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郑恩宠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博讯2014年11月24日发表)
   
    来源:2014年第1期 炎黄春秋杂志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严打”期间被抓犯人游街示众
   
    从1983年夏、秋天开始,到1986年,历时三年,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全党动手、全民动员,公、检、法、司机关全力以赴,大规模地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斗争,简称“严打”。其规模之大、动用的人力、物力之多,是前所未有的;打击人数之众,仅次于1950年至1953年的第一次大规模镇压反革命运动。按照党中央的部署,这次“严打”斗争以三年为期,三个战役,对犯罪分子采取抓一批、杀一批、劳动教养一批、收容审查一批、注销城市户口一批,以达到把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彻底打下去,实现社会治安的根本好转的目标。
   
    三年为期三个战役结束后,刑事犯罪案件在短时间内有所下降,社会治安有所好转。但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从1987年开始,刑事犯罪案件快速度地、大幅度地上升,社会治安秩序动荡不定。于是不得不继续开展“严打”斗争,一直打到上个世纪末。只是1986年以后开展的“严打”斗争的规模没有那三年大。直到现在,有的地方在社会治安出现问题时,领导者们首先想到的就是用“严打”的办法来对待,尽管名称不一定叫“严打”斗争,但是实际做法有许多共同之处。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有意、无意地偏离法律轨道,用人治代替法治;在党委一把手支持下,公安权力无限膨胀,凌驾于检察、法院之上,实际上形成公、检、法联合办公局面,监督、制约机制丧失。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薄熙来的支持下主导的打黑行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可见用政治运动来开展“严打”的影响有多么深远。
   
    “严打”斗争的设计者,原来设想用三年时间来实现社会治安根本好转,可是打了近三十年,社会治安远没有达到根本好转的目的。现在的社会治安状况同三十年前相比,更加恶化了。具体表现在:犯罪案件、尤其是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度、成倍、成十倍上升。全国刑事犯罪案件1983年前后每年发案在50万起以内,现在是每年500万起左右(2007年就达到480万起);情节特别严重、手段特别恶劣、主观恶性程度特别高、造成的社会危害后果特别大的大案、要案,频繁发生;犯罪的“品种”更加齐全,外国有的,中国有,外国没有的,中国也有;群众的安全感大大下降,例如,遍布城乡居民住房的防卫门窗,使得居民像生活在监狱铁窗之内,成了中国城镇建设的一道风景线,就这样,仍然不安全,居民经常被盗、被抢、甚至被害;中国早已进入到世界犯罪最严重的国家行列。中国的黑社会犯罪活动和上个世纪意大利黑手党一样可以控制一个地方的政治、经济和人们的社会生活。
   
    近十几年来笔者看了很多有关“严打”方面的回忆文章,有些是领导者的文章。他们对“严打”斗争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有些观点我是赞成的。比如,对严重刑事犯罪分子依法予以严厉打击,是完全必要的;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有严重刑事犯罪活动,政法部门义不容辞,都要给予严厉打击,否则就是失职、渎职。但是,对如何打击,是严格依法办事,在法治的框架内进行,还是把法律扔在一边,采取开展政治运动的方式,人海战术、群众专政,看法就不一样了。三年“严打”斗争采取的不是严格按照宪法和法律办事,而是用我们党历来采取的政治运动的模式,按照邓小平的话来说,这次严打斗争是“不叫运动的运动”。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三年“严打”斗争没有达到使社会治安根本好转预期目标的根本原因。实践证明,仅靠“严打”不能解决社会治安根本问题,“严打”是治标的办法,解决产生犯罪的土壤和温床,才是治本的办法。当前刑事犯罪如此严重,是社会消极腐败现象的综合反映,不清除社会消极腐败现象,就不能从根本上遏制刑事犯罪。整顿治安,必须标、本兼治。
   
    粉碎“四人帮”后,总结历史经验,党中央曾郑重宣布,今后不再搞群众(政治)运动。可是,1983年开展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斗争,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开展的规模最大的政治运动,而且跟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模式一样,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针对某个问题发表讲话或作指示,然后是中共中央发文件,全国人大做决定,然后是地方各级党委发动群众,贯彻执行;在执行中不是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而是根据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的讲话、党内的红头文件办事。这不是法治。
   
    这次“严打”斗争,起因于1983年7月16日,公安部向党中央递交了一份报告,题目是《关于发挥专政职能改善公安装备的报告》。公安部这个报告说的是,当前刑事犯罪活动猖獗,为了发挥公安机关专政职能作用,必须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打击的重点和应该注意的事项,重点汇报了公安机关人、财、物严重短缺的状况,要求党中央帮助解决,以利于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这个报告除送党中央外,特意送邓小平同志,希望他能关心、支持公安机关建设。7月19日,邓小平在北戴河召见公安部部长刘复之(抗日战争时期,刘复之给邓小平当过秘书,他刚刚接替赵苍璧担任公安部长),在座的有党中央负责领导政法工作的彭真。邓小平拿着公安部的报告,对刘复之说:“你们这个文件不解决问题。刑事案件、恶性案件大幅度增加,这种情况不得人心”;“为什么不可以组织一次、二次、三次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战役?每个大中城市,都要在三年内组织几次战役”;“一次战役打击他一大批,就这么干下去。我们说过不搞运动,但集中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还必须发动群众”;“对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包括杀人犯、抢劫犯、流氓犯罪团伙分子、教唆犯、在劳改劳教中继续传授犯罪技术的惯犯,以及人贩子、老鸨儿等,必须坚决逮捕、判刑,组织劳动改造,给予严厉的法律制裁,必须依法杀一批,有些还要长期关起来”;“现在是非常状态,必须依法从重从快打击,严才能治得住。搞得不痛不痒,不得人心。我们说加强人民民主专政,这就是人民民主专政。”
   
