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高洪明
·中美贸易战前瞻
·普世人权有禁区
·核武金家命根子,弃核难呀!
·中国面对美国贸易战,对抗与对话一个不能少
·中国立法机构应须向欧盟学习!
·打压三俗者绝不是高大上之人!
·警方围追堵截李文足王峭岭二女士是违法行为!
·中国准备好了吗?今美俄关系即明中美关系!
·民主不能解决民族问题
·中国政治一元化焉能持续?顺天应人好!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吾言行都是基于自以为是的人民和民族之立场
·金正恩橄榄枝前瞻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山东大学无斯文,下作迫害孙文广!
·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管理达赖喇嘛转世事务!
·中印关系理想状态:合作不结盟,分歧不战争!
·天下大势,分久不合,中国统一更待何时?
·当下习蔡会谈为什么不可能?
·中共领导一切,人民一无所有
·中美贸易争端谈判之前瞻
·战胜癌症,人类新陈代谢依旧!
·中国大学中共化是中国大学之根本弊端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高洪明
   我与何德普先生从8月10日上午11点左右进入新疆境内,直到9月1日晚上7点左右离开新疆境内为止,我俩一共在新疆境内旅游22日零8个小时,行程至少1万公里;途经新疆所有的14个市、州和地区即: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哈密地区、吐鲁番地区、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与和田地区;饱览新疆三山两盆风光即: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漠;我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俩走遍了新疆天山南北,走遍了新疆山山水水”。
   新疆土地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土地面积的6分之一,这就是新疆之大。
   人们常说“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我要说“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之大”。

   166万平方公里,是个数字概念,你不到新疆走一走,就不会有166万平方公里的感性认识。新疆之大不只是个概念,更是一种切身感受;有了这种感受,才能知道新疆之大。
   新疆之美,美在新疆山水五颜六色纷呈,美在新疆山水“赤橙黄绿青蓝紫”灿烂。
   新疆之美,美在美不胜收,就是指新疆地形地貌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从容的平原、起伏的丘陵、平坦的高原、险峻的山地和多类型的盆地,新疆包揽无余。
   绿色的草原、茂密的森林,平缓的河流、清澈的湖泊,迷人的湿地、浩瀚的沙漠,荒凉的戈壁、美丽的绿洲,皑皑的雪山、不毛的荒山,晶莹的冰山、滚烫的火焰山,新疆都可一览无遗。
   新疆之美,美在美不可言,就是指新疆之美的言者总是“意不称物,词不达意”,难以用语言表达新疆山水之美。
   新疆之美,美在散居在新疆美丽山水之中的哈萨克人、蒙古人、塔吉克人,是他们撒落在绿色草原上的那炊烟袅袅的毡房、蒙古包,是他们辛勤放牧的那漫山遍野的牛羊,是他们精心驯养的那奔驰的骏马、昂首的骆驼
   新疆之美,尽管美不可言,但也不能不言新疆之美;因为新疆之美我总不能烂在肚子里,我总还是要强差人意地说一说,拙劣地一一描绘一番罢了。
    乌奎沿途之美(8月11日上午)
   旅游大巴行驶在乌鲁木齐到奎屯的公路上,公路两边庄稼遍地:绿油油的玉米,拔地而起;低矮的棉花,绿色覆盖大地;金黄灿灿的油葵,棵棵在向人们招手致意;黄绿相间,绿黄相连,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一眼望不到边;它给人感觉是哪有什么边疆荒凉的迹象,分明是华北大平原的盎然生机。
    克拉玛依油田之美(8月1 1日中午)
   克拉玛依,这个名字还是我少年时期听了吕文科演唱的歌曲“克拉玛依之歌”以后才知道的。旅游大巴穿越克拉玛依市的时候,给我留下克拉玛依之美印象的,不是克拉玛依市的高楼大厦,也不是克拉玛依市的红花绿草,更不是克拉玛依市这个新疆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东道主的漂亮容颜,而是数不清的、矗立、林立在克拉玛依百里戈壁滩上的那一座座不知疲倦的“磕头机”;是它们装扮了荒凉的大戈壁,是它们赋予了荒凉大戈壁的新内涵:石油,大戈壁的乳汁!
