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2009-05-14

   

   希特勒纳粹政权的宣传部长曾经说出了一句警世的名言: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

   凡是授权管理国家的人,就必然遵循着一个叫做国统、一个叫做法统的两个最高原则去做。例如中华民国的国统是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法统则是五权宪法,一切按照宪政法治去做。谎言无藏身之处,真理也并不存在于现实社会之中。

   各国朝野所讨论和追求的,只不过是更好一点的政治制度。六十多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先生说:“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这句话精辟,而且现实。谁能说民主政制是最好的,就是真理?那就等于是在说,人类的历史已经走到尽头了。其实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人类的思想、意志和精神,永远不会停止探索,永远都将是一步一步地走在追求完美境界的路途中。谎言就是谎言,真理旗帜就是由谎言编织成的。谎言被揭穿,这面真理的旗子就落到了尘埃中。法西斯主义就完蛋了,共产主义也完蛋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堕落成了恐怖主义的团伙。人民被骗一时,但绝不会被骗永远。受骗上当时会帮着唱赞歌。但是赞歌唱完了,人民就要辩论个是非对错。

   想让人民忘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忘记冤死的生命,不考虑被抢走的财产,则是任何集权暴虐的政权都绝对做不到的事情。被剥夺了所有权利的人民,至少在私下里还有思想的自由,反思的自由。暴政封杀了人民的话语权,但却永远无法去控制和封杀人的思想,和人们对事物的是非对错的判断。

   人民是永远不会按照统治者的意愿去思考和行事的,那是因为人民永远不会相信政府。即便有了人权至上精神的宪法,有了三权分立的权力的制衡,有了媒体、舆论对政府的监督,人民还是不放心。于是,民间组织了各种各样的行会社团,去参与和监督政府日常运作的一举一动,把政府的权力只限制在为民造福,为国服务之中。这样的政治制度应该让人民满意了吧?其实不然。

   前面提到了,这也仅仅是个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还有没有好的、或比较好的政治制度呢?肯定有!只是我们人类社会走到了今天,还只能发现了民主这个最不坏的制度。我们仍在追求、探索和发展中。所以我们会发明比最不坏的要好一些的政治制度。但是,这一切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中国人来讲,都还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那个叫做共党的兽性团伙,不但野蛮地霸占着公权力,而且还一再地恬不知耻地宣称,绝不照搬西方的民主。同时,还否认和诋毁普世价值。那么,什么是共党的价值观呢?是兽性的物欲。为了一己之私欲,可以丧尽天良,干出最野蛮、最下流、最不齿于人的任何事情。

   中国人的大不幸,就是不幸在被这样的一个团伙统治了六十年。人民的言论权被共党扼杀了,并不等于共党可以扼杀掉人们的思想。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就是人民自发地以悼念周恩来为借口,矛头直接针对毛泽东的群众运动。一场十年的文革,毛泽东从人变成了神。可这个神搅合得国破家亡,一片惨败之象。爹娘的颂歌唱到此,人民就要讨个是非对错的说法了。

   这场翻天覆地的文革,究竟为的是什么?图的又是什么?民众百姓得到的又是什么?这就是反思,发起于民间的反思。而且这种静悄悄展开的反思波及的面非常之广,程度也越来越深。从对文革的反思,到对文革前十七年的反思,进而反思到1949年之前的民国时期。自然而然地,就对国民党和共党进行了比较,对蒋介石和毛泽东进行了比较。对中华民国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比较。对台湾和大陆进行了比较,特别是对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共党的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比较。于是,使得许许多多的人开始明白了,原来共党的革命,其实就是以革命的名义,颠覆了民主,复辟了极权专制的制度。

   民间的反思,终于形成了民间的思想解放运动。这个运动的特点是:第一,这是人民自身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共党绝对控制或扼杀不了的;第二,就是人民自身的思想解放的程度。其实其思想解放的程度,远远地比表现出来的思想解放程度要深刻得多。也就是说,广大民众已经达到的思想解放的深刻程度,不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由于共党的钳制,所以根本不能公开表达出来。

   1986年的学生运动,共党的动作很快,迅速地平息下去了。但仅仅三年不到的1989年,北京学生又发动了另一场更大的民主运动。运动一开始,学生提出的口号是“反贪污、反官倒”的民生问题,迅速地得到了民众的支持。继而运动升级到了要民主、要自由的民权的高度上,也迅速得到了全大陆地区绝大多数民间百姓的认同和支持。这就说明,人民觉醒的程度,已经不是看到共党贪污和官倒的表象而心怀痛恨,而是已经认识到改革专制制度,才能国泰民安的深层次。是人民在经历文革前十七年,文革十年的专制暴政以后,对专制政体由衷地感到绝望、甚至憎恨。

   但是人民又是善良的,对共党的改革开放充满了希望。但是仅十年,人民的希望破灭了,共党兽性的嘴脸彻底暴露了,才迫使得人民又一次从希望走向了绝望。绝望了的人民反抗专制暴政,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了。

   共党以野蛮的大屠杀镇压了这场举世瞩目的民主运动,固然苟延了这个兽性政权。然而仍然是共党永远办不到的事情,就是这场大屠杀的性质,只会唤起更加广泛和更深层的民间反思,更加促进了人民思想解放运动。兽性极权体制内,也悄悄地出现了思想解放运动。