    根据邓小平的讲话精神,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了《关于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和《关于迅速审判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的决定》。
   
    于是,一场波澜壮阔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起来了。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不再仅仅是政法部门的职能,而是全党的任务。党委一把手亲自坐阵指挥,抽调各行各业的人参加,调配人力、物力;公、检、法、司打破界限,联合办公,对大要案犯的处理,集体做决定,然后分别办理手续。这样就把刚刚颁布不久的《刑事诉讼法》扔到了一边,完全不按诉讼程序办事,监督制约机制完全丧失,是文化大革命后对法治建设的一次大倒退。
   
    看看安徽省“严打”斗争第一战役第一仗是怎么打的,就可见一斑。
   
    1983年8月11日至15日,中共安徽省委召开全省政法工作会议,贯彻中央文件精神,部署“严打”斗争第一战役第一仗,要求在8月底前后为全省集中统一行动时间,首先把浮在面上的犯罪分子统统拘捕起来;9月份集中力量进行预审、起诉、审判,投入劳改、劳教,从重从快惩处。
   
    8月22日至27日,“严打”斗争第一战役第一仗打响。省、地(市)、县党、政一把手亲自挂帅,分管政法工作的党委副书记坐阵指挥,各级公安机关是各级党委指挥“严打”斗争的参谋部。除政法部门人员全力以赴外,从各部门、各单位共抽调21万3千人参加,并从非政法部门征调5000多部机动车辆、船舶,在几天时间内集中拘捕了41188人;仅8月22日、23日两天晚上,就拘捕了25760人。这两天晚上,笔者通宵达旦,在省公安厅值班室负责将全省陆续报来的拘捕人数字审核后,报告省委。这样大规模拘捕人,有什么法律依据?能保证不出错吗?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1983年全国各地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严打”斗争
   
    在被拘捕起来的41000多人中,依法逮捕的27481人,劳动教养4901人,收容审查8806人(注销城市户口100人)。对其中所谓的3673名典型案例的犯罪分子,经公、检、法领导联合办公集体研究决定刑期,判处死刑357人,死缓43人,无期徒刑79人,其他判有期徒刑,并先后召开1万至10万人宣判大会43场(次),宣判大会后,游街示众,杀一儆百。这种做法和解放初期镇压反革命运动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在这样情况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完全被剥夺了。
   
    领导全国“严打”斗争的负责同志不止一次地说:“严打”就是专政。可是,安徽在抓捕的41000多人中,劳动教养4900多人,占12%(安徽三年“严打”共拘捕73360人,其中劳教13153人,占近20%),这些人受到的是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规定的行政处罚,说明他们没有触犯刑事法律,把他们也统统归为“严打”斗争对象,这不是混淆罪与非罪的界限和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吗?尤其是收容审查的那8800多人(安徽三年“严打”斗争共收容审查15000多人),由于没有证据,只是怀疑他们有罪,就把他们收审起来,关进监狱,时间少则几十天、几个月,多则几年,而最后审查有问题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有30%,这就意味着有近5000人(三年是1万人)被无缘无故抓进监狱,关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最后一纸释放证明把他们打发走了,什么补偿也没有,违反了宪法规定的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不受侵犯的原则。收容审查以后被取消,说明了它的不合法性。
   
    第一战役第一仗打过不久,1983年10月21日至25日,省委召开地市党委分管政法部门工作的书记会议,政法部门领导参加,研究部署“严打”斗争第一战役第二仗。时间确定为12月上旬。在这次会议上,政法部门一些领导反映说:“过去我们也可能有右倾思想,对严重刑事犯罪活动存在打击不力现象;但是,这次‘严打’斗争确实左了,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否则就将是一年办案、二年申诉、三年平反”;“要接受过去的经验教训。我们刚刚平反了文化大革命前和文化大革命中的冤假错案,再这样干下去,不知道又要制造多少新的冤假错案。”甚至有人提出:“如果还这么干,我宁愿受处分,辞职不干,也不参加严打斗争。”由于抵制思想普遍,于是在这次会议上,把主要力量用在统一思想、统一认识上,为防止“严打”斗争扩大化,制定了“严打”斗争的具体政策界限。针对第一战役第一仗中存在的问题,在会议纪要中特别提出:“在审批拘捕对象时,要严格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把一般男女关系与流氓犯罪区别开来;把流氓罪同一般流氓行为区别开来;把制作、贩卖组织传播淫秽书画、录音、录像,同一般传看、传抄区别开来;把强迫、引诱、容留妇女卖淫同偶尔从中牵线、贪图小利的人区别开来;把采用诈骗、利诱、胁迫等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同充当介绍人,从中收受少量钱物的人区别开来;把盗窃犯罪同小偷小摸区别开来;把通奸与强奸区别开来;把一般民事纠纷与寻衅滋事的犯罪行为区别开来;把顶撞领导的错误行为与妨碍公务构成犯罪区别开来(这是针对一些领导趁“严打”之机,打击报复下属的特别规定——笔者);把一般赌博行为与赌头赌棍区别开来;把介绍婚姻得到某些好处与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区别开来。”这些规定限制了在后来“严打”斗争中的滥拘滥捕现象。但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依法办案的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