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蔡楚作品选编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2014
   
   
   作者: 孔布
   

   香港的颜色本来就是“一国两制”中的资本主义,无需改色,年轻人上街只是要一张“公民提名”的选票,并通过这张选票来保证香港不变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诉求。那么中共为什么要与“敌对势力”一个调,为香港年轻人加上生命不可承受的使命,一起“赶鸭子上架”呢?因为,中共已经意识到,香港人如果有了这张选票,大陆人也想要,也会模仿占领北京四环以内,到那时,才是真正的“颜色革命”。“占中”让中共的“三个自信”荡然无存,所以它只能提前亮出“颜色革命”这张捧杀牌。污名颜色革命,可以让中共在香港危机中化危为机,转危为安。中共只看到颜色革命被妖魔化后带来的所谓“正能量”,但没有看到妖魔化的过程正是中共成功创造自黑模式的过程。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革命都发生在独裁国家和搞假民主的国家,中共给“占中”定性“颜色革命”,等于承认自己是独裁者,是搞假民主,……
   
   当中国的所有社会矛盾都积累到爆发的临界点时,中共力图通过一场“打老虎”运动挽回民心,并通过制定“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党内家法私刑来拯救摇摇欲坠的政权。然而,国人在高呼“支持习大大”后,却在“窝案”和“前捕后继”案中突然发现“无官不贪”这个铁的事实,同时发现笼子锁头的钥匙还在权力手里。正当觉醒的国人要求中共“还钥匙于公民”时,发生在香港的争取真普选运动把中共挽救了,救命稻草仅仅是四个字组成的“颜色革命”。中共通过污名颜色革命,把中国大陆人的注意力从“钥匙”身上转移到了“敌对势力”身上,动员了所有的奴性、狗性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恫吓了所有的正义和良心,实现了空前的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为“通奸党”赢得了苟延残喘的时间。
   
   一、“颜色革命”的定性让香港人生命不可承受
   
   香港争取真普选运动由“全民公投”升级为“占领中环”后,中共对其定性为“颜色革命”。外国媒体说这是“颜色革命”,不足为奇,因为自从法国大革命后,“革命”就成为褒义词,具有了“革命是一种实现正义和恢复秩序的行为”的狭义。所以,孙中山给自己的党起名“革命党”。现在,由中共自己说“占中”是颜色革命,它不是说给香港人听的,而是说给大陆人听的。香港的年轻一代,其头脑里没有“敌对势力”的意识,只有“这件事本身对不对”的意识,中共说西方和美国插手了这件事,反而让香港人相信这件事的正义性,“占中”者会受到空前的鼓舞。在“六.二二”占中投票及“七.一”游行前夕的敏感时刻,6月19日出版的《东周刊》号外披露壹传媒老板黎智英五月底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这一消息极大地鼓舞了香港人,78万个“汉奸”参加了投票,43万个“叛徒”参加了七一游行。
   
   与香港人相反,大陆人从小就接受“敌对势力”和“忘我不死”的教育,只要被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你的任何诉求和抗议都变成了“汉奸”行为。所以在中国,什么坏事都是临时工干的,什么坏事都是“敌对势力”指使干的。社会治理靠暴力维稳,巩固政权靠树立“敌对势力”,在这种意识形态下,绝大多数人不会问香港人为什么要占中、香港人的诉求是否合理合法等事件本身的问题,只相信“颜色论”、“阴谋论”和“亡我不死论”。在大陆门户网站的“占中”消息跟帖中,一边倒地骂香港年轻人“卖国”。有人发起“抵制挺占中香港艺人”的投票后,仅一天就有400多万个网民响应。大陆的媒体和香港的亲共媒体在报导这一事件时,不能站在客观立场上,甚至直指“占中真正目的是推动‘港独’”,使大众接受的是片面和不对称的信息。就在香港政府与学联对话时,大陆媒体只报导政府方面的要求,但对学生诉求几乎只字不提。于是,大陆“不明真相的群众”更加痛恨“颜色革命”。
   
   香港的颜色本来就是“一国两制”中的资本主义,无需改色,年轻人上街只是要一张“公民提名”的选票,并通过这张选票来保证香港不变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诉求。那么中共为什么要与“敌对势力”一个调,为香港年轻人加上生命不可承受的使命,一起“赶鸭子上架”呢?因为,中共已经意识到,香港人如果有了这张选票,大陆人也想要,也会模仿占领北京四环以内,到那时,才是真正的“颜色革命”。“占中”让中共的“三个自信”荡然无存,所以它只能提前亮出“颜色革命”这张捧杀牌。
   
   中共当然知道“颜色革命”的定性会激怒和鼓舞香港人,给“占中”火上浇油,但他并不怕香港乱,更不怕香港在乱中失去竞争力。香港金管局前总裁任志钢在写给大学生的一封劝退信中指出:“香港经济繁荣建基于作为中国大陆与外地市场的中间人,尤其在金融领域方面,但倘若中间人不合作、靠不住,添烦添乱,大陆一定会减低对香港的依赖,并另起炉灶,减少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对香港政策倾斜。”任志钢所说的“另起炉灶”,指的是上海,尽管上海的硬件和软件与香港不在一个档次,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完全可以让上海替代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社会越乱、经济越下滑,越能说明“颜色革命”的危害,中共喉舌媒体再也不用拿叙利亚和乌克兰做论据了,大陆人会把所有的国仇家恨都算到“敌对势力”的头上,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皇帝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二、中共所说的颜色革命是被妖魔化的颜色革命
   
