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谢选骏文集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二十章、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191)
   “在如此强有力的进化证据面前,令人不解的是,美国公众竟然在接受进化论方面没有什么进展。”──只有13%的人持有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观念;这说明,美国公众还保留着最后的自尊。
   
   
   (192)
   “没有突变论,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将无法理解。”──把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归之为突变,等于把球踢给了上帝。
   
   
   (193)
   “达尔文的理论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帮助西方文明回到了中国式的自然主义。“到二十一世纪,科学和宗教双方的极端主义者都坚决要求压制对方。”──惟有一位天子可以制止这一悲剧,惟有一位天子可以中和科学和宗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礼记·中庸》)
   
   
   (194)
   “如今,我们大家都在见证古典的阅读时代正在走向终结……电视并不仅仅是一种做老事情的新方式,它所提供的是视觉图像而非语词,是简单明了的意思而非复杂隐晦的表述,是短暂性而非永久性,是片断的插曲而非结构,是戏剧而非真理”──这是电视时代的担忧,电脑时代强化了其中的某些部分,但也削弱了其中的某些部分。
   
   
   (195)
   “显而易见,文学将在电子时代消失,或者萎缩为一种纯粹的礼仪角色,也许就像京剧那样的东西。”──在我看来,只有过于繁琐的长篇小说会走向末日,因为那是在蜡烛时代帮助人们度过漫漫长夜的工具,相形之下,短小精干的东西则可能在网络空间得到进一步发展。
   
   
   (196)
   “音乐、文学、油画、戏剧应该有助于提升我们的精神、有助于我们‘持之以恒’。”──科学、理性、方法、机器可以发挥最大效力,但不该获得全面专政的地位。
   
   
   (197)
   “我们时代需要设计发明一些渠道,来疏导那些超越了有机界限的过剩能量和猛烈冲动的流向:控制每一领域内的洪泛同样要求建立堤坝和水库,以便这些横流四溢的洪泛日益平稳,进而疏散到最后的储存器──城市和区域、团体、家庭和个人,他们能利用这些能量促进自己的生长和发展。”──这段写于1960年代的话,多么像西汉成篇的《礼记·坊记》,这种异曲同工是否说明西方社会已经进入的大一统格局?
   
   
   (198)
   “我们不是一个派别,我们不想也不能另成一派,除非我们否认真理的绝对性格。当然天国不属于这世界,但是天国却的确要求每件事都为它效命。天国是独一的,不容许有任何独立的或中间性的国度与它平行存在。自然,若叫这个世界自行其道,不管世界,而在安安静静的隐退中寻求自己的力量,当然是很容易的。但此处却不容许这样的安舒稳妥存在,因为如果凭着感谢的心领受,那么凡事就都是好的,没有什么可以拒绝,因此若拒绝的话,那就是对神忘恩负义,也是对神恩慈的误断与低估。我们所从事的战役就是抵抗罪,因此,不拘我们信徒被安置的关系如何复杂,也不拘社会、政治,特别是科学上的问题如何严肃困难、无法克服,但如果我们假藉基督徒的动机,或认为此世代是属魔鬼的文化,而想从此挣扎中退缩下来,那么这就是我们的不忠与懦弱了。”──以上就是巴文克为辩护他的信仰,在一篇名为基督教的大公性与教会的致词中发表的言论之一;这也可以作为“基督教成为中国国教”的理由。
   
   
   (199)
   “一种棕色的小鸟阿拉伯画眉,喜欢群居,合作抚养,奉行利他主义法则:当一只画眉给它的同伴喂食时,它并不是出于期待日后自己也能被同样喂食,不属于是功利性的互惠互利。那么这种喂食仅仅只是在血缘近亲中发生──个体利益自我牺牲是为了更加广的基因传播吗?──这是达尔文进化论对动物中利他行为的解释,但研究结果完全颠覆了它:群体中一只占据优势地位的画眉,恰恰是因为不断通过给其他画眉进行喂食而获得这种优势地位的,奉献越多越具优势;所以,当一只初出茅庐的画眉要给地位优越的画眉喂食,会遭到后者富有贵族风度的拒绝。还有一种方法也可取得优势,那就是抓住芦苇尖尖在高处站岗放哨,为了让其他同伴可以安全、放心觅食,不惜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画眉之间会积极竞争那个危险的哨兵角色。”──这多少有些近似现代社会流行的“财产捐赠”、“公益活动”、“慈善事业”,我相信研究家们大概还没有琢磨出阿拉伯画眉利他主义后面的种族利己主义,否则,就不会那么感动不已了。
   
   
   (200)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说:“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主,以致使一切生活受主旨意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克己。”——这句话很像二十世纪的独裁者语录:“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党,以致使一切生活受党性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无产阶级战士。”然而他忘记补充一句了:他所说的主,只能是他加尔文自己的思想!因为“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