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谢选骏文集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71)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散曲同样也可以用来举一反三地表明:不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的道德状态和信仰状态,其实是差不多的。原始的魔鬼,往往是在文明的呼唤下出笼;粉墨登场的,并非总是戏剧表演。内省、仁慈、自我克制的高级宗教,只有可能起源、发展、续存于一个“社会压力大于自然压力的环境中”;否则,信徒就会被自然外力所吞灭。
   
   
   (72)
   思想主权的代表不是王师(帝王之师、太子太傅),更非智囊(狗头军师、理论智囊),不是听命于他者的市场奴仆;而是自说自话的天籁传声筒、先知动静者。
   
   
   (73)
   对于思想载体来说,人生在世最终会死掉,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在“恰当的时候”即使死去,还像一幕戏剧的完美落幕;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死亡是意味着苦役的骡马终于也有解脱、自由的一天──相形之下,希腊诸神可能更加悲苦,因为他们无法死去,也就无法安息,只能永远劳作:因为即使花天酒地,也有厌倦的一天;而在无尽的时间中,只剩无尽的磨难。在无法忍受的时候结束生存,总比活受罪好得太多太多了。
   
   
   (74)
   “天人永隔”是一个虚妄的说法,比“物质不灭”还要远离真相呢。
   
   
   (75)
   所有的抱怨都来自贪心递进,所有的恐惧都来自患得患失。不贪心就没有抱怨,不恐惧就没有得失。
   
   
   (76)
   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生命可以服毒自尽,就是吃不到“长生不老药”。一切售卖“后悔药”的,都是骗局;一切想吃“长生不老药”的,都是煞笔──这是由生命的“向前”性质预先决定的。
   
   
   (77)
   如果“重活一遍”就能“避免弯路”?如果“避免弯路”就能“直达目标”?并不见得──因为避免了已知的“弯路”,可能跌入未知的“陷阱”,一种比弯路还要糟糕的处境;如果“直达目标”又能如何如何呢?直达目标之后,岂不是就要面对“真相的空虚”或“空虚的真相”,或是面对更大的野心煎熬、更不可企及的目标?有了图书馆却写不出东西来,掌握了政权却丧失了思想。
   
   
   (78)
   恨世界容易,恨自己难;但惟有憎恨自己的,才能进步──从恨世界转向恨自己,这是新的生命在启动,这是思想主权论的高屋建瓴。
   
   
   (79)
   死亡的可怕,就在“生命是真实”的,其实,“生命的真实”本身也是一个“思想的结果”;如果生命本身只是一个“思想的结果”,甚至只是一个幻想的结果、幻想的影子,死亡也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80)
   当一个人穷得只剩下上帝的时候,他才可能看见世界的真相。那就是“过程”。思想的过程与过程的思想。生命的过程与过程的生命。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