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291)
   “工业精神乃是‘劳动福音’……建造的工厂很像一座教堂,带有巨大的拱门和彩色玻璃窗,员工就餐时有管风琴伴奏,老板像对待教友一样对待员工……资本和劳工不是无法化解的仇敌而是天然盟友。”──这些梦话和《礼记·礼运》所说的异曲同工:“故天不爱其道,地不爱其宝,人不爱其情。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凤凰麒麟皆在郊棷,龟龙在宫沼,其余鸟兽之卵胎,皆可俯而窥也。则是无故,先王能修礼以达义,体信以达顺,故此顺之实也。”──一切梦话都是可能的,要实现梦话却是很难的……所以康有为(大同书)、孙中山(三民主义)、毛泽东(劳改农场)的社会主义,也救不了中国。
   
   
   (292)
   “美国梦成了社会主义者的噩梦,将穷人的希望从追随革命转向了自主创业。”──革命永远是少数人的梦想,多数人即使从事革命也只是为了讨生活;理解了这一点,就能卓有成效地扑灭革命、消除动荡。
   
   
   (293)
   “使大部分世界以及某些美国人感到惊奇的是,美国设法避免了军事独裁体制、逃脱了其它‘共和国’与‘平等革命’的命运。”──这可能得力于英国传统,而不是美国的“国父们”独立创造的;而照搬美国宪法模式的中华民国,却陷入了百年混战……至今依旧断裂为两个中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称此为“现代南北朝”,有效颦者改其名曰“东西华”(“东华”者,台湾也;“西华”者,大陆也),但无论怎么称呼它们,迄今仍无重新统一的迹象。
   
   
   (294)
   “马里内蒂(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1876──1944年)的未来主义美化战争、力量、混乱、破坏,认为这一切能将人类推入新的天地;追求速度的兴奋感,代表了时代精神,他所发起的运动,团结了二十世纪最激进的政治信徒:法西斯分子和共产党人。”──法西斯分子认为国家应为强者服务,共产党人则希望在革命中毁灭传统……但他们一致认为“进步”的功能就是要摧毁过去……但他们并不知道:传统是无法超越的,任何变革都只能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
   
   
   (295)
   意识流小说(stream of consciousness novel)是描写梦境和白日梦的,这当然要比传统小说来得传神,但也因此变得费解……这是传播过程的特点所造成的一体两面的效应。
   
   人是“会思考的芦苇”(巴斯卡),人是“自己床上的昆虫”(卡夫卡)──这就是思想的魔力。
   
   如果卡夫卡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他反而会没有了影响了──卡夫卡的支离破碎、内部混乱、走投无路,恰好迎合了一个时代的需要:那就是奥匈帝国的瓦解所留下的“真空状态”;这个真空稍晚还产生了希特勒和党卫军,正如俄罗斯的瓦解立即产生了列宁和红军,因此不容俄国出现卡夫卡式样的人物。
   
   
   (296)
   奥地利人穆齐尔(Robert Musil,1880-1942年)像希特勒一样:在奥匈帝国瓦解后,自我放逐到德国;他的小说《无个性的男人》说出了战败国的痛苦:“在科学时代做人意味着什么?我们在世界上将如何生活呢?”这才是希特勒主义的心声。希特勒与“无个性的男人”表面上正好相反,其实一脉相承:希特勒的一切言行,仅仅是为了成为一个“有个性的男人”──所以我看到希特勒的遗体照片,又恢复了他在一战前的面容:谦卑而懦弱,一点也没有了专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姿态。专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姿态,是谦卑而懦弱的追随强者的希特勒,为了满足群众心理的需要而设计制造的扮相。
   
   
   (297)
   “科学和技术的革新是‘对真实世界日益好奇’和‘对看清事物如何运作的日益增长的兴趣’的并行结果。”──科学和技术并非客观真理;而是“试错”过程的产物,是“碰巧”、“碰对”的结果,是“不断排除失败”的艰苦奋斗,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298)
   西方科学之作为一种中国道教:“物理学家玻尔(Niels Henrik David Bohr,1885──1962年)1947年接受丹麦政府的封爵时决定,在其紋章上加上道教的图案;他认为,各带一点的波浪双曲线(太极图)是对宇宙的一种描绘,并且预示了量子物理的宇宙,而他本人正是这一领域的首席科学家;他的纹章上的铭文是:‘对立互补’。”──丹麦王室无孔不入,甚至用物理学来给自己的国家主权贴金;但欧洲玻尔的“对立互补”其实就是中国周易的“阴阳互补”;而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之所以大力鼓吹中国的阴阳思想,看来也并非灵机一动,而是受到了现代物理学家的启发。
   
   即使在古代中国,道教与其说接近西方意义的宗教,还不如说接近西方意义的科学:“1980年代,西方一些科学家通过自己的工作揭示了宇宙的复杂性,但对用来描述这种复杂性的术语感到不满,于是他们转向了亚洲哲学;佛教的禅宗与道教对自然界的描述给一些西方人提供了揭示宇宙的模式,这些模式似乎与科学发现相符。”中国佛教里的禅宗,其实也是道家传统的体现。
   
   
   (299)
   “十九世纪的书籍使得西方思想在全世界能轻易流传,并传播到那些西方人几乎无望塑造的世界……文化交流的相互影响,已经从‘以外部对欧洲的影响为主导’,转向‘以西方对全球的影响为主导’。”──有欧洲传教士指出,中国人好像更容易接受传教书籍的影响,而很少参加布道大会;所以针对中国人进行传教工作,互联网络的作用应该超过布道大会……但奇怪的是,后者的工作更受教会组织的重视……这是为什么?
   
   
   (300)
   法国历史学家布洛赫(Marc Bloch,1886──1944年)的《封建社会》(La Société Féodale)一书,探索了中世纪的时间观念,发现那时的人们对时间观念很淡漠,并解释其原因在于那时的人们“对于时间的准确度量没有兴趣”;不过实际上,他“对于时间的准确度量没有兴趣”这一解释是错误的──中世纪人们对时间观念的淡漠,是由于那时的人们“对于永恒的关注压倒了一切”,而在永恒面前,时间丧失了意义……而布洛赫的错误解释,恰恰仅仅说明了他自己对于时间的极度焦虑,到二战时期,这一焦虑终于使他成为一位“抵抗英雄”。
(2014/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