    五彩滩额尔齐斯河依偎之美(8月11日下午)
   夕阳晚照,天边晚霞浓妆艳抹妆扮着五彩滩,让五彩滩这处并不典型的雅丹地貌那一个个起伏的本来只有红、绿、黑、黄、白颜色的小山包,在夕阳这支画笔的点染下,五色变成了五彩,让人炫目;那五彩是闪闪发光的,是绚丽夺目的,是让人不可思议的。
   波光粼粼的额尔齐斯河,在南岸逶迤茂盛的树林筑成的绿色长城的脚下缓缓向西流淌,在夕阳西下,她是那么宁静、那么清澈、那么脚步姗姗、那么一去不回头。
   额尔齐斯河南岸的远山暗淡,沙漠暗淡,戈壁暗淡,更显五彩滩美丽迷人,更显额尔齐斯河温柔可人;它们依偎在夕阳之下,更显出阿勒泰山水不平凡的美丽。
    喀纳斯之美(8月12日午间)
   喀纳斯地区的坡地谷地草原是美丽的,绿色的牧草把坡地谷地编织成片片相连的如茵地毯,让哈萨克牧民雪白的羊群、步履蹒跚的牛群、四蹄欢腾的马群,欢乐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这里的牛羊自由自在,它们有的在山脚安详地吃草,有的在山腰追逐打闹,有的在山顶雪岭云杉下横躺竖卧,它们真是安家在了牧区天堂。
   喀纳斯湖是美丽的,她碧波千顷,浪花拍岸,清澈见底,被亭亭玉立的雪岭云杉覆盖的群山亲密地环抱着,她就像下凡的仙女静卧在阿尔泰山谷之中,让来自天南地北的凡夫俗子一睹她的芳容,亲吻她的怀抱。当我坐在观光游艇劈波斩浪,中流击水的时候,喀纳斯湖让人心旷神怡,让人流连忘返;当我登上观鱼台,俯瞰喀纳斯湖,她的温柔美丽更让人怦然心动:美丽啊!喀纳斯湖;此刻,山雨来袭,我竟忘了打开手里的雨伞。
    越野车追逐草原时空之美(8月12日午后)
   我与何德普先生坐在越野车里,翻山越岭去黑湖一游。越野车在崎岖的弯弯的谷地草原小路上行驶,草原就在脚下,就在车轮下;草原就在面前,就在眼前;草原就在天边,就在天上;草原的天边很近就在眼前,草原的天边特远就在天上;在越野车追逐草原时空的体验中,我感受到了草原的边际既远又近,既无边又贴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句话是草原的真实写照。
    185团白沙湖之美(8月13日午间)
   白沙湖不大,约有10公顷大小,她悄悄地藏匿在沙山沙丘环抱之地,静静地睡卧在笔直的桦树、穿天的白杨、萋萋的芦苇牵手倾情编织的绿色花环之中;她倒映白色沙山的雍容,婆娑的树影与她作伴;偶尔野莲中凫动的野鸭一声呼唤,她才醒来欢迎不远长途跋涉来看望自己的男女老少游客;白沙湖真的静极了,美极了。
    布尔津之美(8月13日夜晚)
   布尔津县城是个小地方,又是北疆的一座边城;它小巧玲珑,俄罗斯式的建筑鳞次栉比,站立在小城东西南北各条主街的两侧,恭恭敬敬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布尔津小城,旅游设施齐全,酒店饭店、游乐会馆、保健场所一应俱全,不会让为休闲而来的游客扫兴,它只会让人乐不思蜀。
   当夕阳落下,夜幕降临之后,边城就沐浴在流霞溢彩的霓虹灯之中;五颜六色的灯光,色彩斑斓的光芒,把小城妆扮成了童话世界;如果你漫步其中,“乱花欲渐迷人眼”的意境,就会油然而生;熙熙攘攘的夜市,让你置身于购物狂之中,此时你不会有边城落寞之感;真的,布尔津是美丽的,布尔津夜晚是美丽迷人的。
    雨落赛里木湖之美(8月16日午后)
   赛里木湖之巨大,有万顷波涛之方圆;赛里木湖之清澈,有宝石晶莹之微蓝;小雨霏霏,略带寒意;洒落湖面,不留痕迹;一眼望去,湖天一色;上下苍茫,不见天际;环顾湖水,激浪袭岸,卷起浪花朵朵;躬身低首,掬捧湖水,只手清凉丝丝;回首眺望,绿草如茵,接天连地;细雨烟笼毡房,草低自在牛羊;真可谓:天不高,地却广;远望不及天边,近看草原辽阔;雨落赛里木湖之美,吾永生难忘矣!
