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田北俊因建議梁振英考慮辭職而被免除全國政協職位的鬧劇已成過去。田被認為敢言﹐得到了不少港人的同情和讚賞。同時﹐田似乎沒有因此事而過份受到打擊。他除了辭任自由黨的黨魁之外﹐其他活動似乎一如既往﹐沒有退縮。而他對梁振英的批評﹐似乎也沒有改變。

   我對田北俊的態度﹐一如我對其他政治人一樣﹐沒有過多的同情。一個人如果決定出來玩政治﹐便要準備有浮有沉。政治的游戲便是如此。田北俊似乎是一個能夠接受打擊的人﹐因而他可以玩政治﹐而由港英時代開始﹐他在政海游泅﹐已有三十年了﹐比起今天許多政客為多。

   本文不打算談田北俊﹐而想談談出事前他身為黨魁的自由黨﹐以及探討這個黨和中共有什麼樣的關係。

   事由在中共正式宣佈解除田北俊全國政協職位前﹐它先透過香港的中聯辦向自由黨的成員吹風和解釋。這本來無可厚非﹐而鑒于自由黨和中共的「友好」關係﹐這也是應有之義。但奇怪在於通傳的方式。我是在田北俊被免職正式公佈之後﹐在駕車的當兒﹐湊巧在電臺聽到一個訪談節目﹐被訪者是自由黨的一個立法會議員。

   根據這個議員透露﹐我們知道原來中聯辦是分不同層次接見自由黨的成員傳達這個消息的。首先是田北俊本人﹐被單獨召見﹔然後是自由黨四個立法會議員中的三個﹐被集體召見。召見的時間﹐田北俊是晚上九時﹐其餘三人是晚上十時。據這個被訪者的敘述﹐他們在中聯辦內見到面﹐但只是擦身而過﹐沒有交談。這在我看來﹐真是不可思議。

   田北俊作為全國政協﹑前統戰對象﹐中共現在要撤他職﹐「棄之如敝屣」﹐又不想鬧得太僵﹐在正式宣佈炒他魷魚之前向他打個招呼﹐安慰一下﹐這並非不合理。但為什麼又另外接見該黨的其他成員? 而在該黨的四個立法會議員中﹐又只召見三個﹐撇下一個不理﹖這種做法﹐只有老闆才可以這樣做。這就有如在一個公司內﹐董事長分別召見下屬經理和主任﹐前者告以結束賓主關係﹐後者則加以安撫﹐以穩定軍心。

   這不能不使我想到﹐自由黨和中共究竟是什麼的關係﹖它是一個獨立的政黨嗎﹖還是中共屬下一個組織﹖

   照理﹐如果自由黨是獨立的組織的話﹐它不可能被人分批召見﹐而應該集體行動。就以本情況而論﹐中聯辦應該只會見直接受影響的田北俊本人﹐至於田怎樣向其黨內傳達他被撤職的消息﹐則是他本人和本黨的事。

   然而﹐事實是﹐中聯辦作了分別會見的安排﹐而自由黨的重要成員竟然又接受這安排﹐那麼自由黨和中共的關係只有兩個可能﹕一是自由黨是中共圍內的組織﹐只不過是以另一種面目示人而已。另一個可能是它雖然不是中共圍內組織﹐但中共的勢力和影響已徹底滲透了它的內部﹐因而中共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是實際的老闆。

   無論是哪一個情況﹐自由黨相對於中共而言﹐已不是一個獨立組織﹐而是﹐說得簡白一點﹐中共的奴兒黨。

   現在自由黨已經大勢已去﹐取而代之的是葉劉淑儀領頭的新民黨。在中共的統戰中﹐新民黨已取代了自由黨的地位﹐只要看最近葉劉淑儀的惡形惡相﹑氣高趾揚便可知。然而﹐無論將來如何﹐她的新民黨都將和自由黨一樣﹐只能是中共的奴兒黨而已。

(2014/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