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谢选骏文集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
   
   
   (201)
   “思想主权”的桥梁作用: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思想”是“个人主义”的;“主权”是“宇宙结构”的。


   
   “思想的主权”并不等于“思想的真实”,支配人们的虽然是思想,但支配人们思想的却不是真实,支配人们思想的也不是善良,支配人们思想的更不是美好。真善美,那只是思想的一些结果,但绝不是全部,更不是思想的源头。
   
   
   (202)
   有权力的东西,并不是真善美的东西──真、善、美,本身就是互相冲突抵牾的;真的不善,善的不美,美的不真。此外,真、善、美还是“失落的乐园”,是权力丧失以后产生的升华或幻觉,是思想的出路或适应与屈从。
   
   
   (203)
   当“人的主权”代替了“思想的主权”成为主流,就构成了“西方的没落”,就构成了“文明对自然的犯罪”,就构成了僭越和自杀──“检阅”是一种最为流行的“僭越”象征,“大型演唱会”则是“检阅”的和平样态。
   
   
   (204)
   “虚空是‘非存在’,而没有哪样东西由‘非存在’构成;因为任何东西都是绝对的。”──但是说这句话的人却不懂得,“虚空”一旦进入思想,就“存在”了;与此同时,思想也使得任何东西的存在都仅仅是相对的了。
   
   
   (205)
   只有在一个“更差的环境”里,才能够创造出“更好的魅力”;一座全新辉煌的宫殿,反而会把思想逼入自杀的绝地。
   
   我相信,真理必定超越于人类的声音、语句、文字之上;正如即使“读脑器”也无法全然了解人们内心的秘密──因为那是来自思想的主权,而非人自己的头脑里产生出来的幻觉。
   
   
   (206)
   哲学的慰借:如果把哲学作为慰藉而不是作为思想,这样的慰藉将会致命。
   
   他明智,所以他“知道无解”;他透彻,所以他“惟有思想”。
   
   他反思,所以他想到“意外总会发生的”──“意外”可以被描述成“造物主的意志”;意外迟早会摧毁一切“科学的原理”,正如意外已经摧毁了其他模型。
   
   
   (207)
   意识控制本能、社会的意识控制了个人的本能──使得人的生命趋于紊乱甚至衰竭;这时,只有思想能够对抗意识,并以“一切都是思想”这一方阵,解除无孔不入的社会压力。
   
   意识像是纸张……在混沌的……纸浆一样的背景中,慢慢浮现了……成形了……演化着……意识的推力来自思想。
   
   
   (208)
   人把自己作为万物的尺度,而科学不过是这一尺度的的延伸,至于宗教,则是对这一尺度的定期怀疑。
   
   
   (209)
   厄运成就思想,一如逼仄的处境成就了高压水枪的激越。
   
   压力和风险,使生命获得了价值和意义;谁也不知道以后到底怎么样,所以生命才有了价值和意义。
   
   
   (210)
   思想是生命的解毒剂。
   
   思想还是生命的别墅、旅途的休憩。
(2014/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