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郑恩宠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郑恩宠点评:
    每天的网文很多,真正能打动我的并不多。李金芳写了一篇好文章,一篇接地气的好文章。在如今中国大陆的维权大军中,是非也很多。我平时不爱看电视剧,但是我最近我看了电视剧《红高粱》,根据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小说改编,我看了这是一部敢接中国大陆社会地气的电视剧。在如今中国大陆的维权大军中,有着各路、各地、各类、各时期的英雄和风云人物,谁是真正英雄,后人会评说。
    在中国内地的胡俊雄先生是铺路石,才是真正英雄。在今日的中国,胡俊雄式的铺路石和英雄有千百个,但是被人们认识的却很少,人们往往被夸夸其谈、轰轰烈烈、有奶就是娘的伪英雄蒙住了眼睛,被这些人牵着鼻子走。总而言之,中国大陆的维权队伍要正气抬头,是非分明,健康的力量要有所担当,要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中流砥柱。
   
   转载来源:参与网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胡俊雄
   
   [日期:2014-11-16]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李金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5/2014
   
    作者: 李金芳
    在一次聊天时,胡俊雄告诉我:“前几天坐公交车时因为太疲劳,我站着睡着了,一位老人给我让座,还很心疼我,说工作也不能太玩命,身体还是要紧的。”看着他永远疲惫的倦容,我顺势劝他:你确实不能总这么玩命,来日方长,事情是做不完的。胡俊雄回答说:“一位民运老前辈说过,在中国民主宪政的大路上,只求做一粒铺路的小石子,但要做好小石子更不容易,它需要我们耐得住寂寞、坚守恒久信念、至死不渝地奋斗不息。”多年来,胡俊雄正是循着“做一颗铺路的小石子”的信念,四处发光,像一枚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样旋转。就像他说过的那样:中国的宪政民主不需要空话和大话,公民社会更不需要夸夸其谈。我们每一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用你的特长脚踏实地为社会公平正义的大厦添砖加瓦,就够了。人人都能这样做,中国自由民主的时代自然就不远了。
   
   
    胡俊雄先生(六四天网图片)
    2014年10月31日上午,正在义务为维权人士们维修电脑的民主维权人士胡俊雄突然遭到北京市丰台区刑侦支队数名警员的抓捕,警方当时并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只说是口头传唤,抓人的原因“保密”,胡俊雄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24小时过去了,胡俊雄仍未获释放,两天后便传出他被刑事拘留的消息,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内。亲友为其送衣存钱遭到拒绝,被刑拘的涉嫌罪名迄今尚不得而知。义务为维权人士修电脑反被刑拘,而且“罪名”秘不示人,这真是对刚开过的四中全会宣示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绝妙讽刺!明摆着仍是沿续以党治国、以警治民、维稳压倒一切。
   
    数年来,胡俊雄先生一直默默无闻、脚踏实地义务为异见人士和维权群体普及电脑知识和维修电脑,尤其在北京,还创办了“德赛电脑培训班”,主要针对上访维权人士进行电脑基础知识的培训,访民们都尊称他为“胡老师”。尽管他一向低调做人做事,仍赢得了维权界的广泛认同和赞誉。由此,也受到国家机器们无数次的威胁、驱赶、传唤、关押甚至是殴打。
   
    胡俊雄在访民们的心中不仅被称为“胡老师”,在他们的心里他就是值得信任和依赖的亲人和兄弟。2007年冬季,胡俊雄因不堪杭州警方的驱赶来到北京。当时我和女儿租住在北郊,和胡俊雄的住处只相隔一条马路,那一段时间连同租住在附近的其他朋友我们几乎天天可以见面。而我第一次面对面地接触访民,就是在胡俊雄的引领之下。
   
    记得那一天特别冷,我们从北郊辗转到达南郊,因为过冬的厚棉衣准备带给访民,我只穿一件薄的棉服,一路上都在瑟瑟发抖。下车之后,在七拐八绕中终于见到一处废墟中的一条仅能一人容身的窄道,几步走到尽头后有一处所谓的房屋在一颗大树之下。
   
    “到了”。胡俊雄去敲一个破旧的木门。好久都没有声音。胡俊雄说,他们可能出去了,我去找一找。我和另外的朋友只好在寒风中等候。一会儿,几位步履蹒跚的中年女人依次出现,此刻胡俊雄还没有回来。我和朋友热情地迎上前,叫出了我们要找的人的名字,几人立即变得严肃或者说是冷漠和敌视,异口同声的回答:“不认识”。我和朋友解释道:“我们是和胡俊雄一起来的,见你们不在他去找了。”几人再不答话,快速地挤过我们身旁,打开房门钻进去,我们听到用东西顶门的声音,随后屋里一片沉寂。
   
    胡俊雄急匆匆地回来了,看到冷的发抖的我抱歉地说:“没找到他们,可能今天让你白跑一趟了。”
   
   “他们回来了,在屋里。”我和朋友小声地说。
   
   “那怎么不进去?”胡俊雄兴奋地喊道,“快开门。”
   
    门旋即被打开,几人笑着奔出来,拥着胡俊雄、我和朋友进了屋。这样的反差着实让我和朋友感到莫名其妙和不可思议。
   
    几人不好意思地说,把我和朋友当成截访的了。寒喧过后,在除了床几乎没有站立空间的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几人穿上我们送上的棉衣。昏暗的灯光下,我突然发现,屋里的几个人脸上竟然都是伤痕。我以为那是冻伤。其中一位杭州籍的访民大姐说:“是被截访的打的。”然后,几人就撩起衣襟、挽起衣袖,个个浑身也都是累累的伤痕。我被震惊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实地接触访民群体,也是第一次从他们的口中听到被迫害的诉说,更是第一次亲眼见证了他们身上被殴打的新伤旧痕。当时我只能是与他们双手相握而泣,不知该如何帮助他们。得知胡俊雄的到来,各地十数名访民也陆续赶来。
   
    几人执拗地要留我们吃饭。他们在屋门外,用两块建筑用的红砖支起一柄小锅,一人伏下身用捡来的树枝燃火,一人用通红的双手洗着捡来的白菜叶子,一人淘米准备为我们做他们平时吃不上的白米饭。
   
    我们心情复杂地挣脱出来,离开了不知还要坚守在北京多久才能寻到公正的那些访民们。回去的路上胡俊雄都没有说话。后来我和胡俊雄谈起第一次见到访民后的触动,他对我说过:所以必须要改变!
   
