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独往独来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袁隆平:仰天长叹 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
·张洞生:王岐山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就拿到了免死金牌吗?
· 林彪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傅国涌: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格致夫:王岐山曲线回归 暴露习近平一真相。吉歌核爆
·袁隆平谈粮食问题
·习近平已被王岐山操控且难以自拔
·xpt博客:美国贸易战 干得好
·文庙的博客:南韩自挖坑 习近平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云峰侠客;习近平走投无路 金正恩乘虚而入
·溪谷闲人;习二中国挑起经济战、贸易战
·鲍彤: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 ——续评2018人大修宪
·石破天惊:林彪专机黑匣子录音被俄罗斯解密!
·Pascal的博客: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最友好
·舞者博客: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十大罪状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蔡慎坤:谁丢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铁壁合围,中国瓮中之鳖
·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 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他当穷光蛋,住农村、开破车…全球最穷总统退休了
·北戴河之后,中共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更无解
·胡亥的博客:天不生川普,万古如长夜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ZT:终结共产主义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挺不错的博客:惨遭围堵,“中国高科技”成瓮中之鳖
·挺不错的博客:中国GDP泡沫:想骗别人,先骗自己
·特有理: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鱼囊的博客:老人帮非江湖温朱李而另有其人
·习近平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无声政变
·袁 凌:毛泽东时代的五大著名劳教营
·旧文再贴: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范冰冰,习近平愿弃江山
·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搞垮了委内瑞拉,习共正步其后尘。
·hancock的博客:中国慌了,失业大潮将滚滚而来……
·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 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 hare的博客:习近平为什么不敢来联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阿波罗新闻网 2014-11-02 讯】
   

   孟爽,文工团孔雀公主,1966年9月晚演出归来摸黑开台灯时不小心碰碎毛主席石膏像,在偷埋碎片时被人发现。文工团设立专案小组对她暴力审讯42天,吊打、大头钉扎脚、烟头烫腿肚、挨饿、强奸、灌屎尿致其昏死,要她承认“对毛主席怀有刻骨的阶级仇恨”,熬刑不过的她用一块垫床脚砖头砸裂脑袋而死。
   
   李香芝,江苏省歌舞团美貌女演员,因写了一份意见书要求中央首长不要带头找女演员陪舞,被污为“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关押两年威逼、殴打、饿饭、超噪音折磨,最后被酷刑逼疯,于1971年9月2日未经任何审判程序,仓促被拉到省京剧团参加一个公判大会,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官明华,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女医生,因1969年在日记上写有“金黄色的太阳仍挂在防风林的上空,放出金色的光彩。”被污为影射“毛泽东思想日落西山”,打为现行反革命,受尽酷刑折磨后仍不服罪,1970年被判死刑,次年三月十二日执行枪决。为防她喊“毛主席万岁”,在嘴里塞上竹筒。
   
   许连荣,23岁少女,新金县夹河庙公社人。1968年县武装部副部长王立龙为了抓阶级斗争典型,诬陷许连荣用美色勾引革命干部。其父李长家在酷刑之下屈打成招,判刑十年。其后许连荣受尽凌辱折磨,熬刑不过自诬招认,回家后连夜和父母兄妹一家七口写上遗书盖上血手印自缢身死。尸检结果处女。
   
   李秀清,20岁。父亲李文田在文革期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68年其母薛淑英被工作组队长刑刚押到革委会批斗侮辱。刑刚听说她家有个漂亮女儿,就在深夜带着几个打手闯进薛淑英家,把其女李秀清扒光衣服,捆在长凳上进行轮奸,一歹徒还用烧红铁棍烫其要害,导致李秀清气绝身亡,薛淑英悬梁自尽。
   
   李九莲,江西赣州冶金机械厂学徒工,1969年给部队男友写信质疑文革被男友出卖,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捕入狱,因不屈判死刑,1977年12月14日执行。临刑前为防她呼冤喊口号,竟灭绝人性地把她的下颚、舌头用一根尖锐的竹签穿成一体,死后尸体抛弃荒郊。
   
   钟海源,江西赣州小学女教师,因声援坚守良知说真话的李九莲被判刑12年,在狱中被严刑拷打仍坚贞不屈,被改判死刑。临刑时南昌92野战医院住着一位高干子弟,患肾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肾,最好能从活体上取。于是钟海源在枪决前被野蛮活体取肾!遗体被92野战医院拉走,供医生们作解剖标本。
   
