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郑恩宠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转载来源:香港《争鸣》11月号
   大陸熱線
    肅貪循舊制 訪民盼青天
    七訪中央第二巡視組上海接待站(紀實之三)
    (大陸)俞梅蓀


     七月二十九日,中央第二巡視組入駐上海,在江蘇路八八八號長寧區委黨校設接待站。大院內保安林立,一路未見標識,只有接待桌上《解放日報》的報道複印件以示說明。
   
     經濟模式不變訪民年年有
   
     九月十五日下午,我第四次到中央巡視組上海接待站,樓下四教室滿座約兩百人,我被引到三樓教室,填表並等候。上樓時,樓下傳來吵架聲,一位訪民憤怒指責保安,對罵起來,氣衝衝地出大門。
   
     因借筆與同座七十九歲陸先生聊,他已來八次。八年前拆遷公司和律師聯手偽造其一九四九年入住私房的《土地使用證》,以此為由據為己有,要以一百萬元買斷該房(市價五百萬元)。法官採信作案方的假證,他向司法局舉報律師造假而不被理睬。
   
     鄰座中年夫婦控告閘北區法院法官與商人勾結,欺詐和暴力侵吞侯寶蓮私企財產五千萬元而致其破產,巡視組「回覆」已轉「區法院」處理,未解決問題。他倆攜帶兩大本材料,已來五次。
   
     一個小老頭走進教室,高聲說:「有人被人當雞養,有人被人當鴨養,有人被人當狗養,沒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問:「知道後句是誰說的?」他說:「是王國維」。我說:「這是北大校訓」。他抱拳示意。胖子保安喝斥:「你倆再說話就出去!」此語激起訪民一片叫罵:「儂是啥東西,看門狗!」「儂的飯碗哪來的,沒有訪民納稅,儂吃狗屁!」胖保安溜走,訪民對旁邊的保安說:「他傻而找罵,訪民都有怨氣。」
   
     後排兩位中年人家住瑞金路,被強拆及暴力趕出家門,未帶走任何東西,無處說理。女士說道:「都貪到嘴裡,讓他們吐出來,很難!」男士說:「訪民都是有理的,天下烏鴉一般黑。經濟模式不變,上訪年年有,永遠不解決問題。西方文明國家就沒有訪民。」我問:「經濟模式」應改為「政治體制」吧?答:「小民不敢談政治」。
   
     我等六十人被引到二樓教室,二十分鐘後又被引到一樓教室。在下樓拐彎處,我越過保安防線,迅即進第一接待室,見到十九號正在接待(我頭次來與他談了半小時),他示意我稍等。我送上報告:「請求巡視組偵破《文匯報》團夥盜印中南海機要文件害我冤獄案。」他關切地問我進展,說把我的材料作要案上報。
   
     司法黑暗與巡視組反腐
   
     二十四日十二時半,我又到巡視組,見到十來位農婦為強拆集體上訪,樓下四教室滿座兩百人。我到三樓教室,已三十人,半小時滿座五十人。
   
     我填表:地鐵二號線江蘇路站內有江蘇街道的李鴻章、張愛玲、黃炎培、史良、錢學森、俞頌華(中國新聞界前輩原《申報》總編)等名人故居示意圖,如今俞頌華之孫俞頌蓀(孤寡殘疾)祖居公房,被私企老闆原長寧區政協委員惠某買通新華(路)物業公司,非法篡改承租戶名而強佔,常年滯留精神病醫院,求告無門,請予查處。
   
     同排等候的陸女士因馬當路住家被強拆維權七年而飽受欺壓。她填表:「反映地方政府黑暗一片,法官嚴重違紀,司法腐敗,而成開發商的保護傘;拆遷協議與結算清單不對應,虛假瞞報,法院辦案是偽證高於憲法。」
   
