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郑恩宠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郑恩宠点评:
    每天的网文很多,真正能打动我的并不多。李金芳写了一篇好文章,一篇接地气的好文章。在如今中国大陆的维权大军中,是非也很多。我平时不爱看电视剧,但是我最近我看了电视剧《红高粱》,根据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小说改编,我看了这是一部敢接中国大陆社会地气的电视剧。在如今中国大陆的维权大军中,有着各路、各地、各类、各时期的英雄和风云人物,谁是真正英雄,后人会评说。
    在中国内地的胡俊雄先生是铺路石,才是真正英雄。在今日的中国,胡俊雄式的铺路石和英雄有千百个,但是被人们认识的却很少,人们往往被夸夸其谈、轰轰烈烈、有奶就是娘的伪英雄蒙住了眼睛,被这些人牵着鼻子走。总而言之,中国大陆的维权队伍要正气抬头,是非分明,健康的力量要有所担当,要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中流砥柱。
   
   转载来源:参与网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胡俊雄
   
   [日期:2014-11-16]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李金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5/2014
   
    作者: 李金芳
    在一次聊天时,胡俊雄告诉我:“前几天坐公交车时因为太疲劳,我站着睡着了,一位老人给我让座,还很心疼我,说工作也不能太玩命,身体还是要紧的。”看着他永远疲惫的倦容,我顺势劝他:你确实不能总这么玩命,来日方长,事情是做不完的。胡俊雄回答说:“一位民运老前辈说过,在中国民主宪政的大路上,只求做一粒铺路的小石子,但要做好小石子更不容易,它需要我们耐得住寂寞、坚守恒久信念、至死不渝地奋斗不息。”多年来,胡俊雄正是循着“做一颗铺路的小石子”的信念,四处发光,像一枚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样旋转。就像他说过的那样:中国的宪政民主不需要空话和大话,公民社会更不需要夸夸其谈。我们每一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用你的特长脚踏实地为社会公平正义的大厦添砖加瓦,就够了。人人都能这样做,中国自由民主的时代自然就不远了。
   
   
    胡俊雄先生(六四天网图片)
    2014年10月31日上午,正在义务为维权人士们维修电脑的民主维权人士胡俊雄突然遭到北京市丰台区刑侦支队数名警员的抓捕,警方当时并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只说是口头传唤,抓人的原因“保密”,胡俊雄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24小时过去了,胡俊雄仍未获释放,两天后便传出他被刑事拘留的消息,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内。亲友为其送衣存钱遭到拒绝,被刑拘的涉嫌罪名迄今尚不得而知。义务为维权人士修电脑反被刑拘,而且“罪名”秘不示人,这真是对刚开过的四中全会宣示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绝妙讽刺!明摆着仍是沿续以党治国、以警治民、维稳压倒一切。
   
    数年来,胡俊雄先生一直默默无闻、脚踏实地义务为异见人士和维权群体普及电脑知识和维修电脑,尤其在北京,还创办了“德赛电脑培训班”,主要针对上访维权人士进行电脑基础知识的培训,访民们都尊称他为“胡老师”。尽管他一向低调做人做事,仍赢得了维权界的广泛认同和赞誉。由此,也受到国家机器们无数次的威胁、驱赶、传唤、关押甚至是殴打。
   
    胡俊雄在访民们的心中不仅被称为“胡老师”,在他们的心里他就是值得信任和依赖的亲人和兄弟。2007年冬季,胡俊雄因不堪杭州警方的驱赶来到北京。当时我和女儿租住在北郊,和胡俊雄的住处只相隔一条马路,那一段时间连同租住在附近的其他朋友我们几乎天天可以见面。而我第一次面对面地接触访民,就是在胡俊雄的引领之下。
   
    记得那一天特别冷,我们从北郊辗转到达南郊,因为过冬的厚棉衣准备带给访民,我只穿一件薄的棉服,一路上都在瑟瑟发抖。下车之后,在七拐八绕中终于见到一处废墟中的一条仅能一人容身的窄道,几步走到尽头后有一处所谓的房屋在一颗大树之下。
   
    “到了”。胡俊雄去敲一个破旧的木门。好久都没有声音。胡俊雄说,他们可能出去了,我去找一找。我和另外的朋友只好在寒风中等候。一会儿,几位步履蹒跚的中年女人依次出现,此刻胡俊雄还没有回来。我和朋友热情地迎上前,叫出了我们要找的人的名字,几人立即变得严肃或者说是冷漠和敌视,异口同声的回答:“不认识”。我和朋友解释道:“我们是和胡俊雄一起来的,见你们不在他去找了。”几人再不答话,快速地挤过我们身旁,打开房门钻进去,我们听到用东西顶门的声音,随后屋里一片沉寂。
   
    胡俊雄急匆匆地回来了,看到冷的发抖的我抱歉地说:“没找到他们,可能今天让你白跑一趟了。”
   
   “他们回来了,在屋里。”我和朋友小声地说。
   
   “那怎么不进去?”胡俊雄兴奋地喊道,“快开门。”
   
    门旋即被打开,几人笑着奔出来,拥着胡俊雄、我和朋友进了屋。这样的反差着实让我和朋友感到莫名其妙和不可思议。
   
    几人不好意思地说,把我和朋友当成截访的了。寒喧过后,在除了床几乎没有站立空间的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几人穿上我们送上的棉衣。昏暗的灯光下,我突然发现,屋里的几个人脸上竟然都是伤痕。我以为那是冻伤。其中一位杭州籍的访民大姐说:“是被截访的打的。”然后,几人就撩起衣襟、挽起衣袖,个个浑身也都是累累的伤痕。我被震惊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实地接触访民群体,也是第一次从他们的口中听到被迫害的诉说,更是第一次亲眼见证了他们身上被殴打的新伤旧痕。当时我只能是与他们双手相握而泣,不知该如何帮助他们。得知胡俊雄的到来,各地十数名访民也陆续赶来。
   
    几人执拗地要留我们吃饭。他们在屋门外,用两块建筑用的红砖支起一柄小锅,一人伏下身用捡来的树枝燃火,一人用通红的双手洗着捡来的白菜叶子,一人淘米准备为我们做他们平时吃不上的白米饭。
   
    我们心情复杂地挣脱出来,离开了不知还要坚守在北京多久才能寻到公正的那些访民们。回去的路上胡俊雄都没有说话。后来我和胡俊雄谈起第一次见到访民后的触动,他对我说过:所以必须要改变!
   