   搜索百度、维基百科、谷歌、必应的词条,对颜色革命的解释都是一样的:“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是指21世纪初期一系列发生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东北非地区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这些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活动,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经过社会动员,往往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给执政者形成强大压力。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他们所认为的独裁政府,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
   
   这个解释有五个要点:一是“政权变更运动”,这个政权已经被国内人民抛弃;二是“和平和非暴力方式”,参加革命的人不是暴徒;三是“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外国人的插手只是一个“因素”,而不是主要原因,外因通过内因起变化,内因是决定性的原因;四是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都是“独裁政府”,拒绝民主;五是参加颜色革命的人都“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
   
   中共所说的颜色革命,是被妖魔化的颜色革命。中共喉舌媒体解释颜色革命时,颠倒了次因与主因的关系,说颜色革命是“西方编导的闹剧”,参加颜色革命的人是“西方的代理人”和“任人摆布的棋子”。2011年1月,埃及发生颜色革命,革命领袖穆尔西不仅不是“西方的代理人”,而且是西方的敌人,他所领导的“穆斯林兄弟会”是半恐怖主义的极端组织,是由“反美斗士”组成的。但是穆尔西带领埃及人民造反是打着反独裁的旗号,这使标榜民主价值观的西方和美国不得不表态支持穆尔西。但穆尔西当上总统后比穆巴拉克还独裁,成为民主的对立面,埃及又发生“二次颜色革命”,这时西方和美国又站到了穆尔西政府的的反对派一边,就像一颗棋子一样任由埃及人民摆布。埃及的两次颜色革命说明,颜色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国内的独裁和假民主不得人心,革命的过程不是西方和美国利用了埃及人,而是埃及人利用了西方和美国人。
   
   中共把颜色革命的后果说得非常可怕,以此恫吓中国人。新华社《颜色革命的不同版本与共有症候》一文说:“颜色革命导致一些国家分裂了,一些政权垮台了,一些政治人物丧命了,一些国家陷入动荡、冲突,民族与宗教矛盾激化,经济低迷不振,社会秩序混乱,极端暴力活动抬头,而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无辜百姓。”
   
   新华社只说“一些国家分裂了”,不说东德与西德的统一及变色国家纷纷加入了一体化的欧盟,不说帝国的解体给人民带来的解放,不说戈尔巴乔夫因颜色革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和俄罗斯最高荣誉勋章。
   
   新华社说“一些政权垮台了”,难道要让反人类的政权“再活五百年”吗?难道当年中共提出“打到苏修”是错误的吗?中共对颜色革命妖魔化,说明它自己就像当年毛泽东批评的苏共是一样的:“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他们的一切活动,都以特权阶层的私利为转移。”请问,像苏共一样的政权该不该垮台?
   
   新华社说“一些政治人物丧命了”,难道曾迫使数以百计女孩变为性奴、海外存款超过400亿美元的卡扎菲不该死吗?难道下令开枪镇压游行示威群众、连自己的宠物狗都要授予上校军衔的齐奥塞斯库不该被枪决吗?中共以此抹黑颜色革命,暴露中共领导人与世界独裁者的关系是惺惺相惜、兔死狐悲的关系。
   
   新华社说“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无辜百姓”,那么俄罗斯人民在颜色革命后生活是好了呢,还是坏了呢?人家已经实现了全民免费医疗,而在中国还有人在家里自己做手术,用菜刀剖腹,用钢锯截肢。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正在享受着欧盟区域发展基金,社会基金和农业担保与指导基金的红利。最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的人民有了选票,有了公民地位,有了做人的尊严。具有东德共青团背景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国国会演讲时说,德国人民永远感谢美国人民,感谢肯尼迪、里根、老布什与西德站在一起共同抵抗共产主义。她还顺便感谢了戈尔巴乔夫,说德国人民“欠他一个感情债”。
   
   三、颜色革命对中共是一把“双刃剑”
   
   污名颜色革命,可以让中共在香港危机中化危为机,转危为安。中共只看到颜色革命被妖魔化后带来的所谓“正能量”,但没有看到妖魔化的过程正是中共成功创造自黑模式的过程。
   
   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革命都发生在独裁国家和搞假民主的国家,中共给“占中”定性“颜色革命”,等于承认自己是独裁者,是搞假民主,要让香港人和大陆人一样,按组织指定的候选人去投票,那个“组织程序”是一个可以被一伙人甚至一个人操纵的程序,如果你想作为独立候选人,他们会用各种方式把你排除。
   
   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革命都是以年轻人为主力军,正是他们推动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但中共媒体说颜色革命是“少数人被利用”,年轻人确实是少数人,但他们代表了未来,最终世界是属于他们的。一个政权失去了年轻人这个“少数人”,就等于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