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苏明张健评论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2009-05-08

   

   哲学的理论告诉我们,人的生命是由人性和兽性构成的。人性的部分是指人的思想、心灵和精神,对于终极的美好的追求和探索。而自由的人性必然产生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意志。于是在这个万物的世界上,也就只有人类才能够突破一个又一个的理想的极限,而进入一个又一个的新的无限,而后再去突破再去进入,如此的反复就形成了我们人类的历史和文化。

   

   其实历史和文化就是人的思想意志和精神的载体。人无论是高低贵贱,法律都给与了人人平等这个铁的事实。富于人性,必然就有极强的自律的意识,这样的人是只享受法律的保护,而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正像古人说的那样,家无犯法之男,无再嫁之女,即为清白人家了。

   

   自从有了人,便有了法律。法律是为了警戒和惩罚人的生命中的兽性的部分。人性不足或者人性泯灭了,那么欠缺的人性的部分,必将有兽性部分替代或者是填充。兽性是生物的本性,追求的就是物欲的生存。为追求物性的满足和贪婪的物欲,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是泯灭了人性的人干不出来的。

   

   而共党就是这样的一个兽性团伙。权力在好人的手里是干好事儿的,因为那是人性的权力。当权力不幸被兽性的生命霸占了时,那么这个权力就只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了。生活在兽性权力下的人民是悲惨的,关键在于人性和兽性之间是无法沟通的。人们的愿望和要求,那是出自于人性中善良、道义和良知的天性。而兽性的权力却不懂这些的,他们的思维方法和行事准则,那是从贪婪的物性为出发点,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

   

   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一周年祭,不仅是灾区人民,凡是有道义良知人士们都在大声地向兽性权力质问:这场震灾究竟死了多少人?究竟有多少学生死于豆腐渣学校?为什么灾区还不开始重建的工作?震灾发生后,民间和各国的捐款是多少?为什么很多人说至少三、四百个亿的捐助款都被贪污了?地震前宣布地震是造谣的那些个地方狗官,地震发生后72小时之内,不采取救人措施的党政军和地方狗官们,借地震之际大肆贪污、勒索捐款和捐物的各级狗官们,贪污教育经费、偷工减料盖起豆腐渣学校的各级狗官们,地震一年了灾区人民仍然住在地震棚里,而灾区却置办了100万钱一辆的吉普车,又要花23个亿建造地震博物馆的那些狗官们,该不该受到严惩呢?什么时候能严惩?这些都是基于人性的问题。

   

   凡是个人就会提出这些问题,要求一个负责任的回答。可是在兽性的权力之下,不但不给回答,还要抓捕上访告状的灾民们,还要下令法院不准接受灾民们的问责的案子。不准律师们为受害人辩护,不准灾民们聚会和抗议,不准幸存的人在清明节为死难者们扫墓祭奠,不让人们知道地震中,地下核爆炸的核辐射情况,不让人们知道三峡大坝受损的情况。只让人们陶醉在温家宝的“多难兴邦”之中,和享受温家宝炒的回锅肉。于是灾区人民便幸福地又是唱歌、又是跳舞,一会喊强大、一会喊加油,于是社会就和谐了。

   

   从这种实例中,我们就不难看出来,同样是人的外形,但是人性生命和兽性生命有多么的不同,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人性的话语和意愿,兽性是完全听不懂,或者是假装不懂。但是兽性对人性的反应,通常都是以造成人性的伤害和灾难而为后果的。

   

   再比如说去年的3月14日,共党的兽性权力再次的屠杀藏人。杀人的人给被杀的人安上了暴乱和要独立的罪名,以证明自己的大屠杀是伟光正。可事实,那是从1951年达赖和班禅所提出的高度自治,而共党定下的十七条协议也是高度自治的内容。但是1959年共党派兵攻进了西藏,公然撕毁了十七条协议,杀死藏人10多万。藏人屈辱地接受了共党的统治,但是他们有权利悼念自己屈死的同胞。

   

   共党兽性团伙就不能理解,1989年的3月,西藏僧侣们集会怀念30年前佛家慈悲的统治文化,哀悼30年来不幸沦落为共党兽性政权的殖民地,招致胡锦涛的兽性大屠杀。与人性无法沟通的共党,当然也就无法去理解什么是佛性、道性和基督教的教义了。至于地下教会、家庭教会,受到了共党兽性政权的惨无人道的镇压。而且这种兽性的镇压和屠杀是没完没了、无止境地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终于在去年,达赖喇嘛提出来放弃他追求了近五十年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想政策。究竟会出现什么新的策略,我们将拭目以待。

   

   人性与兽性是水火不相容的,兽性又坚决与人性为敌,那么人性就只能被迫应战,去驱逐、铲除和消灭兽性的团伙,这一点已经成为了中国大陆地区民众们的共识。所以在2008年,各地的抗暴维权的民间斗争中,打倒共党、驱逐共匪、共党滚回西伯利亚去的怒吼声已经是响彻云霄了。

   

   杨佳先生的给个说法的行动就是一个榜样。他说明了共党兽性的政权,及其豢养的党奴们,随时随地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随意地制造强加一个借口,就可以淋漓尽致地公开发泄兽性。而被兽性殴打成终生残废的杨佳先生,也是以这个先礼后兵的做法,先是向兽性的政权讨个说法。

   

   但是人性与兽性之间是根本无法沟通,最后终于迫使杨佳先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给了共党兽性政权一个说法。现在全大陆地区,每天都有三、四千万冤民们在上访、告状、讨公道。可是公道是属于人性的道德意识和法典,兽性团伙是不懂得公道为何物的,他们只明白弱肉强食的兽性行为。

   

