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七章、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161)
   “多重的价值是客观的,是人性的一部分,并非是人类主观想象的任意创造。”──这等于说,多重价值来自思想的主权,而非人类的思想。
   
   
   (162)
   人权之作为手段而非目的:“人权对普世价值观念能否在一个多元世界发展提供了一次重要的考验。”
   
   
   (163)
   “虽然许多国家废除了死刑,但并不等于这些国家认为人的生命不可侵犯;在许多国家的司法解释中,人的生命不可侵犯的原则并不适用于胎儿。安乐死是另一个焦点问题,事关人权的极限垂死之人和植物人该有人权吗?人有选择自杀的权利吗?”──安乐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愿这不要成为合法谋杀的借口。
   
   
   (164)
   “美国的文化是:我们一切从零开始,然后打败你。”──这显然是早期殖民的历史所决定的,但这种文化模式不会永远有效的;中国的问题则是相反,永远不肯回到零点,永远无法重新贴近大地母亲的怀抱;结果只能通过外部野蛮民族的定期入侵,来完成自己的年轻化工程,古代的五胡乱华和近代的八国联军,都扮演了这样的。
   
   
   (165)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公司”不公──“人类基因组序列,作为人类的共有遗产,不该成为公司的商品,而应该成为公共产品。”但是公司不作此想,它想出卖一切,甚至出卖月球上的土地所有权、重演殖民主义的海盗法则。
   
   
   (166)
   “个人主义未能抑制政府权力的增长……每一个乌托邦设想都变成了灰烬……二十世纪是一个充满悖论的世纪……乌托邦滋长了道德沦丧、自杀、犯罪。”──山有多高,海有多深;道高一尺,魔高一尺。
   
   
   (167)
   “人类废品(Human Waste),或者用更准确的说法,废弃的人口(Wasted Human)的产生,即是现代化不可避免的产物,同时也是现代性不可分离的伴侣……和必然的副作用。”──这种说法,多少是一种推卸责任,是宿命论,是耍赖。
   
   
   (168)
   “有毒废弃物总是沿着最小抵抗力的经济道路倾泻而下,中国的贵屿镇已经变成了一个电子垃圾场;和印度、越南、新加坡或者巴基斯坦等很多地方一样,那里居住着从经济进程汽车上摔下来或被扔下来的农民,;在那些地方,西方的废弃物被‘再循环’。”──看来有害物质也是“有容乃大”,万国污水因此汇聚到了中共中央。
   
   
   (169)
   “‘可牺牲的人’是同人类废弃物的主要类型,它们在秩序化(遵从法律、受制于规则)主权国家的现代长城中被展示出来。”──古代长城是暴君的杰作,现代长城、主权国家是人类的公敌。
   
   
   (170)
   希特勒(二战)之后的症候群:“把自己托付于比自身更稳固、更持久的东西──一个职业、一个事业、一个工作场所──却发现没有什么稳固和持久的事物愿意接受他们献出的终身承诺。”──实际上,并非“没有什么稳固和持久的事物愿意接受他们献出的终身承诺”,而是“一切稳固和持久的事物都崩溃了”。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