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上)]
秦永敏文集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为被人冒名传播疑似病毒文件和把陈维建27日文章以本人名义在博讯上重发二事
·秦永敏关于道德问题的发言记录
· 对话一则
·道德问题交流预备稿
·秦永敏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
·正式宣布曹顺利失踪
·刘晓芳等十余人在曹顺利家门口等候
·刘晓芳公布——北新桥派出所:“曹顺利28号刑拘”
·秦永敏的贺词
·为女儿秦聃軻获得加拿大庇护致谢信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一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二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三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秦永敏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长期被非法监禁在家的钟亚芳女士逃出当地
·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一号)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启动注册程序的 内部文告
·秦永敏第四十次横遭抓捕出狱声明
·致公安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分局的
·西安一大学女老师冯红莲正在被传唤
·维权女工柳小华被无理行政拘留十天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上)


   ——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争真普选之比较
    秦永敏
   目录
   

   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上)
   前言
   一 香港真普选之争
   二 苏格兰独立公投
   三 香港“公民抗命”决不让步
   
   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下)
   四 苏格兰公投的历史意义
   五 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争真普选之比较
   六 结论和展望
   
   
    前言
   
   进入正题之前,我们首先来温习两段联合人权文献:
   1 《世界人权宣言》前言:“鉴于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 。”
   解读:反抗暴政和压迫是人类的天性,政府和社会管理也是人类生活的必须,为了避免政府和社会管理沦为暴政和压迫的工具,为了使人类对暴政和压迫的反抗不至于使社会失控,国家的法治必须建立在人权至上的基础上,也就是说,法治的目的必须是保护人权。
   
   2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一部分第1条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解读:人权从对个体自然人的保护入手保护全人类,因此,按照人权原则,社会管理结构必须自下而上的建立,地方自治是人权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领域的基本表现形式。包括少数民族在内,在民众有争议的地区,不能由国家决定该地区的民众应该由这个国家管辖,而要由该地区民众以全民公决等民主程序决定他们的国家归属。
   
   显然,以上“2”是“1”的运用和延伸。就是说,根据联合国人权原则,必须确保地方、尤其是民族自决权,也只有确保地方、尤其是民族自决权,对暴政和压迫的反抗才不至于使社会失控,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建立良好的国家和社会管理秩序。一个国家切实按照以上两段联合人权文献的规定办事就是人权至上,反之,一个国家不按照以上两段联合人权文献的规定办事就是主权至上。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顺利进行表明,英国确实是人权至上的国家,相反,愈演愈烈的香港占中行动及其港府和中共当局的态度,则是主权至上的表现。这样,已经落幕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和仍然在尖锐对立的香港普选之争,是一场奥林匹克运动会对比项目的国际政治版,它们的实质是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一 香港真普选之争
   
   1997年英国向中国移交香港的管理权之前,和中共政权达成了举世共知的协议。这个协议被概括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也就是中央政府只负责国防和外交,不干涉香港的行政、司法实务,立法则有关于香港的《基本法》作为小宪法。中共政权并且承诺,香港的安排五十年不变。此外,当时中共政权还誓言要用解决香港问题的模式垂范台湾,使台湾受成功的香港模式影响而乐于以“一国两制”方式回归。
   
   香港回归后,已经拥有一百多年自由历史的民众开始积极争取民主权利,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香港民众和中国最高当局也就是中共的龃龉也因此日益强烈。香港虽是弹丸之地,却是举世瞩目的世界明珠,由于英国殖民者把他们本土卓有成效的制度体系移植于此,再加上中共政权成立后投靠苏联闭关锁国、大量大陆人为逃避中共迫害相继以合法和非法的方式移居香港以求香港政府庇护并成为香港市民,这样,大得天时地利人和的香港尤其在中共建政后以惊人的加速度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世界上经济最自由最成功的地方——当然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最自由最成功的地方。也正以此,回归后,长期在自由资本主义下生活的香港市民对政治民主有着不可遏止的巨大激情。
   
   香港回归后的这些年,也是中国大陆经济因为“复辟”了资本主义而起飞的时期,两者在经济制度层面应该说总体上趋于一致。但是,中共在大陆搞的却是不是自由资本主义,而是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大发展的成就基本上被官僚吞噬,而大发横财的官僚尤其是官商也把香港当做他们的“国际化”据点,一方面利用这里的天然条件让他们把巧取豪夺来的不义之财“走向世界”,另一方面也直接和香港官商二界勾结把大陆的权贵资本主义输出到香港。这样,在香港市民民主运动蓬勃发展的同时,中共官僚权贵势力大举入侵香港,中共政权对香港政府的间接控制也逐步演变为直接控制,因此,外强中干的所谓 “建制派”由于大陆当局的输血貌似有了些人气。这样,香港局面也就空前的复杂起来。
   