   例如搞党史研究的人,就不得不承认中国没有共产党。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国只有苏俄的远东支部,后来又改称中国支部。这个支部拿着苏俄的钱,受苏俄的指挥,秉承苏俄的宗旨,在中国搞叛乱,搞分裂,搞国中之国,所行的是保卫工人阶级的祖国苏维埃,武装保卫苏维埃的勾当。

   1935年溃逃到遵义、在遵义会议上确立的是张闻天,而不是毛泽东。所谓的北上抗日,两万五千里长征,根本上就是子虚乌有。实际上是往中蒙边界逃窜,指望斯大林出兵,保护它们逃往苏俄。后因发现刘志丹在陕北落草,才改道去的延安。更令搞党史的人感到无地自容的是,在1941年,中华民国政府正式对日宣战以后,延安苏维埃政权竟然派人与在南京的日本侵华最高司令部联系,领取日军的二十万元津贴,出卖国军抗战的军事情报。共党从此以后,从武装叛乱变成了武装叛国的汉奸团伙。

   历史上,国民党从来也没有与共党有过什么两次国共合作的事情。孙中山先生提出过联俄容共的策略,为的是消灭满清复辟势力和军阀割据,容许共党成员加入国民党,而没有合作。第二次是1936年底和1937年初,共党向国民政府输诚,并提出了四项保证。输诚就是投诚,是弃暗投明。所以国民政府用第八路军和新四军两个番号,收编了共党残余,为的是抗战。

   研究共党军队历史的人,也是羞愧得无以复加。所谓的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原来都是民国政府军的番号,根本不是共党自创的军队。至于邓小平的红七军,更是李宗仁的地方杂牌军的番号。共党军队的历史,无一不追述到湖南痞子运动和井冈山山寨的土匪和强盗们。新四军更是对日寇没放一枪,最后被国军剿灭。

   在北伐战争中,对军阀吴佩孚关键的町泗桥战役中,根本就没有共党说的独立团、叶挺等等。八年全面抗战的四万多场战役和战斗中,共党仅打了一场平型关伏击战和一场全面抢占敌后的所谓百团大战,打死打伤日军一、两百人。

   在共党发动的复辟专制的内战中,许多历史资料证明,共党在攻城掠地中,常用的战术就是让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夹在两军之间,替共军打头阵。更有甚者,让女人们裸体夹在两军之间,替共军打冲锋。

   共党建政后的六十年,无论是对汉族、回族、蒙族、彝族、藏族、维吾尔族的大屠杀的执行者,都是这支叫做解放军的军队。几年前,认识一位解放军退休的大校。这位大校说:“真不知道这支军队还要解放谁?其实真正需要解放的,就是这支军队自己。”

   胡耀邦、赵紫阳之流,也是体制内的反思者,力图解放思想者。但是他们反思的程度和思想解放的层次,远不如民间的草民们。所谓的改革开放,民间的读书人和史学家们早就知道,这是共党套用一百多年前的满清的改良和洋务运动。

   从实际效果上看,共党的这一套,远不如慈禧的那一套。洋务运动至少引进了当时的现代工业,填补了当时中国工业的空白;共党的改革开放,却是把已经有了的民族工业、自主工业毁掉了,改成了由外国消费者控制的出口贸易加工型工业。慈禧的那一套,增加了财政储备;共党的这一套,积下了足以使国家破产的巨额债务。慈禧的那一套,可以使粮食自给自足;共党的这一套,是每年不大量从国际上买粮食,中国人就随时面临着大饥荒。慈禧还同意了君主立宪的宪政改良,并且给出了改良的时间表,把四个不准改成减少到了三个;共党却依然恬不知耻地高叫四个坚持,坚决霸占公权力。慈禧搞了个经济开发区,上海成为了西方冒险家的乐园;共党搞了个深圳特区,成为了共党狗官和太子党们腐败、腐烂和大肆贪污的天堂。

   前清的遗老遗少们看到复辟无望,于是纷纷回家去做中华民国的公民了;共党的大大小小的贪官赃官们,却是早早地就把脏钱和家小偷运到国外,自己也准备随时外逃,早就打算不做中国人了。

   满清王朝丧权辱国,腐败无能,签订了一系列出让主权的租界地的不平等条约。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还可以以战胜国的身份撕毁这些条约,收回各国占领的租界地,保持了国家领土的完整。共党当政六十年,却是大肆地整百万、几十万平方公里地卖绝了国家领土和领海。

   许多中国人对周边的国家和种族有偏见,有看法。例如:痛恨日本人;东北人尤其恨俄国人;不少人不喜欢印度人、越南人、马来西亚人、印度尼西亚人;也有人看不起缅甸、不丹这样的小国寡民。共党正是把国土卖给了这些国家。从两万多平方公里,到九万多平方公里,到十几万,甚至到了一百万平方公里地卖。强大的嘶叫声震耳欲聋,我也巴不得是真的。但是,出卖国土,丧权辱国,无论如何,与强大是丝毫不沾边的。

   记得在二战开始不久,拥有六十万陆军的法国,在与入侵的德国交战不过两、三个小时,便全线投降了。在被德军占领的几年间,法国竟然出现了一个文艺繁荣的时期。似乎中国人也在学法兰西民族:国土被频频出卖,军队一声不响地往后撤,人民在欢呼强大、繁荣和昌盛。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华民族竟然和法兰西民族结成了一对阿Q式的难兄难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