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谢选骏文集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341)
   “中古时代的猎巫狂热,犹如1980年代的‘撒旦式的恐慌’和1990年代的‘恢复记忆运动’。”──那么所谓的麦卡锡运动是否也属于这一类思潮呢?“上百万的成年妇女孩提时代都遭到过性虐待,只不过她们把这份受虐待的记忆压抑起来,这种事情真能发生吗?不可能。像遭到外星人绑架的故事一样,这些只是人们头脑中产生的幻觉,而不是现实:它们是在一种称为反馈环’的奇特现象的驱使下产生的幻觉。……有人被指控与魔鬼为伍,而他本人却矢口否认;这种拒绝承认的态度,就像缄默不语或坦白承认的态度一样,倒成了有罪的证据。”
   
   “或许在历史上没有比撒旦和巫婆更有说服力的罪恶形式,更能说明社会的分裂和变迁:通常情况下,迷巫狂大多出现在社会经历宗教转变的时期──可以这样说,社会面临着重新界定其边界的问题的时期。”──这种唯物主义的说法无法解释“社会何以经历宗教转变”。在二十世纪的中国,这就变成了“斗地主”一类的猎巫狂热:“阶级斗争为纲,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其实呢,发动这个运动的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个小地主出身的土财主。也就是说,毛泽东扮装成为猎巫的法官,而他的父母其实却类似魔鬼的巫师。
   
   
   (342)
   理论先于观察、思想先于行为:《文化模式》(Patterns of Culture,Ruth Benedict)其实是尼采“日神──酒神”模式的翻版,并非“田野作业”的结果;“田野作业”其实只是“日神──酒神”的注解……其作者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1887—1948年),后来奉命写作《菊花与刀》,可是连日本都没有去过,而且根本不懂倭族的语言和汉字……她自白写作《菊花与刀》是带着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任务”研究日本的:这是一种典型的“思想对国家的臣服”。
   
   
   (343)
   麦克卢汉(Herbert Marshall McLuhan,1911—1980年)给世人提出忠告是:“一旦前提确立,就不容易犯逻辑错误。心理学家报告说,疯人说话逻辑严密,但是其前提不切题。探索的方法谋求发现充足的前提。”但是巴特勒(Samuel Butler,1835—1902年)的名言却是:“生活是一种艺术,要在不充足的前提下得出充足的结论。”(Life is the art of drawing sufficient conclusions from insufficient premises.)──如何理解他们的差距?麦克卢汉生于巴特勒死后九年,他们的差异一方面说明二十世纪的欧美国家已经丧失原创的勇气,一方面也说明“疯人和艺术相去不远”。
   
   
   (344)
   罗尔斯(John Rawls,1921—2002年)假设了某种更完美的世界,作为自己《正义论》的思考出发点,这并不违反“思想主权”的原则,但问题是,当他把这样的思想称为“正义的社会”时,就没有分清这并不是一个“正义的社会”,而是一个“有关正义社会的思想”──罗尔斯没有“思想”,由此可见一斑;换言之,罗尔斯用他没有思想的观念,以有关“正义”的诡辩论,把所有的社会都诅咒了一遍,因为罗尔斯的正义社会只存在于他自己的思想之中──“能够保障绝大多数人的最大自由”,这样语义矛盾的话他也说得出口?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拥有的自由,只能是最小自由;最大自由只能被绝对少数人享有──否则的话,社会将被挤爆,人间毫无运转的空间了。
   
   
   (345)
   费耶阿本德(Paul Feyerabend,1924 ──1994年)反对方法(Against Method )、告别理性(Farewell to Reason),鼓吹“什么都行”……“他提出科学和科学进步没有逻辑可言,‘人类寻求真理的强迫性冲动,虽然高贵,却往往以霸道告终’;他认为科学对于思想有着恼人的同质化的影响,而别样的形式则被惊得落荒而逃。”──不过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方法不必反对,理性也无需告别:方法和理性各有用处,只是应该和万物一样,“受到必要的约束与合理的限制”,而不能成为偶像崇拜的对象。
   
   
   (346)
   科学家斯腾特(Gunther Stent,1924──2008年)认为,世纪之交的科学发展特别强劲、成功、有效,这个时候也许正是它濒于死亡的时候,“当前令人目眩的进步速度,看起来会很快使进步走向终点,我们(也可能是我们之后的一两代人)会目睹这一天的到来。”……他认为物理学正在变得更加难以理解,变得越来越带有假设性和“非实践性”……但是他无法说出以后该怎么办;而在我看来,新的出路已经指向了:那就是“思想的主权”。
   
   
   (347)
   “福柯(Michel Foucault,1926年──1984年)说过,结构主义不是一种新方法,而是被唤醒的杂乱无章的现代意识。”──其实,在所谓的“方法”和“杂乱无章的意识”之间,并无鸿沟。“方法”就是“貌似有序的杂乱无章”。
   
   
   (348)
   《疯癫史》的作者福柯说:“如果上帝让我继续活下去,在研究了疯癫、犯罪和性之后,我想研究的最后一个课题就是战争问题和战争制度问题,我们可以称之为‘社会的军事之维’。”──注意,这里把“性”与“疯癫”、“犯罪”并列,还有大规模杀伤人类的“战争”……难怪“1953年‘人民的小爹爹”斯大林去世后,福柯(这个法国鬼子)曾经大哭一场。”
   
   
   (349)
   结构主义,其实是强调了事物的主观性;也就是所谓的思想性:结构主义思潮与马赫(Ernst Mach,1838──1916年)的“感觉的分析”其实是相通的,《感觉的分析》(The Analysis of Sensations)一书就是从各个角度去阐明生物学及感觉的分析是全部科学特别是物理学的基础──不仅如此,而且结构主义和感觉的分析都指向了“世界的思想性质”、“语言的创世功能”……谁也不能否认,感觉才是人们分别世界的时候,所运用的尺度。
   
   
   (350)
   科学家的神秘主义:“在1895年──1898年间,为自己的发现所困扰,索绪尔甚至对召灵降神会兴趣盎然起来;例如在1898年,日内瓦的心理学教授弗勒里来拜访他,向他请教一个语意不清的病例(史密斯小姐在处于催眠状态时声称,她说的是梵语);而身为梵语教授的索绪尔竟然说:‘这不是梵语,但也不是与梵语背道而驰。’”那么这是什么呢?这就是人类的普通语言学或曰人类语言的普遍规律?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