    慢慢地我发现,在胡俊雄的骨子里有一种天生让访民们亲近信赖的特质,这一切都应该缘于他的内心。对于访民的关怀和帮助,他是用心去做的。有很长一段时间,胡俊雄得知某位访民穷困潦倒,他就将其接到自己简陋的租住小屋内管住管吃;敏感时期某位访民的人身安危不保,他也收留在自己的屋檐下为其提供保护。很少有人不是访民的身份,却可以做到长时间地与访民们同吃同住。为了那些访民们尽可能地可以有尊严地活着,从而能够期盼着有一天冤屈得以伸张,本来生活就困窘的胡俊雄裹腹的一餐可以用馒头就着咸菜或是白开水。
   
    但这样的生活终究不能为访民们实质解决什么,访民群体真正能够站起来活着,最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他们需要的是提高自己,走出狭隘,说出和写出遭受的不公和受迫害的真相。“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正是此理。于是胡俊雄开始着手筹集废旧电脑,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希望可以让访民们有一个学习电脑的地方。另一方面,他行走于异见人士和维权者之间,哪里有需要他就会奔赴哪里义务为大家维修电脑。
   
    几年下来,才四十多岁的他鬓角已染成斑斑白发,他的愿望和努力水到渠成——“德赛电脑培训班”终于成为现实,使访民们拥有了学习、提高自己的园地。在胡俊雄精心呵护的这块园地里,大家都称他为“胡老师”和“电脑工程师”。胡俊雄义务地为大家普及电脑知识,手把手地教访民们使用电脑,电脑的软硬件皆精通的他满怀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为维权者的服务中。
   
    在一次聊天时,胡俊雄无意中告诉我:“前几天坐公交车时因为太疲劳,我站着睡着了,一位老人给我让座,还很心疼我,说工作也不能太玩命,身体还是要紧的。我坦然地接受了老人的让座,很快又进入梦乡,坐着睡觉比站着舒服多了。”看着他永远疲惫的倦容,我顺势劝他:你确实不能总这么玩命,来日方长,事情是做不完的。胡俊雄马上回应说:一位民运老前辈说过,在中国民主宪政的大路上,只求做一粒铺路的小石子,但要做好小石子更不容易,它需要我们耐住寂寞、坚守恒久信念、至死不渝地奋斗不息。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公益学习班却成为政府的“眼中钉”,电脑学习班多次受到警方的骚扰和冲击,胡俊雄本人也多次在讲课和维修电脑的过程中受到警方的传唤和扣押。
   
    胡俊雄是一个热心帮助别人不求回报的实干家。很多上访维权者不止一次地跟我讲过,胡老师义务为我们修电脑,教我们使用电脑,但他从来没接受过我们任何的感谢,就是一顿便饭也没有吃过。是的,即使是长时间不见的老朋友想聚聚吃顿饭,也会被胡俊雄认为是浪费时间。记得一次胡俊雄从北京特意跑到河北专门为了给我修电脑。电脑修好后二话不说马上要走,我说已经到了吃饭时间,饭也准备好了,吃完再走吧。他坚持说还要好多事,没时间。我因为过意不去而急了:饭要不吃以后再别来我家。胡俊雄硬着头皮吃完饭连水也没喝一口,就急匆匆地赶回北京,他说还有好几个访民的电脑都出了故障等着他去处理。
   
    胡俊雄正是循着“做一颗铺路的小石子”的信念,四处发光,像一枚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样旋转。就像他说过的那样:中国的宪政民主不需要空话和大话,公民社会更不需要夸夸其谈。我们每一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用你的特长脚踏实地为社会公平正义的大厦添砖加瓦,就够了。人人都能这样做,中国自由民主的时代自然就不远了。
   
    也许,被抓捕对于胡俊雄来说或者是一种休息,他太劳累了!太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胡俊雄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北方已进入冬季,不知被羁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的胡俊雄先生身体是否安好?是否有御寒的冬衣?是否能得到治疗心脏病的药物?被刑事拘留30天亦或是37天后,他能否平安地回到我们身边,继续从事他的公益事业,为争取民主宪政早日在中国实现鞠躬尽瘁?
   
   2014年11月10日
   
   注:2014年,浙江民运界决定设立“王东海人权奖”,每年4月28日颁布奖项,授予国内人权民主活动中表现突出的活跃人士。2014年设首届王东海人权奖分别授予湖北维权人士、中国民主党人胡俊雄和河南维权人士、蒙冤警察田兰,以资表彰和鼓励。
   
   胡俊雄简介
   
    胡俊雄,男,生于1962年11月,籍贯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1982年大学毕业,1982年至1995年从事气象技术工作;1995年至现在从事科普工作和民运、维权活动。1998年底全国组党运动兴起时,胡俊雄在湖北黄冈与同道们组建了中国民主党黄冈党部,成为中国民主党最早的市级组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