   1989年春夏之交的北京学生民主运动期间,种种事实就已经告诉了我们,人性与兽性之间,就连坐下来谈一次话的可能性都是没有的。学生们提出了反贪污、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的要求,并且要求接见谈话,得不到兽性团伙的理解。于是学生们又是跪请、又是静坐、又是绝食,无非就是要求面谈,共商国事,而得到的却是震惊全世界的六四大屠杀。四千多英灵们的鲜血,终于彻底地揭穿了共党团伙的兽性本质,更是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明白了,我们中华民族正在走向灭亡,那是因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和精神,已经被外来的马列主义批判、摧残和破坏得十之八九了。马列毛的唯物主义、兽性文化的狼奶,使中国人失去了自己文化的故乡。马列毛的主义们扼杀了中国人的人性,扼杀了我们的自由精神,钳制了我们的思想,把中国人变成了马列主义的亡国奴,变成了毛思想和共党兽性的奴隶。

   

   中国大陆地区就成了马克思主义、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中国人已经是亡了国了。不知道什么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更不明白中华民族的文化所代表的又是什么样的精神。中国人已经被毒害的变成了马列主义文化的亡国奴和兽性共党团伙的奴隶、应声虫。更有不少的中国人,现在已经不是人云亦云了,而是被奴化到了党云亦云的兽类的地步上了。

   

   泯灭了自己的人性,不懂得什么是道德和公理,没有了文化的认同,失去了心灵与精神的存在,赞同并且感激共党施舍给他们的生存权,就理所当然的以物取物,纵情地沉醉于物欲的贪婪之中。他们已经是走得太远,越来越接近了这个兽性的团伙了。共党干出来了兽性的大屠杀,他们就为共党兽性屠杀编织种种的借口。

   

   而更多的低级奴才们上街摇旗嚎叫支持共党的屠杀政策。面对着中国大陆政治经济社会的一片惨败的乱象,他们视而不见,却是兴高采烈地癔想出了什么美国人都上街要饭去了。面对着三、四千万凄苦的冤民们,马上就蹦出个北京大学的败类孙,认为是99%的冤民们都是神经病。面对着做奴隶都随时会被抢劫、被打、被抓、甚至送命的中国人,戏子成龙也跑出来喊叫“中国人就必须管”。

   

   世界爆发了H1N1型的传染病,大陆就马上跳出来了一个医学专家声称,大陆地区已经研制出了治疗这种病的药。这一伟大的发明是立时震惊了世界。还没等到党奴们欢呼出强大时,世界卫生组织马上就追问:既然中国大陆地区没有出现H1N1型的传染病,那么这位医学专家又是从哪儿搞来这种传染病的病毒呢?如果没有这种病毒,又怎么能研制出这种药呢?这位专家马上就缩回去了。一个兽性政权的官员马上又跳出来,否认中国大陆地区有这种传染病。那么,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呢?

   

   鉴于几年前非典的发生,共党瞒天过海的惨痛的教训,我还是建议大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在今年的年初,我在一篇评论当中就已经提到了,2009年是中国大陆地区各种流行病、传染病和疑难病症大爆发的一年。五、六年前发起于中国大陆地区非典至今就没有根除,接下来的禽流感一直在蔓延着,遍布各省。两个月前手足口病又爆发了;四月份江苏省有发生了嗜血细胞病,遍布了全省;去年全年和今年初,猪又发生了蓝耳朵病。这种病是否和这次的猪流感,也就是H1N1A型传染病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首先奇怪的是鸡感冒了,传染给了人;猪感冒了,也传染给了人。今年还会发生什么?南方是涝了,北方是大旱,又持续的高温天气加上沙尘暴,各种病都可能发生。生了病是正常的,在人性的政权之下,病人会得到全面的治疗和照顾,而且是免费的。因为医疗保健是国民的福利待遇。

   

   但在兽性的政权下,医疗保健则变成了兽性团伙们挣钱的产业。有调查显示,在中国的大陆地区,有48.9%的民众是有病而不去看病;有29.6%的病人是应该住院治疗而不去住院;有80%的农业人口和44.8%的城镇人口没有任何的医疗保险。农民当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人口占总贫困人口的66%。

   

   任何一个人性的政府用于医疗保健的开支,每年都占GDP的10%以上。可是兽性共党政权只拨出2.7%,所以中国大陆地区的医疗卫生水平,被世界卫生组织排在了全球的第144位上。至于医疗卫生的公平性,更是被排在了倒数第四的第188位上。

   

   我记得那是在2006年,共党对医疗保健的拨款,是人年均8块5毛钱。可是就在如此少的财政开支中的80%,都用在了850万共党干部们的身上了。另外据共党的监察部和人事部的披露,全大陆地区共有200多万共党的狗官们是长期病号,而其中的40多万是长期包住高干病房、干部休养所和度假村。仅此一项开支,一年就花出纳税人约500亿元。

   

   更可怕的是许多兽性团伙的成员们是十分喜欢经常住进医院的,因为住院是他们敛财的好机会。送来的礼品、礼金、慰问金,可以使住院的人,最后是满载而归。他们既享受到了高级的照顾和待遇,又不用花自己的一分钱。对于广大的民众百姓们来说,那就只好是小病硬扛、大病等死了。

   

   马列毛的唯物论同样也物化、兽性化了的医生们。古人说:医者,仁者也。古来悬壶济世的医生们,近代是被人称为白衣天使。可是在中国大陆地区,道德的沦丧使医德也同样无存了,白衣天使变成了白衣魔鬼。道德和公德是人性的文明的体现,物欲化、兽性化的政治体制,只生产贪婪的弱肉强食的人和事。例如,天价的医疗费用,给医生要送红包。天价的药费,医院的医生还要从中收回扣;再加上假冒伪劣毒的药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