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谢选骏文集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二十章、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191)
   “在如此强有力的进化证据面前,令人不解的是,美国公众竟然在接受进化论方面没有什么进展。”──只有13%的人持有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观念;这说明,美国公众还保留着最后的自尊。
   
   
   (192)
   “没有突变论,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将无法理解。”──把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归之为突变,等于把球踢给了上帝。
   
   
   (193)
   “达尔文的理论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帮助西方文明回到了中国式的自然主义。“到二十一世纪,科学和宗教双方的极端主义者都坚决要求压制对方。”──惟有一位天子可以制止这一悲剧,惟有一位天子可以中和科学和宗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礼记·中庸》)
   
   
   (194)
   “如今,我们大家都在见证古典的阅读时代正在走向终结……电视并不仅仅是一种做老事情的新方式,它所提供的是视觉图像而非语词,是简单明了的意思而非复杂隐晦的表述,是短暂性而非永久性,是片断的插曲而非结构,是戏剧而非真理”──这是电视时代的担忧,电脑时代强化了其中的某些部分,但也削弱了其中的某些部分。
   
   
   (195)
   “显而易见,文学将在电子时代消失,或者萎缩为一种纯粹的礼仪角色,也许就像京剧那样的东西。”──在我看来,只有过于繁琐的长篇小说会走向末日,因为那是在蜡烛时代帮助人们度过漫漫长夜的工具,相形之下,短小精干的东西则可能在网络空间得到进一步发展。
   
   
   (196)
   “音乐、文学、油画、戏剧应该有助于提升我们的精神、有助于我们‘持之以恒’。”──科学、理性、方法、机器可以发挥最大效力,但不该获得全面专政的地位。
   
   
   (197)
   “我们时代需要设计发明一些渠道,来疏导那些超越了有机界限的过剩能量和猛烈冲动的流向:控制每一领域内的洪泛同样要求建立堤坝和水库,以便这些横流四溢的洪泛日益平稳,进而疏散到最后的储存器──城市和区域、团体、家庭和个人,他们能利用这些能量促进自己的生长和发展。”──这段写于1960年代的话,多么像西汉成篇的《礼记·坊记》,这种异曲同工是否说明西方社会已经进入的大一统格局?
   
   
   (198)
   “我们不是一个派别,我们不想也不能另成一派,除非我们否认真理的绝对性格。当然天国不属于这世界,但是天国却的确要求每件事都为它效命。天国是独一的,不容许有任何独立的或中间性的国度与它平行存在。自然,若叫这个世界自行其道,不管世界,而在安安静静的隐退中寻求自己的力量,当然是很容易的。但此处却不容许这样的安舒稳妥存在,因为如果凭着感谢的心领受,那么凡事就都是好的,没有什么可以拒绝,因此若拒绝的话,那就是对神忘恩负义,也是对神恩慈的误断与低估。我们所从事的战役就是抵抗罪,因此,不拘我们信徒被安置的关系如何复杂,也不拘社会、政治,特别是科学上的问题如何严肃困难、无法克服,但如果我们假藉基督徒的动机,或认为此世代是属魔鬼的文化,而想从此挣扎中退缩下来,那么这就是我们的不忠与懦弱了。”──以上就是巴文克为辩护他的信仰,在一篇名为基督教的大公性与教会的致词中发表的言论之一;这也可以作为“基督教成为中国国教”的理由。
   
   
   (199)
   “一种棕色的小鸟阿拉伯画眉,喜欢群居,合作抚养,奉行利他主义法则:当一只画眉给它的同伴喂食时,它并不是出于期待日后自己也能被同样喂食,不属于是功利性的互惠互利。那么这种喂食仅仅只是在血缘近亲中发生──个体利益自我牺牲是为了更加广的基因传播吗?──这是达尔文进化论对动物中利他行为的解释,但研究结果完全颠覆了它:群体中一只占据优势地位的画眉,恰恰是因为不断通过给其他画眉进行喂食而获得这种优势地位的,奉献越多越具优势;所以,当一只初出茅庐的画眉要给地位优越的画眉喂食,会遭到后者富有贵族风度的拒绝。还有一种方法也可取得优势,那就是抓住芦苇尖尖在高处站岗放哨,为了让其他同伴可以安全、放心觅食,不惜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画眉之间会积极竞争那个危险的哨兵角色。”──这多少有些近似现代社会流行的“财产捐赠”、“公益活动”、“慈善事业”,我相信研究家们大概还没有琢磨出阿拉伯画眉利他主义后面的种族利己主义,否则,就不会那么感动不已了。
   
   
   (200)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说:“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主,以致使一切生活受主旨意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克己。”——这句话很像二十世纪的独裁者语录:“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党,以致使一切生活受党性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无产阶级战士。”然而他忘记补充一句了:他所说的主,只能是他加尔文自己的思想!因为“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