   目前,实际上在香港社会生活中起作用的也许有这么几种势力:一,以普通市民为主体的民主派,这自然是大多数,但他们主要处于社会的中下层,二,以被中共控制、收买的官僚、资本、权贵为主的“建制派”,这种人较少,但他们却掌握着巨大的权势和资本资源,三,1997年以后大举入侵香港的中共官僚权贵势力,他们占人口的比例虽然不大,势力却越来越强,四,由中共以中央政府名义派驻香港的机构和部队——这是整个香港社会上空最可怕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五,此外,由“反占中”揭示的中共当局随时可以从大陆派去的水军,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这种局面就使香港的社会政治处于高度复杂的状况,那就是:固然,支持民主支持普选的市民占大多数,但是,他们除了要对付来自大陆官方的政治压力外,也要面对“建制派”和中共当局操纵的另外二种势力。当然,这其中尤其是驻港部队,如果说和其他势力多少还能进行理性博弈的话,那么驻港部队只要中共当局一声令下,它们就会在香港重演血肉横飞的8964惨剧。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2014年8月3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香港特首普选问题及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这个决定的关键是“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时:(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也就是说,虽然承认了香港公民有普选权,却公然把有被选举权资格的人数限定在二至三人,而且,这二至三人还必须是由中共控制的“建制派”(提名委员会)决定的。
   
   应该说,这正是中共“民主集中制”的翻版。区别是中共在大陆“先民主”,然后把民主给“集中”掉,他们准备在香港实施的,则是先给你把民意“集中”掉,然后再让市民用选票给他们指定的人选加冕。而且,这还是碍于香港市民民主阵营极其强大才不得已而为之,在澳门,中共干脆连选择的权利都不给,直接强行塞去一个崔世安。以此对照,就不难明白中共当局在香港澳门的民主选举问题上是多么精明的斤斤计较或者说寸步不让!
   
   但是,中共当局恣意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政府政策方面逆民意而行,做完全违反客观规律的事情,实在是鼠目寸光利令智昏,根本没考虑这是什么时代,香港又是什么地方。公元第三个一千年的世界上还有几个不实行真正的全民普选的经济高度发达国家和地区?香港市民在自由状态下生活了一百多年,其一步步争取民主的脚步终于该迈进民主的门槛了,还能忍受这种恩赐的假民主吗?
   
    在这种情况下,全香港市民的“公民抗命”时代也就必然的来临了。
   
   二 苏格兰独立公投
   
   以英格兰为核心的大英帝国和美国不同。美国从1776年独立伊始就是一个主张人权至上的国家,即便如此,美国的人权保障机制也经历了漫长的历程才逐步完善起来,更何况英国?从中世纪末期依靠理性资本主义脱颖而出开始,英国就以武力作为开拓贸易新领域的手段,这样,英国市场对世界的全面扩张不仅是对全球各地的侵略,也伴随着对各地人民人权的粗暴侵犯。因为在那个时候,就是英国人本身也没有多少权利可言。尤其是民主权利——普选权,英国民众本身也是从1830年代的《宪章》运动开始,通过一百年的奋斗,直到1928年才实行的。二战前的英国虽然是“日不落帝国”,本土却一直不安宁,正是在此前后,爱尔兰人争取并且获得了独立。
   
   有了爱尔兰成功独立的先例,很自然苏格兰总有一些人会心痒难熬。因此,问题只是有多少人要独立,以什么形式要独立。二战以后,国际社会开始在观念变化上取得长足的进步,英国当然也不例外。这种进步同时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民族意识大觉醒,民族自决权获得广泛认同,另一方面是西方民主国家普遍开始接受人权至上理念,充分尊重包括民族自决权在内的全部人权。这样,早在1979年苏格兰就举行过一次民意表决,但独立派未获得足够支持。
   
   从民族历史上来说,苏格兰在公元843年曾经完成统一,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而存在。但英格兰人的王国不断入侵苏格兰,不时地统治苏格兰。英国“光荣革命”之后,英格兰告别王权体制,迎来大发展时期,成为世界贸易的规则制定者。而苏格兰国小人少,经济落后,长年战争导致民生凋敝,举国之力进行的殖民计划又破产,再加上英格兰人趁机经济封锁,使苏格兰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在这样的压力下,1707年,英格兰议会和苏格兰议会达成协议,《联合法案》正式通过,两个国家的议会正式合并,各自取消国家称号,改称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苏格兰保证不另择君主,而英格兰将出资解决苏格兰的财政危机,两国议会合二为一,办公地点设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
   
   2013年11月26日,苏格兰政府发布了题为《苏格兰的未来:苏格兰独立指南》的白皮书。根据白皮书,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将举行全民公投。如果公投通过,苏格兰将于2016年3月24日脱离英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英国媒体分析称,苏格兰当初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才与英格兰合并,现在也是经济诱因,推动苏格兰闹着摆脱中央政府。不少苏格兰官员说,如果脱离中央政府,以现有的渔业作业线为国界,苏格兰将获得95%的油田和60%的气田,届时将会得到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而这正是苏格兰与英格兰闹“离婚”的底气所在。
   
   值得指出的是,以上说法并不普遍有效,也就是说,无论经济原因多么重要,它绝不可能成为决定国家分和的唯一因素。20世纪末的苏联东欧大剧变中,捷克斯洛伐克一分为二,原因恰恰是落后的斯洛伐克不愿意和捷克同属一个国家。因此,毫无疑问,感情上的国家认同即使不是最重要的,也和经济原因、民族原因等等同样重要。同类情况还有现在归日本的琉球群岛,十九世纪日本侵占琉球国时该国曾向满清王朝求救未果,二战后全民公决时,琉球人已经情愿认同日本了。虽然这是本文的题外话,但完全有必要加以说明。苏格兰公投最终否决独立,应该说很大程度上也是对联合王国的国家认同起了决定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