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秦永敏第四十二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敏第四十二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强烈谴责武汉青山当局对我寻衅滋事、非法拘禁
   
    本人2014.10.19下午4:00出门至街坊停车棚取电动车, 非法在我家门口设置违章岗亭声称“专门管你”的保安邢永林、卢永林、黄建高以及队长刘某等十余人忽然蜂拥而来堵住门口将我双胳膊反扭绑架,随后,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瞿佑平、武汉青山综治办退休返聘人员(原职副调研员/副处级)万长黑走来。瞿佑平说:“老规矩,中央领导人开会!”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就强行把我绑架上车带走,再次将我绑架到黄陂区木兰湖八仙岛,最初说十来天,十一月三号,后来改成十一月六号,又改成十一月十二号,这时,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才来人出面谈话, 却一直幽禁到2014.11.13上午十点才送回家中,整个绑架和非法关押过程历时26天。
   


    在此要说明,我于2013.11.29以后,就享有全部公民权利,与此同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深居简出,除了晨练和晚散步一般不出门,十天半月偶尔和朋友们聚个餐,此外没有任何社会活动,更不要说违法犯罪。
   
   但是,武汉青山当局一直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每日每时每分每秒对我进行监控、跟踪,内部消息前三年每年花在我身上的维稳费用是一千万元人民币。我曾要求市局确保本人在三年剥权期满之后撤销监控和跟踪,回答是明年你看得到的,结果,却是武汉青山当局以我剥权期满之后活动自由度更大为由,要求维稳费用加倍,并且在原有的由十几名区国保(瞿佑平等)和协警(黄小高等)负责的监控点(位于我住的17街坊30门4楼7号后面的35门1楼2号)之外,又在我家楼门出口违章占道设置治安岗亭,并派出18名保安轮流值班专门阻止客人来看我。
   
    更重要的是,中共18大4中全会本来就是研究决定“依法治国”,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市青山区有关当局却不仅提前将我非法绑架关押,而且会后仍然将我非法拘禁十余天!显然,如果这不是中共中央企图以“依法治国”做幌子瞒天过海口是心非,就一定是青山区有关当局在和中共中央唱对台戏违法犯罪。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以来,除开在六四期间非法绑架、羁押我和妻子二十余日之外,仅仅是从9月中旬以后开始的两个月时间里,青山区有关当局就对我进行了如下非法寻衅滋事:9.18,我与妻子准备去西安探亲,结果青山区国保瞿佑平带领一二十人使用暴力把我们从武汉火车站强行绑架回家;9.25下午,我和妻子准备出门,结果守在门口的黑保安ba0097(邢永林)ba0078(卢永林)用暴力阻拦我们不准出门;10.12,武汉女公民王芳来家看望我妻,结果又被守在门口的黑保安ba0097(邢永林)等人打倒在地被120来救护车送往武钢医院抢救。显然前二者是典型的“画地为牢”,同样具有非法拘禁性质,后者更是旁及无辜的刑事犯罪。
   
   武汉青山当局对我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的“理由”是,我一直在网上发文章开展活动。对此,我要正告武汉青山当局,根据中共“依法治国”的决定:第一,如果我违反行政法规,可以给我行政处罚,第二,如果我违反刑事法规,可以给我刑事处罚。你们自己也承认我没有违反行政法规、刑事法规,还有什么理由对我进行抓捕关押?何况你们抓我一没有手续,二没有理由,三没有期限,四没有执法资格!
   
   因此,武汉青山当局对我的上述作为是和中共“依法治国”说辞格格不入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中共“依法治国”的说辞不是欺人之谈,我必将对其追究法律责任!
   
   尚有必要指出,我在网上开展的活动也无非是要求依法保障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人权,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在此,我要重申:无论政治风云如何变幻,我都将坚持鄙人1993年起草的当代中国第一个民运文献《和平宪章》所倡导的“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理念,为保障人权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中国人权观察理事长 秦永敏
    2014.11.13 12:15
   
(2014/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