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谢选骏文集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七章、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061)
   “一些困惑的人认为宗教只是一种‘副现象’即其他东西比如庞大的大脑所附带的、没有适应性的副产品;然而这个观点在进化上是说不通的,因为任何如宗教一样需要付出高昂代价的东西,必须要有十分显著的适应优势,否则用以维持它的认知体制就会经受不了自然选择而被淘汰。”──从功能主义的角度看,凡是存在的就是“有用的”,尽管不是黑格尔、马克思一类的“政治骗子”所说的“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062)
   信仰是一种超然,宗教是一种中断:“信徒需要将那些正常的日常经验(他们平时对现实的认识)暂时收存起来;而他们在平时生活中主动暂停信仰的事实意味着,这么做(暂停信仰)肯定会带来极大的收益:一个人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无视现实的自然规律,他就不可能长久地生存下去。”──日常经验为什么一定是正常的呢?但是这里所说的现象,确实接近保罗所说的“两个律”的对立,身体的律和上帝的律。
   
   
   (063)
   “公平地权衡道德的收支……以多层级选择作为理解人类进化心理学的核心思想……慷慨、利他、包容行为、有益于群体的凝聚力,似乎是人类独有的特点,但它并不符合达尔文进化论所预期的‘狗咬狗’世界……”──这是因为人类是依靠社群取得成功的生物,而个人主义、个人奋斗,也只有在社群的基础上才可能立足。
   
   
   (064)
   生态乐观主义:“至于今天人类繁殖活动的再高涨可以部分地解释为:这是人类对于全世界千百万人过早死亡的一种本能的回答……可能受到灭种威胁每一物种,都会采取过度繁殖的形式……人类超乎生物繁殖的更高发展手段,也会采取为后代着想而节衣缩食的态度,那将改变整个人类的前景;到那时,公共服务的目标将驾乎私人的利益之上,为建设和重建村庄、居住区、城市、区域而提供公共资金,将比过去的贵族们所能提供的更多而且更为慷慨;这样一种变化将恢复生活的各个方面的训练,重享花园环境的愉快。”──这显然是一种“企图对文明进行起死回生的努力”,所以是注定要落空的。
   
   
   (065)
   “生命中未经揭露的潜力,远远超过现代科学引以为荣的代数学……没有城市养育起来的宗教上对来世的憧憬,人类生活和学习的能力能否发展到今天这样大的地步是值得怀疑的;人是按照他的神灵的形象及其所定的标准而成长起来的。”──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代数学”只是人的思想;而“生命的潜力”却是宇宙的思想、是思想的主权之体现。
   
   
   (066)
   “必须按照我们自己时代意识形态和文化来重新衡量由神性、权力、人性组成的复合物(它是古代城市的遗产),并将其倾注进城市的、区域的、全球的全新模式内。”──“伟大政治、世界的统治已经不远,它的原则尚付阙如。”在我看来,这一原则就是“天子哲学”。
   
   
   (067)
   “网络空间:看起来很像是银河系,每一根纤细的线条都代表了几百万个计算机网络它们纵横交错,把我们这个星球联系在一起。”──这是星相学的最新例证?或者星相是互联网络的预演。
   
   
   (068)
   “超级电脑可以带来威力一代胜一代的电脑,最后可能出现‘智能爆炸’现象,即电脑威力的加速变得无法预计、难以控制,而其后果却可能影响到地球上每一个人。英国皇家天文学会会长里斯勋爵(Lord Rees)说,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这是始于二十一世纪;他说,这一威胁体现在科技前沿;每一项科技突破都有正负两面,如果对负面影响控制失当,最坏的结果就是人类自我毁灭。”──其实她说得不对,人类从来就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并非从二十一世纪开始,所以公元前几百年写下的《老子》早就说过了:“自胜者强”。
   
   
   (069)
   “可以容纳全部人类知识记录的‘整合性的电脑装备’。”──这并不等于“思想的储备”,而且可能构成“对于思想能力的窒碍”;因为思想是活的,而不是死的。
   
   
   (070)
   “我们的文化和这些思想概念,正在把地球缩减为一个头脑。”──电脑及其网络已经把人类的头脑连为一体了;“地球村”的概念因此已经大大落伍了,现在出现的已经是一个“地球人”,甚至类似于一个“单个的人”:而不是所谓“地球的主人”;这个“唯一的地球人”,终于成为一个“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人”……尽管在生物层面上,人类还是分裂的。
(2014/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