   严凤英,黄梅戏天才表演艺术家,以主演《天仙配》、《女附马》闻名。文革中以“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国民党潜伏特务屡遭凌辱批斗。1968年4月7日夜被迫自杀身亡。死后连尸体也不放过,称她腹中藏着特务密电和微型收发报机,被当众裸体剖开腹部,翻肝捡肺一一排查。
   
   黎莲,因给部队服役男友写信质疑文革被男友告发判死刑,1970年枪决时年仅18岁。临刑前在囚车上被活体取肾,四个冷血军医把她按在车壁上,衣服往上一撸,没使用任何麻醉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就在她的右腰处划开一条半尺长的裂口,一个血淋淋的肾从里面摘了下来,来不及缝合就押往刑场。
   
   林昭,北大美丽才女,57年因说真话被打为右派,后囚于上海提蓝桥监狱,狱警多次企图强暴她,为了尊严她只好把裤子和上衣缝在一起。狱警恼羞成怒,每天指使一大群女流氓对其进行长达几小时凌辱式批斗。1968年4月29日被秘密处决。次日刽子手上门向其家人索要五分钱子弹费,其母随即发疯。
   
   张志新,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干事。在文化大革命中批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她的监禁生涯从1969年到1975年一共持续了六年,张在狱中多次被轮奸,刑前已被逼疯,用馒头沾着经血吃,坐在大小便里。最后被枪决,监刑前为防喊口号拿一把生绣的小刀割断喉管。
   
   内蒙人民黑色的集体记忆:从毒打凌辱到轮奸后被杀
   ——读杨海英《没有墓碑的草原》
   
   【阿波罗新闻网 2014-11-02 讯】作者:(瑞典)茉莉
   
   杨海英《没有墓碑的草原》,此书就以这十四位蒙古人的故事为轴心,从他们的人生命运伸展开去,从而透视出整个民族的命运。最让读者惊心的,是作者记录的一些蒙古族女性惨死的事例。如曾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的蒙古女牧民霍兰受尽凌辱而死,曾任自治区妇联主任的乌兰在暴力拷打至残后恶化成癌症,端庄贤淑的白玉兰被轮奸后遭到杀害……。
   
   当波兰流亡诗人米沃什在巴黎出版《被禁锢的头脑》一书时,几乎没有人相信他所描写的内容。那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苏联作为外族强权对波兰人的残暴奴役和压迫,尚未为世界所知晓。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米沃什,一度被人视为“疯子”。
   
   现在我手里也捧着这样一部书稿──《没有墓碑的草原》。人都有趋乐避苦的倾向,我艰难地阅读这部惊心动魄而又令人痛苦的著作。此书真实地揭示出文革那个噩梦般的时期,成千上万的蒙古人是怎样被中共大汉族主义者统治的“伟大祖国”所吞噬。
   
   原本丰美的内蒙大地,渐渐失去了它鲜艳的色彩,而代之以一幅幅黑白色的悲哀画卷:黑色是内蒙文革大屠杀的恐怖记忆,白色是无数受难者的骨骸。四十多年前内蒙民族的苦难命运,像尖锐的锥子一样刺痛我的心灵。面对这一部活生生、血淋淋的内蒙民族史,身为汉人的我们无权选择失忆,我们只能在心灵震撼之后,去和蒙古族的作者一起反思,去探寻这段历史,追究造成这惨绝人寰悲剧的制度性根源。
   
   命运交给一个五岁男孩的角色
   
   内蒙大草原上没有墓碑。用文字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内人党”受难者铸刻一座精神墓碑的,是出身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日本静冈大学教授杨海英。二○一一年,杨海英教授在日本大阪接受第十四届“司马辽太郎奖”,奖励他“如实地记录了文化大革命中在内蒙古发生的迫害屠杀原住民族蒙古人状况”。在杨海英的微笑后面,是内蒙的蒙古族人从未痊愈的深重创伤。
   
   这部《没有墓碑的草原》的写作,源自一个五岁小男孩的遭遇。童年的杨海英家门前有一条大路,那是乌审旗通往各地的交通要道。从一九六八年到一九六九年的文革动乱时期,那条大路成了一条“亡灵回家之路”,络绎不绝的蒙古人带着他们被杀害的亲人的遗体、遗骨,悲伤地回乡归葬,路过杨海英的家,大都要寄宿一晚。杨海英的母亲板瓦尔按照蒙古民族相互济助的传统习俗,满心悲怆地接待来自各地的同胞路人。
   