    敖包之美(8月16日下午)
   雨中撑伞祭拜的湖边敖包,据导游说这个敖包是新疆最大的敖包,一块巨石镌刻着敖包介绍;可惜,镌刻的文字俱是蒙古文字,无人知晓这个敖包的历史,让人有些遗憾。
   这个敖包直径大约近丈,高大约半丈有余,它是用拳头般大小的鹅卵石或不规则的石块堆积而成的;敖包上插满旗幡,在细雨中迎风招展,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神圣感。
   敖包,本来是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指示方向和位置的路标,它给纵马奔驰的人们带来了信心和目标;随着草原敖包数量的增加,随着牧民蒙古包群落越来越靠近敖包,于是敖包就逐渐成了蒙古族男女青年约会谈情说爱的地方;那首歌曲“敖包相会”,让草原敖包成了蒙古大草原的象征。
   由于敖包历史悠久,它就成了蒙古族人民许愿、祈祷、祭拜、信仰和净化心灵的神圣石堆;从此,敖包作为草原路标的原意已经被人们淡忘;敖包作为爱情的集结号早已不再吹响;唯有敖包作为人们精神寄托的圣物,弥久不衰地得到后人的尊崇;正是:敖包朴实无华,敖包净化心灵,敖包是美丽的!
    果子沟之美(8月17日上午)
   果子沟峡谷是由乌鲁木齐经博尓塔拉蒙古自治州,进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就有铁关之称。旅游大巴就盘旋行驶在312国道果子沟路段上。
   隔着车窗向前望去,车窗外边高山耸立,连绵不断;山势险峻,怪石嶙峋;一面山坡是森林茂盛,气宇轩昂;一面山坡是绿草如茵,彬彬有礼;它们在翘首遥望远方的游客。
   旅游大巴开上了果子沟大桥,隔着车窗向桥下俯瞰,挺拔的森林,匍匐的草原,流淌的溪水,蜿蜒的公路,爬行的车辆,都在我的脚下;此时此刻,气吞山河,“一览众山小”的意境让你感觉到自己高大无比,很有“舍我其谁”的气概;真的我很得意。
   旅游大巴回旋开往山下,隔着车窗,我回头仰望,果子沟大桥就在我头顶,就在我头顶的天上,它在云雾缭绕之中,就是一座天桥;它那两根200多米高的主桥墩,通天拔地,像两尊金刚把守并保卫着果子沟大桥;果子沟峡谷真险,果子沟大桥真高,峡谷高桥真美丽!
    那拉提草原之美(8月17日午间)
   小雨戛然而止,乌云散开尚未消失,遮住了半个太阳,阳光散射在那拉提草原上;山顶的森林郁郁葱葱,呈现暗绿色;山坡的草地如茵,像块绿中带黄的地毯;山脚下牧草茂盛,高可至膝;远处的雪山迷蒙可见,近处的牛羊低头觅食;雨后那拉提草原绿得青翠欲滴,没有阳光照耀下的明快色彩,它呈现给人们的是平淡的绿色,是平凡的美丽;那拉提草原让人不虚此行!
    骑马登山之美(8月17日下午)
   在那拉提草原骑马登山是个游客自选项目,我与何德普先生决定参加一游。我在一个哈萨克青年驭手的帮助下,才费劲巴拉地爬上马背,坐在马鞍子上,两只手死死地攥住马鞍子的大铁环,勉强直起腰,等待骏马奔驰。
   哈萨克青年驭手已经骑在马鞍子后面的马背上,他牵着马缰绳示意骏马登山;骏马不快不慢地向前颠行着,它沿着草原坡地的羊肠小道向山坡上奋力攀登,又顺着下坡崎岖的小路一步一步地踽踽下行;总之老马识途,哈萨克驭手并不介意马走的快慢;好一会儿工夫,我骑着骏马才登上山顶;此时我已额头冒汗,十指有些麻木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