    慢慢地我发现,在胡俊雄的骨子里有一种天生让访民们亲近信赖的特质,这一切都应该缘于他的内心。对于访民的关怀和帮助,他是用心去做的。有很长一段时间,胡俊雄得知某位访民穷困潦倒,他就将其接到自己简陋的租住小屋内管住管吃;敏感时期某位访民的人身安危不保,他也收留在自己的屋檐下为其提供保护。很少有人不是访民的身份,却可以做到长时间地与访民们同吃同住。为了那些访民们尽可能地可以有尊严地活着,从而能够期盼着有一天冤屈得以伸张,本来生活就困窘的胡俊雄裹腹的一餐可以用馒头就着咸菜或是白开水。
   
    但这样的生活终究不能为访民们实质解决什么,访民群体真正能够站起来活着,最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他们需要的是提高自己,走出狭隘,说出和写出遭受的不公和受迫害的真相。“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正是此理。于是胡俊雄开始着手筹集废旧电脑,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希望可以让访民们有一个学习电脑的地方。另一方面,他行走于异见人士和维权者之间,哪里有需要他就会奔赴哪里义务为大家维修电脑。
   
    几年下来,才四十多岁的他鬓角已染成斑斑白发,他的愿望和努力水到渠成——“德赛电脑培训班”终于成为现实,使访民们拥有了学习、提高自己的园地。在胡俊雄精心呵护的这块园地里,大家都称他为“胡老师”和“电脑工程师”。胡俊雄义务地为大家普及电脑知识,手把手地教访民们使用电脑,电脑的软硬件皆精通的他满怀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为维权者的服务中。
   
    在一次聊天时,胡俊雄无意中告诉我:“前几天坐公交车时因为太疲劳,我站着睡着了,一位老人给我让座,还很心疼我,说工作也不能太玩命,身体还是要紧的。我坦然地接受了老人的让座,很快又进入梦乡,坐着睡觉比站着舒服多了。”看着他永远疲惫的倦容,我顺势劝他:你确实不能总这么玩命,来日方长,事情是做不完的。胡俊雄马上回应说:一位民运老前辈说过,在中国民主宪政的大路上,只求做一粒铺路的小石子,但要做好小石子更不容易,它需要我们耐住寂寞、坚守恒久信念、至死不渝地奋斗不息。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公益学习班却成为政府的“眼中钉”,电脑学习班多次受到警方的骚扰和冲击,胡俊雄本人也多次在讲课和维修电脑的过程中受到警方的传唤和扣押。
   
    胡俊雄是一个热心帮助别人不求回报的实干家。很多上访维权者不止一次地跟我讲过,胡老师义务为我们修电脑,教我们使用电脑,但他从来没接受过我们任何的感谢,就是一顿便饭也没有吃过。是的,即使是长时间不见的老朋友想聚聚吃顿饭,也会被胡俊雄认为是浪费时间。记得一次胡俊雄从北京特意跑到河北专门为了给我修电脑。电脑修好后二话不说马上要走,我说已经到了吃饭时间,饭也准备好了,吃完再走吧。他坚持说还要好多事,没时间。我因为过意不去而急了:饭要不吃以后再别来我家。胡俊雄硬着头皮吃完饭连水也没喝一口,就急匆匆地赶回北京,他说还有好几个访民的电脑都出了故障等着他去处理。
   
    胡俊雄正是循着“做一颗铺路的小石子”的信念,四处发光,像一枚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样旋转。就像他说过的那样:中国的宪政民主不需要空话和大话,公民社会更不需要夸夸其谈。我们每一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用你的特长脚踏实地为社会公平正义的大厦添砖加瓦,就够了。人人都能这样做,中国自由民主的时代自然就不远了。
   
    也许,被抓捕对于胡俊雄来说或者是一种休息,他太劳累了!太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胡俊雄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北方已进入冬季,不知被羁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的胡俊雄先生身体是否安好?是否有御寒的冬衣?是否能得到治疗心脏病的药物?被刑事拘留30天亦或是37天后,他能否平安地回到我们身边,继续从事他的公益事业,为争取民主宪政早日在中国实现鞠躬尽瘁?
   
   2014年11月10日
   
   注:2014年,浙江民运界决定设立“王东海人权奖”,每年4月28日颁布奖项,授予国内人权民主活动中表现突出的活跃人士。2014年设首届王东海人权奖分别授予湖北维权人士、中国民主党人胡俊雄和河南维权人士、蒙冤警察田兰,以资表彰和鼓励。
   
   胡俊雄简介
   
    胡俊雄,男,生于1962年11月,籍贯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1982年大学毕业,1982年至1995年从事气象技术工作;1995年至现在从事科普工作和民运、维权活动。1998年底全国组党运动兴起时,胡俊雄在湖北黄冈与同道们组建了中国民主党黄冈党部,成为中国民主党最早的市级组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