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谢选骏文集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331)
   “透彻的伪善,甚至让我们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意图。”──这就是自由主义的实况!有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说,“伪善”毕竟比“不善”要好;但是伪善如同假药,“假药”难道比“无药”要好?伪善难道还有可取之处?(有一个冷笑话,说到有人想自杀吃了老鼠药,最后因为是假药而没死,因此卖假药的人功德无量。──这就是中国奸商或自由主义者的“聪明自辩”。)
   
   
   (332)
   “自由市场是一种知识成就。”──也就是说,自由市场是一种思想的结果,自由市场并会进一步刺激生命的发展。但是自由市场却不是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往往变成了一种市场垄断。
   
   
   (333)
   消极自由是“放任不管、无所限制的权利”,积极自由是“一个人想成为自己所想成为的那种人的权利”──消极自由可以定义为“你不要管我”,积极自由可以定义为“我还要管你”:追求上述自由,是所有人的“劣根性”,是人类的“原罪的起源”。
   
   
   (334)
   存在主义就是“没有规矩”:“批评者谴责存在主义是一门腐朽的哲学,这种批评在实践上没有多大过错,因为人们援引存在主义为一切形式的自我放纵辩解:性滥交、革命暴力、蔑视法律、滥用药物,都被视为正常的行为。”──“没有规矩”曾是中国大人斥责小孩的经典句子,也是一切后现代文化的主要特征。
   
   而“‘新人文主义’的概念,也就是炮制出一种普遍的‘被思考和说出来的做好东西’的意识形态并将之列入日程,不仅是不合理的,而且简直就是一个乌托邦。”──可惜的是,这还够不上一个乌托邦,因为它缺乏乌托邦的宗教性质,而且由于人性的作用很快地会遭到证伪的检验而一败涂地。
   
   
   (335)
   年鉴的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1902—1985年)的《地中海》一书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欧洲的恶劣气候使得其农业劳动力较为昂贵,从俄而促进了农业技术的发展……其实,华北的气候比欧洲远为恶劣,但为什么没有促进类似的技术发展?相反,倒是气候比较适宜的江南,发展了比较华北更好的农业技术──江南的农民比较华北的农民更少休闲的时间,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在农业以外去发展手工业,而中国北方的农民却以在漫长的冬季晒太阳和捉虱子著称。
   
   
   (336)
   “哲学家胡克(Sidney Hook,1902──1989年)在艺术和科学之间做了一个有趣的比较:‘拉斐尔的圣母玛利亚如果没有拉斐尔、贝多芬的奏鸣曲和交响乐如果没有贝多芬,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在科学研究中,任何一个科学家所取得的成绩,其所在领域的其他科学家也可能取得。’”──这种说法貌似有理,却忽略了科学发现本质上依然是一种发明创造,是思想的产物;换言之,尼采的“塞进去”和“找出来”的二分法,也同样是表面化的甚至是科学主义的:在这种意义上,尼采和胡克都无愧于“达尔文主义者”的称号。
   
   
   (337)
   这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视野:“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年)1931年制作的《记忆的永恒》‘使混乱有了条理,使现实没了信誉’;时间像软软的奶酪一样溶化,尺寸遭到扭曲,黄金因为腐烂而璀璨闪亮。”──这也是濒死感的发作:1931年日本入侵中国,八年之后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
   
   
   (338)
   科学的本质是总结人的感官经验,这一处境使其无法脱离人性:“戈尔丁(Willeam Gerald Golding,1911──1993年)在1959年创作了《蝇王》,书中注定死亡的主人公佩奇说:‘生命是科学。’其他人物将他打死,然后恢复了本能和野性,从而证明他的观念是错误的……在多数人看来;科学爬得太高,然后重重摔下:科学力图刺穿天堂,却以玷污地球而告终。”──科学之所以会力图刺穿天堂,却以玷污地球而告终,其原因就是因为科学无法脱离人性,结果只能扩张人性的错误,导致巨大的恶果。
   
   
   (339)
   1935年,奥地利生态学家劳伦兹(Konrad Lorenz 1903—1989年)在研究小动物的过程中,发现了“印刻”(Stereotype)现象:小动物(如小鸟)出生后最先看见或听见的对象似乎是印入其感觉中,因而对该对象产生追随的反应;小动物不但偏好追随该对象,而且喜欢接近它;印刻的对象消失后,小动物会发出悲鸣;当它重新出现时,小动物会发出满意的叫声……人类也有类似现象,这就是“奴化”的起源;领袖与信众之间的关系,类似与饲养员与小动物的关系。
   
   
   (340)
   “米德尔敦:当代美国文化研究”是一本1920年代出版的社会学调查报告,它指出:典型的美国城镇只有商业阶级和工人阶级,而缺乏欧洲式的上流社会──这样的美国显然不是一块适于思想发展的土地,所以美国的思想和技术多是在那些拥有上流社会传统的移民社会的帮助下发展起来的;这样的美国欠缺文化之美是显而易见,不仅显得粗鄙,而且以此自豪──这与中国革命尤其是“土地革命”造成的后果,倒是不谋而合的。
   
   粗鄙的美国欠缺文化之美,这与中国革命尤其是“土地革命”造成的后果倒是不谋而合的──这一现象是否说明,“中国革命乃是某种欧洲殖民主义活动”?例如,是苏联殖民主义的后果?苏联的西伯利亚,岂不相似于美国的中西部?苏联对待中国的态度,类似于美国对待南美洲的态度。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