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謝田文集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图为今年11月北京APEC会议的会场。图为11月9日,一位男士骑自行车从北京APEC会议广告牌前骑过。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中国决策当局和智库期望,把松散的贸易组织 APEC(亚太经合组织)向经贸合作的制度框架方向转型。因此,当局对2014北京APEC峰会充满期望,希望是历史性的转捩点,试图利用地主国之便,在会上力推亚太自贸区(FTAAP)计划。但这一努力遭到了美国和其他更关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谈判的APEC成员国的抵制。

   中共当然知道,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在北京推不成,以后就更没戏了。美国政府毫不掩饰的在大力推进由其主导的 TPP,也毫不掩饰的把中共排斥在外。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表示,TPP几近水到渠成,协议数月甚至数周内就会完成。中共官员试图说服APEC成员国签署正式的FTAAP可行性研究的目标,则完全落空。北京推动FTAAP为啥没戏呢?

   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在美国已经成为过去式,但其后续的影响正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陆续展现。也因此,全球性的经济不景气导致全球贸易格局的颠覆性变化,也促成了当下关于国际贸易规则的新讨论。美国为主导的发达国家,已经对世贸组织(WTO)失去了信心。世贸组织杜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后,全球化脚步进一步放缓,人们开始质疑这个机构是否能真正促进国际的经贸。

   国际贸易协定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参加的国家会共同受益、互相促进。但一旦这个规则变成全球性的,如WTO把中国和俄国等都包括进来,其规则就已经变成了世界的规范和常态(Norm),是所有国家都必须遵守,或者应该遵守的,那规则本身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也不能带来更多的效益了。更有甚者,如果这个基本准则、 普遍条款不能被某些国家遵守,如在WTO承诺上屡屡食言的中共所为,这种组织的存在就不是那么的必要。因此,毫不奇怪的,美日欧另起炉灶、重新规画全球贸易的新规,把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做为新经济格局的基石。

   亚洲国家包括中国,也许寄望与亚太经贸一体化。但与欧洲(欧盟)和北美(NAFTA)不同,亚太国家的政治体制、地缘政治、领土纷争、民族纠纷、文化差异和经济发展的程度,都是差异性远大于相似性。如果亚太经贸可以一体化,其实整个世界的经贸一体化也就很有可能了,而后者在半个世纪内显然是没有希望的。亚洲开发银行的统计说,截至去年,亚洲地区的自由贸易协定(FTA)从2002年的36个增加到109个,还有148个在谈判之中,加起来有257个。这么多的协定,而没有整体的共识,正好显示了区内国家之间的巨大差异和距离。

   世界新经济格局中最具影响力、也最重要的,是美国主导的TPP谈判。不管中共喜欢不喜欢, 这是世界经济菁英国最高水准的俱乐部,也是新世界经贸规则的制定者。TPP谈判把中共排斥在外,是因为规则的细则,如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技术壁垒、竞争政策、智慧财产权、政府采购、透明度、纠纷解决等内容,是中国目前完全做不到、中共出于政权安危的考量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中共在WTO没能做到的,在TPP更是没有可能做到,这就是TPP从一开始,就把中共关在门外的原因。也由于这个原因,今年北京的APEC年会上,美国和中国在经济上 的分歧明显的呈现。而中美之间经济上的不合作和不信任,在中共牵头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时就已突显无遗。

   北京的亚太自贸为啥没戏、卖不动呢?原因很简单,这与中共政权贪婪、无信、掠夺和为生存而做最后之战的心态有关。不奉行平等、互利的原则,不给自己的人民以权力和利益,这样的国家在国际上也会被另眼相看。不能光想着往别国卖,赚别人的钱;你得自己也买,让别人也赚钱、双赢,才是正道。俄国人作为零和游戏的信奉者,在国际上也 是不太有戏。光想让别人掏钱,自己不花钱,因为自己的人民其实没钱,财富被中共权贵搜刮殆尽,这正是北京政权目前的软肋!

   对世界经济来说,TPP和TTIP至关重要;对美国来说,推动TPP和TTIP一定会全力以赴、不遗余力。从美国的角度看,中国短期内不会达到TPP的要求,所以美日会把TPP做为新的诱饵,就像当年WTO一样,不断的在北京眼前晃动,直到他们得到了中共足够的让步,如果真能得到的话,才会对中国打开大门。由东盟 (ASEAN)推动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因为不包括美国,难以对国际贸易规则起到什么影响。对中国来说,得不到TPP的门票,会在国际未 来20年间最重要的规则问题上失去发言权,这是最令中共沮丧的,也是对中共好不容易得到的“世界老二”虚名的羞辱。用FTAAP、RCEP或其他什么东西来李代桃僵,也是不得已和徒劳的。中南海的沮丧,恐怕会继续持续很长时间。

   北京推的亚太自贸没戏,亚太国家也不会真正买帐。除了中国和越南,其他亚太国家都是正常的民主、自由的国家,都有按法律和规则办事的传统。所以,对这些国家而言,提高自身水准、加入TPP才是正道。台湾有些政界和经济界领袖人物提议推动FTAAP,实在是短视的行为和在中共打压下的无可奈何与饥不择食。台湾应该全力去做的,是直接加入TPP,融入国际经贸的主流, 而不是在中共自己都推销不出去的FTAAP中寻找出路。

   北京推亚太自贸没戏,更是因为中共政权不了解正常社会人们的心态。中共体制内人士心态扭曲,他们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人;他们只能靠欺骗过活,欺骗一次后还是不得不继续欺骗。正常社会的人们不是这样。美国人有句话,“骗我一次,可耻的是你。骗我两次,可耻的是我。(Cheat me once, shame on you. Cheat me twice, shame on me.)”中国已经在WTO问题上骗了西方一次了,这次,世界不会再次被骗。不仅如此,西方一直被诟病,因为经济的利益对中共嘴软。现在西方发现,人权问题不提,经济利益也没了。不管是猛然醒悟还是良心发现,西方很有可能这次把贸易、经济和人权的帐一起算,来全面清算北京政权。

   天象变化之下,也许时机已经到了。◇

   

   

   

   

   

   

   

   

   本文转自40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