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槟郎文集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12对外汉语 李潇洒
   
     我不知道旅游对很多人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旅游即是抛开偏见、抛开误解,深入到一个陌生城市,走进美丽的外界,用心倾听深处大自然、地球城市最真实的声音。路途中,景随语心,感受从无见过的人、景、物。在旅行中增长外界见识、拓宽视野、让心灵得到富足。来到陌生的地方,发现不同的文化,让心灵得到放松和净化、找到自我。那么文学又是怎么一回事,在字典的定义中,文学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以不同的形式(称作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和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这里的文学,是区别于图片与视频的,在我看来文学的魅力是远远大于这两者的,毕竟文字可以表达复杂的感情和深沉的思考。
     万分荣幸可以选到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课。也许对于许多学生来说,选他的课只是因为学分不够了,这也曾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是我发现研究文学的人,身上总会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尤其是槟郎,他的热情,幽默,属于文人的执着,都深深地吸引着我,尤其是槟郎他待学生特别真诚,我想这也许是许多学生愿意与他交友、结伴旅游的原因吧。


     我看过一些出国旅游的人写的游记,他们大多数会配上很多绚丽的照片,然后介绍如何出行方便,什么好吃,怎样旅行划算。在我看来这样的东西并不可以称之为文学,最多只是一些文字罢了。槟郎虽然没有去过很多的国家,可以说南京是槟郎旅游的主阵地。以前我觉得南京是个特别浮躁的城市,没有什么值得游玩的地方,但是上了槟郎的课之后,才发现南京很大,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脚,即使是同一个地方,每个人的感受也不经相同。槟郎对于他每一个去过的地方,都有他自己的独特理解,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功名利禄的社会,如他这般的人已经不多了。
     我们学校的西边有一座方山,这是槟郎的文学创作园地,他的相关作品众多。对于方山,在南京江宁大学城的同学一定不陌生。从远处望去,方山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顶山(海拔约208米),远望如一方印,古称印山。《方山的月亮》是槟郎写的的一首诗歌了。“当我彻底离升,扬子江里的灰烬和方山的衣冠冢,便是你新的守望。”当时读完这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陶醉了,在这个羊羔体都可以出名的文学圈里,还是有一些人守护着自己的坚持的,努力的勤勤恳恳的写诗,也许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可他,但一个人最可贵的品质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槟郎对于方山有特殊的感情,写过许多关于方山的诗和散文。《洞玄观的菊花》一诗中,今世的槟郎邂逅洞玄观废墟的炼丹井边的一朵野菊花,被告知了前生的情况。自己前世是观内的一个小道士,与观内的一朵菊花有千年的缘分。无人的荒野中,也只有徒增了许多诗情。
     同在江宁的是石塘竹海,石塘竹海被称为南京的“最后一块宝地”,在那有个粉墙黛瓦的小乡村,在我看来这种小乡村的魅力在于远离城市的喧嚣,却又有自己独有的热闹。木桥,流水,青山,竹林,青天,白云,在这里槟郎作诗《游石塘竹海》,想到了古人,想到的自己,古人已逝,而今人尚在,对酒当歌,却少个杯子,人生自然有许多不如意,若需委曲求全,不如一身布衣,寄情于山水之间,何必为那功名利禄与那凡夫俗子争得头破血流。
