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郑恩宠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日期:2014-11-23]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平章 [字体:大 中 小]


   乔凡娜∙多尔和卡尔∙杰克逊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谈亚太民主问题 (美国之音平章拍摄)
   乔凡娜∙多尔和卡尔∙杰克逊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谈亚太民主问题 (美国之音平章拍摄)
   
   
   
   
   相关文章或图表
   
    音频 金钱政治与行贿受贿:美国宪法学者谈腐败定义
   多媒体文档
   
   
   视频
   
   时事大家谈:从泰国局势看亚洲民主
   
   音频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21.11.2014 19:13
   
    华盛顿—
    几位政治学者通过对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四个亚洲国家进行的长达15年的调查研究发现,在这些国家里,从社会底层而来的民主推动力远远小于预期,而且,理论上经济发展会推动政治民主的预测也很难成为现实。这些专家认为,在亚太地区发展民主,精英集团扮演着异乎寻常的重要角色。
   
    研究者们从1999年开始,在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四国对大量的当地民众进行调查采访。近日,他们将研究成果集结成书,名为《亚太的不完全民主:以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泰国为证》。11月19日,该书的两位作者乔凡娜∙多尔(Giovanna Dore)和卡尔∙杰克逊(Karl D. Jackson)在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对该书的主要发现和观点做了阐释。
   
   *摇摆的大众民主观*
   
    研究者们发现,尽管这四个国家都已在某种程度上建立了民主制度,但是其中一些国家的民众对于民主的理解依旧比较片面,对民主的支持态度也尚处在摇摆之中。
   
    当受访者被要求给出民主的定义时,尽管大多数人都能简单描画出民主在他们心目中的图景,但有很多答案却明显是一种基于本国历史经验的个人化的表述。比如,在经历了多次军事政变的泰国民众的眼中,民主就是政府能够顺利更迭。而在受美国影响颇深的菲律宾,人们认为所谓民主,就是成为美国的样子。
   
    政治学者:亚洲民主要靠精英集团
   
   
   
    令研究人员颇感意外的是,尽管在被问到“民主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时,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当同时被问到“专制政府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以及“军政府是否对你的国家有好处”时,竟然也有几乎半数的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受访者回答“是的”。
   
    对此,乔凡娜∙多尔解释说:“我猜测,他们或许并不是想要一个独裁政府或者军政府,但是他们可能也很欣赏这种政府的某些方面,比如在做决策时很有力,很快。又或许他们认为这种政府在发展经济、制定社会福利政策方面是让国家受益的。”
   
    不过多尔依然认为,受访者的这种反馈是很“反常识”的,毕竟这几个国家全都实实在在地经历过专制政权、军政府甚至是独裁者,这些国家的民众曾经为了推翻这样的政府而奋起反抗,这让人很难理解他们如今竟然还对自己曾经抛弃的制度保有某种留恋。
   
    卡尔∙杰克逊指出,在印度尼西亚和泰国这样的国家,单纯支持民主和单纯支持专政的人数都不多,绝大多数人都处在中间的灰色地带。他认为这对于这些新兴的民主政体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大多数人对民主的态度处在摇摆之中,他们很容易会为了某个专制政权给出的政策诱惑就转而抛弃现有的民主制度。这也正是这些国家目前的民主体系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如此不堪一击的原因之一。
   
    研究同时发现,尽管这些国家的民众在大选中的投票率相当之高,但是他们对政治的参与方式也仅限于投票,传统民主理论所预测的中产阶级和公民社会团体参与政治的意愿以及效果都很不显著。公民只有在选举前后才真正参与到民主体系中来,而在两次选举之间的那几年里,便形成了公民权利的真空。
   
    杰克逊教授说:“在两次选举的间隔中,占据统治地位的还是精英集团的利益,靠选举上台的总统和立法者在这段时间里,很大程度上其实处在专制状态下。”
   
    *经济发展非推动民主解药*
   
    传统的民主理论有这样一种说法:在经济发展的初期,民众对专制政府的需求相对较高,而当社会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民众,尤其是中产阶级的民主诉求就会提升,公民社会团体也获得了充分发展。因此经济发展越快的国家民主的发展也会越快。
   
    然而在这项针对四个亚洲国家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了很多与这条理论相悖的证据。
   
    首先,研究发现,经济因素对这些国家的公民参与政治的热情和模式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中产阶级在政治态度、政治参与程度和参与方式等方面同其他的社会阶层别无二致。民众也不曾将经济状况和民主制度关联起来思考,他们既不认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得益于民主制度,也不认为个人收入的增加或者减少会影响到他们对于民主的态度。
   
    泰国城市中产阶级普遍支持军人推翻民选政府。泰国官员11月20日说,泰国目前的军管法在可见将来不会取消。
   
    在四个被研究的国家中,韩国是经济发展程度最高的,但数据显示,韩国的公民社会团体无论是数量还是积极程度却是最低的。
   
    研究者们因而指出,民主进程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既不能指望经济的发展和财富的积累能自动转化成民主的推动力,也不能忽视民众在寻求民主的道路上复杂的情感和迷茫。
   
    *民主化离不开精英集团*
   
    多尔认为,在亚太国家,受到历史、文化等因素的影响,民主很难成为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因而精英阶层需要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杰克逊教授也说:“我们的基本结论就是,精英集团比我们所设想的要重要得多,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比我们所设想的要重要的多。原因很简单,因为从社会底层而来的政治压力比我们想的要小。”
   
    他认为,一个社会的民主程度是从社会底层到精英集团多个变量共同作用的结果。一个国家在社会底层的民主推动力比较低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享有逐渐完善的民主制度,这需要精英集团内部能够充分认可和接受民主的“游戏规则”,领导人之间对彼此有足够的信任,以此来保证民主体系的运作。
   
    2000年的一个雨天,在小布什总统的就职典礼上,他的竞选对手戈尔也站在观礼的人群中,向这位实际上比自己少了53万张普选票的总统致以祝贺。杰克逊教授说,这一幕恐怕很难在民主制度不够成熟的国家里见到,但这正是精英集团内部坚守民主游戏规则的体现。也正是这种坚守,让民众投票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几的美国迈着坚实的脚步行走在民主的道路上。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