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九章、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081)
   “再没有比对成功进行神圣化这种行为更有害和更不道德的内心习惯了。”──再没有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种说法更有害和不道德的宣传口号了。
   
   
   (082)
   “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无论智力高低和身体条件,都有可能具备‘通灵’的本事……冰河时代的社会,就是通过推举那些拥有通灵之能,来避免身强力壮者和出身显贵者的压迫。”──这似乎表明,思想主权自古以来就促进了公平合理与社会进步。
   
   
   (083)
   “冰河时代的世界属于一个我们称之为全球化的时代──一个在广泛的范围内甚至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流行单一文化体系的时代……它与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化的显著差异在于,它没有像如今的世界一样将各地连为一体的相互依赖和相互沟通。”──需要补充的是:冰河时代的全球化是“从单一走向众多”,而今的全球化是“从众多走向单一”;正像我在《从小国时代到全球民族》一书中指出的那样,一个“全球民族”正在出现。
   
   
   (084)
   “在冰河时代,世界上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文化的基本要素是相同的;人们过的都是狩猎兼采集的生活所用的技术相似,食用的食物相似,享受的物质文化水平相似,而且从我们可以断定的情况看,宗教仪式也相似。”──这样的时代即将重来:“‘中国’──‘中央王国’的文明整合全球”。
   
   
   (085)
   “在历史上的任何时期和任何类型的社会里,都存在着聪明才智──纽约是这样,新几内亚也不例外;现代是这样,古代也如此。”──这种现象就是“天子论”的基础,也是“天子理论优越于超人理论”的证据;天子,就是思想主权的体现者: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而超人,最多只是天子的一个较新的例证罢了。
   
   
   (086)
   “我们人类并不孤单,以为人类可以很容易地与地球上的其它生物区别开来的假设是不可靠的;我们都以为我们知道成为人类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让我们给人类下一个精确的定义,我们其实做不到,至少我们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定义。”(《世界:一部历史》(The World: a History),美国作家阿迈斯托(Felipe Fernandez-Armesto),钱乘旦翻译,2010年5月北京大学出版社)──这是严重的混淆视听,要么出于无知,要么出于谣传;其实,“给人类下一个精确的定义”十分简单,那就是:“可以和你我他的种族生出下一代的生物种类,就都算人类。”
   
   人在改良了第一种农作物后定居了下来,而领主制度和巨石建筑接踵而至”──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吗?但是,农作物又是从何产生的呢?从思想;而从农业模式进入工业模式,也是通过思想……因此,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是“思想决定上层建筑”、“思想决定经济基础”。
   
   
   (087)
   “各个物种之间的界限是模糊变化的,也没有一定的标准来判断两个生物之间的联系要紧密到何种程度才能归入同一个物种。”(《世界:一部历史》(The World: a History),美国作家阿迈斯托(Felipe Fernandez-Armesto),钱乘旦翻译,2010年5月北京大学出版社)──这混淆视听仅仅剩下无知了,连谣传都算不上了;因为,各个物种之间的界限其实是十分清晰的:那就是“可以互相生出下一代的生物种类”……例如,马和驴虽然能够生出共同的后代骡子,但骡子是无法生育繁殖的,所以马和驴子依然属于不同的物种;白人和黑人虽然属于不同的种族,但可以生下具有再生殖能力的后代,所以属于同一物种。
   
   
   (088)
   “昆西·赖特在其开创性的著作中写道:文明产生于好战的民族。和平的采集──狩猎民族被驱赶到偏远地区,逐渐地消亡或者同化。他们只能带着某种莫名的满足感,观望着那些曾经非常有效地运用战争工具摧毁自己的民族发展壮大,最后反过来又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和平的狩猎民族”,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称号;这似乎暗示,他们的和平不是“不杀害生命”,而仅仅是不敢对其他的人类开战。
   
   
   (089)
   “随着社会结构日趋复杂和权力日益集中,会产生出一些十分复杂的军事机构和非常高级的战争技术,社会的军事技术越先进,越复杂,就越有可能扩张其领土,取代同自己竞争的文化。文化演变与有组织的暴力行为交织在一起,促进了文明的进步。”──在各种思想和哲学的面具下,掩藏的依然是暴力核心;因为迄今为止的思想和哲学,都是获得战争胜利的民族流传下来的:即使所谓的和平主义,其实也还是嗜血成性的;那不过是弱者向强者的宣战方式及其教义。
   
   
   (090)
   “在过去的五千年中,主权国家是人类至高无上的崇拜对象。但这个国家女神(“祖国母亲”)却需要并接受人类大屠杀的祭献。主权国家相互进行战争,它们在战争中要求本国最优秀的男性青年国民,冒着被别人杀死的危险,去杀死‘敌国’的国民。自古以来,除了极少数人,所有人类都把在战争中杀人或被人杀死不但看作是合法的,而且看作是值得称赞的光荣行为。在战争中杀人,以及在死刑判决中杀人,都被看做‘不是谋杀’而受到宽恕。”──人类的经验似乎在说:如果不让一部分人先死,就得让全体人民跟他们一起死;“先死主义”因此是对“先富主义”的一个补充和完善。
(2014/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