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141)
   思想的力量:“热衷慈善活动近乎狂热”的人,“每有亲友来访,就会拿出厚厚一迭自己出席各种慈善活动或接受感谢状的照片,让大家看。”……“这个情形在她老年失智后更夸张,每隔一两个小时就把照片拿出来叫我看一次。”“高龄九十一岁的她多次说,若非长期从事慈善活动,自己绝对活不到这个年纪。”──慈善思想的力量之一:可以超越“失智状态”;慈善思想的力量之二:可以使人长寿。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因为得到众人的簇拥。那份优越的感觉和心理的满足,促进了血液的循环。
   
   
   (142)
   “十二世纪的日本,一个文本如此定义禅宗:‘经文之外的一种特殊传导,不是以言语为基础,而是直接靠内心去参透事物的本质。’”──这个定义忘记了,禅宗无论怎样神奇,都是一个宗派,而不是一个灵魂……是以言语为基础,任何宗派都无法形成的;所有“制度的弊端、组织的罪行”,在禅宗那里同样存在。
   
   
   (143)
   “禅宗在日本取得发展,使由于那些逃避蒙古灾难的中国僧人的涌入,而禅宗的简要概念又能适合那些正好开始统治日本的大名和武士。”──这些暴发户不像宫廷贵族那样有闲暇有教养,禅宗正对他们的胃口;这与中国的发展相似,中唐以后,中国社会趋于破落,禅宗因而兴起。
   
   
   (144)
   “十四世纪的混乱有利于禅宗的兴起,禅宗是佛教的一种传统,它尊重个人的消失为神秘体验的一部份。”──“直到十四世纪,日本的婚姻绝对是私人的、而在根本上则是性的关系;而后来,日本人的婚姻开始逐步规范为两个家族的一种联合,妻子们搬到丈夫家族的家中,而不是待在她们自己的家中。”──这时,日本社会的父权制才开始确立……在时间上,禅宗的虚无主义在日本的兴起,与日本社会父权制的确立,是同步的……这是耐人寻味的。
   
   
   (145)
   “在蒙古人统治的废墟上,一个新的国家在安纳托利亚兴起,它是由被称作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王朝来统治的,从1326年开始,它的统治中心就在以前的拜占庭城市布尔萨。”──奥斯曼压力加剧了欧洲向西逃窜的动机和动力,进而开始了地理大发现和殖民主义运动;如此说来,欧洲的殖民扩张可以视为“对于蒙古入侵的长期反应”:相形之下,中国“下西洋”的反应就只有三分钟热度,带同,明朝的汉人复国加在一起,也维持了不到三百年,就被满洲人一举歼灭、“回到元朝”了。
   
   
   (146)
   “在朝鲜和越南,对占有主导地位的儒家思想和中国影响的‘民族反感’,刺激了其思想;可笑的是,朝鲜的‘实学’开始是对儒学的反动,最后还是经由中国获得了某些西方的科学知识。”──这一点在美国踢开了日本的大门以后开始改观了,日本径由西方获得知识,不再经由中国,反过来还俨然成为满清眼里的“东洋”……中国就这样在满清的“领导下”,在“西洋鬼子”和“东洋二鬼”的夹击下,落入了自己文明历史上的最低点,直到沦为苏联及其理论的殖民地。
   
   
   (147)
   我注意到,朝鲜、越南、日本对中国的不恭,是从蒙古统治中国以后开始,并在清朝达到顶端。这是因为,蒙古和满洲,是比朝鲜、越南、日本更不汉化、更少中华意识的夷狄,这样的生番夷狄统治中国,熟番朝鲜、越南、日本自然不服,而且从此以中华自居,这只要看一眼朝鲜、越南、日本他们的文献,就一目了然了。
   
   例如倭(“大和民族”,“和”就是“倭”的美化)人的人生态度是:贫穷不要紧,只要肯努力。这样自然不会产生“笑贫不笑娼”的民风(社会心理)。在我看来,“贫贱不能移”太消极了,应该是“贫贱更努力”,那就能加速改变贫贱的命运。整个社会开始了良性的竞争。
   
   
   (148)
   “在中国,佛教僧侣原本具有一些让世俗追随者很难接近和理解的特性。但是高僧袾宏(1535──1615年)、憨山(1546──1623年)再次把佛教变成了人们可以在家修行的宗教。……十八世纪,彭绍升(1740──1796年)进一步改革,认为精神祈祷着可以在神像前自动受到启发,他实际强调了没有僧侣作为媒介的直接的信仰体验,而这与当时欧洲正在进行的宗教改革,竟有惊人的相似。”──其实这种比较是肤浅的,因为明清时代的中国已经进入大一统良久;而同时代的欧洲还处于唐宋那样的多元时代。
   
   
   
   
   (149)
   宗教刺激了社会的发展:“西方在时钟技术方面的领先:时钟把一天人为地等分为几个小时,让生活变得有条不紊,这是为了适合西方的修道院,除了黎明和傍晚去做祈祷外,祷告仪式的最佳安排是根据有规律的间隔,而不受太阳四季变化的运行而定。”
   
   “相传欧洲的首座以砝码作为动力的机械钟是在1283年出现于英格兰的一家修道院;德文资料里也有诸多关于十三世纪欧洲教堂塔钟的记录:1344年意大利帕多瓦的圣安东尼大教堂塔钟、1370年巴黎西岱宫塔钟因损毁已不存于世;目前存世最早的塔钟是1392年于英国威尔士大教堂建成的天文塔钟,它的指针尚在准确走时,记录着迄今为止六百二十多年的‘时间史’。”
   
   “悠悠钟声代表着上帝的声音,对作息与祈祷的指示,成了黑暗中摸索着的人们一道最为清晰、明确的指导;可以试想这样一个场景:中世纪意大利的任何一座小镇,睥睨一切周边建筑的宏伟教堂,塔尖高耸入云;劳作的人们一双双仰望的眼睛伴随着朗朗钟声的礼拜,在心理上,已先于教堂里的仪式而完成。
   
   “到十六世纪甚至更早,随着座钟的出现,钟表终于走出教堂塔楼,进入欧洲的贵族家庭:这一时期的‘文艺复兴座钟’在德语里甚至还被称为‘小塔钟’(Türmchenuhr),钟的形制及其大量的宗教装饰体现出几百年来宗教对钟表的影响;1530年,德国纽伦堡锁匠于发明的世界上第一只怀表‘纽伦堡鸡蛋’,状如鸡蛋的球形怀表,实现了钟表史上的第一次便携,‘装在口袋里的时间’,算是完成了人类对时间计量的第一次控制。
   
   
   (150)
   宗教刺激了技术的发展:“十三世纪,由于教堂越来越多地使用透光的染色玻璃制作窗户,穿透进来的阳光照亮了神圣的教堂”,所以,西方对精美玻璃制品的需求陡增;与此同时,玻璃制造商运用他们的新技术,来满足国内对玻璃镜和光透镜的需求。”
   
   “透镜和时钟的结合非常重要:十七世纪,当两者结合在一起,西方天文学就对穆斯林和中国的竞争者构成了优势……他们因此赢得了因为占星术而对天文学感到兴趣的世界各国统治者。”──占星术“相信地球上的万事万物都反映了天体的运动”,而企图据此推断自己未来的命运,使统治者成为占星术的头号消费者:因为统治者的头上,永远悬着最大的不确定性、最锋利的“达摩克利斯剑”。
(2014/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