在“文明论”上却是充满证据的,也印证了孔子的“上智与下愚是不可改变的”这一说法。(《论语·阳货》: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159)
   今天很少有人记得:“托马斯·阿奎那因为大力倡导‘综合接受各种意见’,曾经两次被险些逐出教会组织。”──我认为这才是天使博士之所以是天使博士,而且能在经院哲学中鹤立鸡群的首要原因:他是一个独立的思想家,而不仅仅是一个附庸的理论家。
   
   “如果周围的人都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一些基本思想,那么这些基本思想就会被当作真理来看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基本思想是令人安稳的定心丸。”──这就是“社会意识形态”甚至是“自然科学原理”的真相,这就是理论家的用武之地。
   
   
   (160)
   托马斯主义的异端性质:“上帝通过二级原因行动:痛苦和苦难不能归因于上帝的直接行动,而是要归因于二级原因的脆弱和过失,上帝是通过二级原因行动的……其实自然是完全受制于上帝的,谈论二级原因有任何独立性都是不合适的。”──这种说法不仅是自相矛盾的,而且竟敢随便议论上帝,真是胆大妄为。
   
(2014/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