     学校东边的解溪河岸有片杨树林,我有幸与槟郎老师同去查看了一回。槟郎为之作诗《解溪河堤的白杨林》。之前一直都不曾注意,没想到槟郎是那么的善于发现,让我知道了风景就在身边,不是外出才是旅游。“春去秋来,杨树林最美好的时期。绿枝狂伸,绿叶风长,如一面绿彩的画扇,如生机洋溢于框外的屏风,成为校园东界的风景。”古代名胜甚少,却文风鼎盛,各类诗词层出不穷,而今旅游业发达了,好的文章却少了,真是令人遗憾。正应了哪句俗话,不是生活缺乏美,而是却少发现美丽的眼睛。寄情于景,触景生情,也许是现代人的感情生活不够丰富吧。而槟郎正有古代人的智慧,善于发现景点和大自然的美。
     提起南京,就一定会想到夫子庙,槟郎用《执手桃叶渡》文字带我们去看夫子庙的桃叶渡,向我们诉说王献之和桃叶的爱情故事;那桃叶渡是也是他和他的夫人的初恋之地。槟郎详细地讲解了他对每一句诗的构思想法,甚至一些用词的细节都讲的很详细。我想他的夫人是幸福的,有这样一个男人用文字将他们的美好记忆保存了下来,这背后也许是数个夜晚的斟酌。“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有时候想时间也许才是最美丽的风景,普通的牵手在心中多增了无数甜蜜。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令人羡慕,“执子之手十六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桃叶渡是他们爱情的纪念圣地。
     南京自古有个说法,春牛首秋栖霞,讲的便是南京的两座山——牛首山,栖霞山。槟郎为牛首山作诗多首:《南京牛首山记游》、《登南京弘觉寺塔》、《拜谒郑和墓》等。他也为栖霞山写诗:《重游栖霞寺》《住步桃花扇亭》。去年,专程去探访乾隆帝曾驻跸栖霞山的行宫石雕时,恰好赶上赏枫时节,我在游人的万头攒动之间,终于挤进了栖霞寺。进了山门,放眼望去,远处山林枫叶如丹,层层叠叠,感受了“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大气意境。他用《幕府山登高》、《幕府山天池》带我们去登幕府山,眺望长江,感受山的高度,水的灵动。槟郎寻访南京城市的记忆,就是要打捞正在湮灭的历史,尽可能不让它碎片化。槟郎从城市的角落里寻找记忆,不仅要寻找已湮灭或正在湮灭的人文景观,同时还要寻找它的民间风俗,有名无地的街巷,如实记录它的发展脉络,传承给后人。
     槟郎的旅游文学也涉及国外,韩国是他工作外教过的国家。身处异国,槟郎一直蜗居,难得外出,对于每次出去玩都感慨良多。长篇散文《济州岛记游》是槟郎老师作于2002年12月28日,当时正值冬天,“飞机在济州机场降落时,济州岛下起了大雪,但触目的到处是榕树”。开篇讲到了济州岛,简单交待了与导游的碰面,之后是下榻的酒店,以及吃饭等诸多细节。第一站是神奇之路,主要描写了大家一起在怪坡上骑自行车,“下坡时要用力踩,上坡时则用很小力就行”,之后向大家揭开谜底,“旅游手册上面说是因为周围景物的关系使人发生错觉,误将下坡看成上坡,才明白怪坡与地下磁场或矿物并无关系”。之后又依次游览了耽罗木石苑、龙头岩、城山日出峰、城邑民俗村、西归浦……整整两天的行程,活动安排紧凑,景物也各具特色。“路上,导游安排我们到农家的桔子园游玩,我们可以自由地在园里摘桔子吃,照相,红红的桔子缀满枝头,我们吃着桔子,照了相,久久不愿离开,大家仿佛都爱上了田园生活”。“我们大田工作的几个人便请了大家去一家地下酒馆,喝啤酒,吃水果点心,唱卡拉OK,玩到夜里一点多才回去”。我想槟郎一定特别享受与友人这段时光,那种兴奋可以想象。“导游叫我们捡一块石头放在塔身上,许个愿,大家便都行动起来,我许的愿是祝在祖国的老婆和儿子平安,快乐。”槟郎虽然身在韩国,但心却一直记挂着国内的亲人,“现在坐在宿舍的电脑前写文章,我想到了西归浦这个地名,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可见高丽虽风景秀丽,但究竟不是吾乡,有家人的地方更加风景秀丽。
     朝闻道,夕死足矣。有同学文中提供的资料说:槟郎笑比海子,他说自己已活了40多岁了,比起海子永远的25岁算是赚了,即使现在死去也可含笑。他活得长,因而创作的文字比海子多,时间跨度大,也离我们更近。也许槟郎的诗文不一定会流传千古,但是至少有我们这一届届他的学生曾经欣赏过他。我难忘他的“旅游文学”选修课,也对旅游者槟郎的文学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4-11-2
(2014/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