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谢选骏文集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第二章、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第三章、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第四章、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第五章、教廷“外行领导内行”
   
   第六章、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第七章、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第八章、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第十章、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第十一章、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第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第十三章、“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第十四章、“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第十五章、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第十六章、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第十七章、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第十八章、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第十九章、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第二十章、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001)
   文王与武王:文王是思想主权的代表,武王是国家主权的代表;周公与孔子:制礼作乐是国家行为,述而不作是思想行为。述而不作所本的,不仅是古人的思想,而且“天道的思想”,也就是类似于“上帝的话语”、“自然的密码”那样的超越人类的某种作品。所以又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
   (002)
   圣人与领袖:思想主权的话语VS.国家主权的王国。在宗教领域,“教会组织”类似于“国家主权”的体现;“神学体系”类似于“思想主权”的体现。在政治领域,史官是思想主权的体现;史书是思想主权对国家主权的批判。
   (003)
   国家主权统治人们的肉体,思想主权统治人们的精神;国家主权的功能是统治他人;思想主权的功能是认识自己。
   
   思想主权不是思想斗争,更不是宗教战争──思想主权没有内在矛盾,没有实质分裂,没有新旧冲突,只有生生不已。
   (004)
   认识自己的目的是“控制自己”;统治他人的结果是“放纵自己”。认识自己并“控制自己”的结果是:艺术(感性)、科学(理性)、宗教(理性加感性)。统治他人并“放纵自己”的结果是家族(感性)、社团(理性)、国家(理性加感性)。
   (005)
   “消灭国家”是国家主权的口号;“消灭思想”是国家主权的做法。实际上,国家乃不可祛除之恶,而想要消灭思想,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的结果。同时,国家主权的不可战胜──那也不过是思想所产生的幻觉:即使人人信从的幻觉,依然是“集体的幻觉”;正如“导向大规模杀伤死亡的不断革命幻想”依然是幻觉。
   
   思想寻求世界的可理解性,国家则阻扰、误导甚至禁止这一可能性。
   (006)
   政治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腐败;信仰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伪善,思想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剧毒。
   
   思想主权的力量──任何暴徒都要不同程度地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说尽天下漂亮话”才能“干完世界丑恶事。”
   (007)
   国家主权塑造国家主权的容器;思想主权塑造思想主权的容器:国家主权的容器就是领主、官吏、公务人员;思想主权的容器就是祭司、哲人、科研人员。
   (008)
   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欺压:政治家丘吉尔草草地与物理学家玻尔见了一面,实际上在告诉后者停止干预政治……玻尔后来说,丘吉尔把他当作了一个小学生──于是物理学家希望阻止的核军备竞赛,在政治家之间疯狂地展开了,整个世界都被卷入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金蛇狂舞……
   (009)
   欧洲的主权国家与印刷术一同崛起,而纸媒的败退浪潮,则是国家主权解体的象征:主权国家和国家主权,将随着纸媒的消失一同瓦解;思想主权及其主权思想将得到独立的、至高的地位。
   (010)
   “我思故我在”颠覆了“我在故我思”,就像“地球自转”颠覆了“东方红”(太阳升起来了)──这是“近代欧洲的启蒙;现在,“思想主权”即将颠覆“我思”的神话,澄清现代思想的混乱、弥合现代心灵的分裂、解决现代意识的孤立。“思想主权”提出了“思我故我在”,并指出社区、集团乃至一切人间组织。都是国家主权的延伸或变态。
   
   仅仅“无政府主义”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思想必须摆脱国家和一切组织的束缚、并且获得至高无上的独立地位;不仅要获得独立地位,而且要获得至高无上的主权地位。我再重申一遍:是思想创造了国家,而不是国家创造了思想,是思想主权创造了国家主权,而不是国家主权创造了思想主权。
   

此文于2014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