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谢选骏文集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二章、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111)


   
   “留给人民去处理的事情越多,就越发需要小心防范邪恶的影响力大行其道。”──“大众民主”其实就是“代议制民主”的末日;因为这是典型的“水往低处流”,“债务危机”表明,“大众民主”一再拒绝“人往高处走”。
   (112)
   民主制度的危害在于选民的贪婪:“在一个关键时刻,只是由于雅典不给其统属的众城以自由,而并非由于斯巴达的好斗挑战,才爆发了那场标志希腊彻底内乱和没落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美国的南北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也是如此;民主制度的致命之处在于选民的原罪成为最高的裁判:这就是希腊罗马民主制度最终衰亡的秘密原因;基督教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极力控制人欲,并通过禁欲主义创造了新的文明。
   (113)
   “许多在历史上很著名的希腊姊妹城市,居民数目从未超过三四千人;我们与人口统计学家们意见相反,而认为确定城市的因素是艺术、文化和政治目的,而不是居民人数。”──当代的中国和世界与此相反,不论民主派的“数人头”还是专政派的“砍人头”,奉行的其实都是粗鄙的“人头主义”,他们的人口政策、GDP魔术,都以人口作为出发点、以人头作为到达点的。
   (114)
   民主政治的地缘基础就是山区:“自然堡垒的形式,周围有村庄环绕,又有陡峭崎岖的山坡屏障,不经特别设防就能防卫──这就使意大利和希腊一带地理环境的共同特点,事实上还包括了小亚细亚到西西里的整个地区。”所以即使在中国,专制国家的权力中心,也经常来自北方的板块,而非南方的丘陵。
   (115)
   “民主的理念,分别来自古代的希腊和原始的基督教……希腊的公民全仅仅限于自由的成年男子……使徒时代的基督教推崇社会团体所有成员相互平等的理念。”──迄今为止的全部民主,都是“集团内部”的决策机制,从来没有扩展到全体人类之中。“非我族类,不予民主。”
   (116)
   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智者普罗泰戈拉的哲学命题说“人是万物的尺度”──其实,并非“人是万物的尺度”,而是“人把自己当作万物的尺度”:人的尺度就是他自己的思想……所以柏拉图的《泰阿泰德篇》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意思是说,事物的存在是相对于人而言的。人的感觉怎样,事物就怎样;对同一事物的感觉,因人因时而异,这些不同的感觉并无真假是非之分……尽管柏拉图自己并不同意这一说法。因为柏拉图毕竟只是剽窃了东方的智慧,柏拉图本身还不是东方的智慧;在我看来,人的人是不过是他自己的思想。变动不居、周流六虚的思想,而不是什么理念,不是什么固定不变的真理。
   (117)
   “当任何人认为一个特定的(心理)过程是如此一目了然,以至不容许对它的根源进行探讨,并且进而抵制这种探讨的时候,我们就有理由怀疑,真实的根源是他不能理解的──而这种不能理解几乎可以肯定地归因于真实根源的不可接受性。”──伪思想要想精心掩盖真思想的来源。
   (118)
   “苏格拉底未能预见到‘那种复杂的思考,一旦你不再需要用脑记住你眼前的所有问题,就有可能进行的那种复杂思考’,他推测,当我们能在大脑之外,以电子形式存储并轻松访问大量信息和记忆以后,同样也会有能力进行那种复杂的思考。‘我们自己脑中那些知识和我们身边的海量信息,这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吗?’他问道,‘当我们能如此迅速地获取信息时,我们是更聪明了吗?还是越多进行信息搜索,我们就会越笨?’”──我相信,对于不同智力类型的人而言,结论不会一样。
   (119)
   “苏格拉底最大的担心是,人们会把事情写下来,而不是用心记住。‘你的这种发现会使学习者的灵魂产生忘性,因为他们不会再利用他们的记忆力’,柏拉图(Plato)称苏格拉底曾如是说。‘他们会信任在头脑之外写下的文字,而不是靠自己来记忆。’”──不论苏格拉底还是柏拉图都不太明白,记忆是思想的结果,而不是客观的摹本;因此,记忆只会间接消耗人的思想能力,而不是直接增进人的思想能力。
   (120)
   “西塞罗在其《法律篇》中说:‘意大利城镇的每个当地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他出生和生活的地方,另一个是使他获得公民身份的地方。”对于当今和未来的全球社会而言,这也是同样的现实:凡是能让我们成为公民的地方,凡是能授予我们公民权利的地方,就是我们第二个祖国──人们的效忠感将因此而分裂。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