   五岁的小男孩不仅亲眼目睹了众多同族人的无妄之灾,他自己和他的家庭也是内蒙文革的受害者。杨海英的父亲在文革中被划分成“剥削阶级牧主”,因恐惧被逮捕入狱而逃亡。高龄的祖母被揪去日夜接受“群众批斗”。母亲和幼小的他被驱赶出家门,寄身于破旧的仓廪。
   
   正如米沃什的诗句:“我怎能生活在这个国家/在那里脚会踢到/亲人未曾掩埋的尸骨?”从小就成为民族与政治双重的贱民,杨海英深感蒙古人就像是待宰的“春天的羊羔”。一九八九年三月他赴日本留学,后毕业于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综合研究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从二○○四年起,杨海英任日本静冈大学人文学部教授,主要研究蒙古民族学。
   
   杨海英以研究本民族的苦难历史为终身使命。他采访了许多内蒙古历史的见证人,留下作为见证的第一手资料,用以探索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对蒙古人的大屠杀中的人道犯罪问题。
   
   在接受该书的汉语译者之一的刘燕子女士采访时,杨海英介绍说:“拙书的写作前后穿越的二十余年的光阴隧道,从一九九一年,母亲同我聊家常开始,到二○○四年采访亲历者百余人。渐渐地草原上的父老乡亲们知道了我在做这方面的见证记录,纷纷向我提供信息,比如上访材料、家人照片、平反书、残疾证明,甚至亲人的遗物。每次回到家乡,他们或主动上门、或通过亲人朋友等多种途径向我提供资料。采访的方式不一,有的我直接拜访,有的到第三者提供的场所,总之,在他们认为相对安全,能够说话的地方。直到当局风声鹤唳、杯弓蛇影。”
   
   14人的故事透视整个民族命运
   
   那是一个罪恶罄竹难书的时代。几乎每一个蒙古人的家庭都有被捕被害的亲人。杨海英在他周围的亲友中,找不到没有在文革受过迫害的蒙古人。他在长期的田野调查中采访过很多幸存者,该书重点介绍的是其中的十四位,这些人代表内蒙文革中各个阶层和不同派别。
   
   这十四位蒙古人,除了杨海英的母亲之外,还有:曾任乌兰察布盟副盟长的图布信,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宣传部副部长的特古斯,蒙古族名医金久斗,师范学院的蒙古人造反派哈拉夫,内蒙师院教授林色,草原造反派忽日勒巴特尔,鄂尔多斯蒙古贵族家庭出身的奇琳花,蒙古大学党委副书记、著名的蒙古学者俄尼斯,原图克公社书记策•哈斯毕力格图,失去全家亲人的其莫斯仁,革委会主任额尔德尼,“抗日作家”乌兰巴干,“延安派”干部奇治民。
   
   这十四位蒙古人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身份地位。他们中有当年的满洲国东渡日本留学的民族精英,有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进入延安民族学院的蒙古族青年,有出身于蒙古贵族王公之家,有跟随共产党闹革命的土改干部,有在文革中当了造反派进入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著名作家诗人,有的只是普通牧民。
   
   无论这些人的背景、立场如何迥异,他们都是蒙古人,都在文革中遭受了厄运。其中不少人被以“内人党”、“右派分子”、“日奸”、“蒙特”、“乌兰夫的走狗”等各种罪名拘捕监禁、严刑拷打,在肉体和精神上饱受摧残。作为死里逃生的幸存者,他们在迟暮之年给作者叙述了自己刻骨铭心的往事。此书就以这十四位蒙古人的故事为轴心,从他们的人生命运伸展开去,从而透视出整个民族的命运。
   
   最让读者惊心的,是作者记录的一些蒙古族女性惨死的事例。如曾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的蒙古女牧民霍兰受尽凌辱而死,曾任自治区妇联主任的乌兰在暴力拷打至残后恶化成癌症,端庄贤淑的白玉兰被轮奸后遭到杀害……。
   
   杨海英的母亲曾伤感地告诉儿子说:“我们蒙古人的命如草芥,命如蝼蚁啊!”著名的蒙古学者俄尼斯在接受杨海英采访后指出:“中国的政治运动是一架巨大的阴谋绞肉机,几乎所有人都卷入进去,都被它惨烈地绞成肉末。”
   
   每一份记忆都揭示大屠杀原因
   
   然而,为什么如此惨烈的大规模屠杀会发生在内蒙古呢?此书中的每一个故事情节、每一份回忆,每一次讨论,都是答案的组成部分,都从不同角度揭示了大屠杀之根源。例如曾参加过造反组织的林色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