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谢选骏文集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三章、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021)
   在现代社会,科学经常变成科学主义,科学主义最后变成了科学信仰甚至科学教。
   
   大家看看,下面科学教的教义描述和传统宗教里的“上帝的作为”,有何差别:“自然选择每时每刻密切监控,在世界范围内,每一个变异,哪怕是最微小的;淘汰不利的变异,保存并且积累有的变异;悄无声息、不知不觉地起作用。”──再看看,这是不是很像“信徒与上帝的关系”:“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有机会,生命体就利用自然选择来改进自己。”──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1823──1913年)说:自然选择这一想法是他自己患疟疾时突然在脑海里闪现的……事实明显,这种创作灵感其实是对圣经先知书的某种形式的抄袭。
   
   
   (022)
   科学的信仰:“与我们生存的宇宙大相径庭的其他宇宙,几乎无疑必定存在。”──这样的信仰是现代心灵所必需的解药:因为人们的大脑不能休息下来、停止思考,所以需要一个“与我们生存的宇宙大相径庭的其他宇宙”这样的假想敌;否则,精神生活就难免因为极度的无聊而陷入疯狂的自戕。
   
   
   (023)
   科学如果不能变成宗教、也就是形成一种“科学教”,就只能加剧人们的焦虑,而无法提供心灵的安宁;科学教的特征是用科学的术语和科学的方法,来完成宗教的全盘解释和宗教的全面安慰。
   
   
   (024)
   “科学教”的布道者们说:“基督教通过一种类群选择形式而生存,因为它培植群体内的忠诚及其兄弟般的爱这样的观念,这就令宗教性群体有更多的生存机会。”──这就是“科学教”所无法发挥作用的地方了;所以科学教只能解释世界,无法帮助生存。
   
   “科学教”的布道者们说:“儿童有一种倾向于心灵二元论的天性,在他看来,(非科学的)宗教就是这样一种本能性的二元论的副产品;他指出,我们人类,尤其是儿童,都是与生俱来的二元论者:承认物质和精神之间具有一种根本差异。”
   
   
   (025)
   除了科学教、科学拜物教,还有商品教,商品拜物教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代现象:“人类学家已经注意到,在新苏格兰有过两次独立爆发,在所罗门群岛有过四次,在斐济也有四次,在新赫布里底群岛有过七次,在新几内亚则超过五十次,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相互独立和无联系的──这些宗教的大多数都宣称,一个特定的弥赛亚在天启之日带来了商品。”即使科学教也承认:“如此之多独立且又相似的崇拜表明,人类心理具有某些一般意义上共性。”那么这个共性是什么呢?显然,它是思想主权的踪迹。
   
   商品拜物教十分接近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白人被赶出岛屿再也不会回来,而货物则会源源不断地降临,以致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商品拜物教的启示录还包括:“伴随着一场巨大的灾难,山脉将夷为平地,而谷地将会被填满,老人会返老还童,疾病会消失。”
   
   
   (026)
   是“科学知识的发展摧毁了对于上帝的信仰”?还是“电器的普及(尤其是电灯的照明)瓦解了对于鬼魅的迷信?”──我看是后者的因素大于前者:电器发明和应用于十九世纪,而科学则是古已有之的;古代的无神论并不少见,但那并不能消除迷信思想……因为黑暗是迷信扩散的最好基地。
   
   
   (027)
   “一座中世纪的大教堂可能会耗费上千年时间来构造,且绝对不是用于居住或任何有用的目的。”──只有缺乏常识的人才会如此胡说;难道宗教聚会不是有用的目的?难道教徒们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真的如此不实际?实际上,在中世纪社会,没有什么比宗教聚会更重要的实际目的了;那时,宗教是作为一种救难组织而存在的。
   
   
   (028)
   爱因斯坦感到茫然:“我们在地球上的存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不知为何要来此走一遭,有时又似乎认定有一种神圣的目的。”──这是因为爱因斯坦不懂:“如果你教给孩子,他们是从猴子进化来的,那么,他们将会表现得像猴子那样。”
   
   
   (029)
   “精神疾病是对于无法容忍的处境的一种极端的但在本质上是理性的反应。”……“但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愤怒作为一种极端的情绪表现,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病态、不正常。心理治疗中的各种愤怒调节法都是基于这种观点。在后朋克时代,霍华德·德维托的歌词中写道,‘我愤怒,我痛苦,我罪恶’。”……古挪威语“angr”是愤怒(anger)和痛苦(anguish)共同的词源,它们都保留了古语中悲痛的意思。(《人性:情绪的历史》,[英国]斯图加特·沃尔顿)──在这种意义上,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是“正常的人”;而“正常的人”之所以存在,仅仅是由于他们没有遇到极端状况;而在这一点上,人们真的应该感谢上帝,而不是仅仅感谢自己或自己的运气:因为任何的自己和自己的运气,都有终结的一天。
   
   
   (030)
   “思想是最强烈的、最富有创造性的生活方式。”──不过还要补充一句:“弱小的、反抗的力量才能产生思想,强大的、统治的力量却会摧毁思想。”尽管,任何强大的、统治的力量,也都是基于某种思想的力量,并且,是从弱小的、反抗的力量发展而来的。
(2014/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