     她說:「我來五次,沒收到巡視組回覆,但有效果,拆遷辦打電話給我,明天我上北京繼續告。」我未收到回覆,她說:「回覆的都是小事,轉到下面去處理,大事由巡視組跟進查辦。巡視組要走而開始抓人了,昨天抓了十一位貪官。北京抓獲在逃境外八十八名貪官大老虎。巡視組要上海各部門糾錯,如糾不了,以後會處理。」
   
     她鑽研維權有經驗,評我弟房案而提示,不法商人什麼都幹得出來,要注意人身安全,以免被傷害。
   
     二時,我等五十人被引到一樓教室後,輪到我進接待室,四十二和六十八號電腦檢索告知,兩案都在核實中。我送上《關於江蘇路四八○弄七十六號俞頌蓀公有住房被非法篡改承租戶名而要求查處》,他們認可而收下。
   
     大門外,訪民三五成群在交談。陸女士將我弟房案講給資深訪民徐某聽了而說:「政府都爛透了,沒人會幫你查,只能靠自己。陪你弟到人民大道市政府門口或康平路市委門口,警察就會把你弟送到居委會解決住宿問題。」我茅塞頓開,驚呼民間有高人!
   
     出門與一位老人同行,他為揭發貪腐而來了十三次,有幾次被帶到在巡視組工作的上海人接待員,對方將案子截留,他說出大門可能被跟蹤,要我注意安全。
   
     十多位訪民拿著「不能強拆強遷……」的習近平、李克強講話和頭像的畫板,在路邊聚齊進門。七十歲援疆回滬的賀大吾,家住湖南路,房子被強遷,戶口被懸空,無家可歸已多年。
   
     兩位年輕人用手機在路邊拍照,被校門口保安衝過來反綁雙手,抓進黨校。賀大吾等訪民衝進黨校抗議並把他拽了出來,小夥子第一次來,反映某中學的貪腐問題,沒想到拍攝習近平、李克強畫板而被抓被毆打,照片被刪除。
   
     反貪循舊制 政府失信於民
   
     為期兩個月的巡視接待,我來了十次,七次進門向巡視組送交「伸冤狀」,直至十月底,杳無音信。我同身邊訪民交流得知其訴求,或是遭基層官員欺壓,或是被暴力強拆,或是經濟糾紛被欺詐,司法不公,劫難的根源均因政府不作為乃至反作為,司法腐敗,求告無門。他們多為奔走八年而成老弱病殘者。
   
     江派執政二十五年,上海灘官場腐敗,悶聲大發財,利益集團弱肉強食,社會公平機制被破壞,政府失信於民。
   
     任何政策和法律,任何政府和司法人員的要務都是維護社會公平秩序,保護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但實際卻是官官相護,權力尋租,反法而制,法律成了利益集團欺壓百姓的工具。「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犯禁為罪,亂法可亡國也。
   
     于右任痛斥《亡國惡因》:「民窮財盡,社會破產,國家破產;國有金,吝不與人,為他人藏;善不能舉,惡不能退,利不能興,害不能除;化善而作貪,使學而為盜。」
   
     國之現狀,莫不如此。冤假錯案積重難返,常年的暴力維穩反法而制模式,激化社會矛盾,民怨沸騰。
   
     一九七九年,胡耀邦上台執政之初,撥亂反正,為三十年的人治專制體制所造成的三百萬件冤假錯案平反昭雪,十倍於林肯解放黑奴的人數,恢復公平正義的社會秩序,民心大振。
   
     習近平新班子面對層層「制度性腐敗」的各級貪官,以中央巡視組到各地察貪懲腐,循漢唐舊制,實為無奈之舉。許多訪民拿著七月三十一日《解放日報》、《新民晚報》報道《中央第二巡視組駐滬開展巡視》,對張文岳組長的講話充滿希望而來,依然寄望「包青天」秉公執法,還公理於天下。但,這一天會來到嗎?
   
     (本文作者為前國務院副秘書長、七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顧明的秘書)
   
(2014/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