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谢选骏文集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131)
   “气候就像鞭子,瘟疫是上帝行使的惩罚手段,用来打击人类的傲慢无礼,并且提醒人们死亡具有不可动摇的历量。”──这种想法也太高估人类自己了,人类的傲慢无礼真的值得上帝来行使惩罚吗?其实呢,那不过是“自己不注意交通规则,结果自己撞上了更强悍的对手”。
   (132)
   “在中国,通常的智慧把自然灾害理解为历史学家马克·艾尔文所称的‘道德气象学’的警戒:天命在修复由于人类的邪恶而遭到破坏的自然平衡。”──“道德气象学”里的“上天警告”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那是古代的思想智慧在总结“现代的生态意识”。
   (133)
   “气候和疾病属于‘自然界对抗人类势力’的两大利器。”──大家都说:人类“可以战胜自然”,却“不能战胜自己”;不过,大家不懂:人类自己就是最可怕的自然力量。
   (134)
   “1341年,疾病从大草原食草的畜群中出去,其后,风把它们及其主人的臭气刮到周围世界……中国东北地区的死亡率达到众所周知的百分之九十,1353──1354年,在中国八个受害最重的地区,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死于瘟疫……当时很多观察家指出,是蒙古人传染了瘟疫。”──蒙古人在那空旷的草原上养成的不讲卫生的习惯,到了人口密集之处就会引起大规模传染病;1980年代以来中国流行大规模传染病,也是由于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把空旷地带的农民带入了人口密集的城市。空旷的自然地带无需卫生也不会致病,但密集的文明地带讲究卫生也很难避免流行瘟疫。
   (135)
   “在中国,如同我们将要看到的,瘟疫,连同其他的灾害,有助于引发宗教运动,而宗教运动的过度发展,将演变成政治革命。”──这不仅仅是对过去中国的总结,也还是对未来中国的预言:因为宗教机构本来就是一种救难组织。只要人性不变,政治和宗教的需求也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科学所能影响的,不过政治与宗教的形态。
   (136)
   “瘟疫时代蹂躏欧亚大陆的一些疾病在那个时代就是特殊的:它们在先前并不以同样的方式存在,自那以后也不复存在。”──说这句话的人似乎并不懂得:类似的病毒一直在花样翻新地变异,而病毒本身并不致人死命,致命的是传播这些病毒的社会条件;例如不当的接触和过分的开放……开放社会的另外一面,就是疫病流行的社会。
   (137)
   历史的分析显示:“我们改善中的健康状态,也许不在于我们假想的清洁卫生,而是更多地在于微生物习性的自然改变。”──当然医学的进步也在这一改变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138)
   “男人是瘟疫的主要牺牲品,与男人相比,女人过着相对与世隔绝因而是受到保护的生活。”──这是七百年前的十四世纪的景况,经历了二十世纪的女权主义,妇女已经失去了这一安全屏障,成为自负盈亏的牺牲品。
   (139)
   “瘟疫起因的宗教解释,从未抑制对于瘟疫原因以及治愈方法的科学研究……即使在十四世纪也是这样。”──这就是思想的力量:宗教无法束缚思想,正如科学无法束缚思想;宗教的事务归宗教,科学的事务归科学。
   (140)
   “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在一个即将出现的神所创造的历史中,上帝将赋予穷人以权力的学说;这种情况是独立地分别发生于欧洲和中国,但其方式则惊人地类似。”──这种“分别论”是出于实际的无知,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宗教都在中亚受过波斯宗教的来世论和日光轮的影响。其实呢,千年很短,连鼠目寸光的纳粹分子都会忏悔说,“千年易过,德国的罪孽难消。”穷则思变的心理是人性共通:穷凶则可能导致极恶;由于无情地竞争,富人渐渐忘记了克制的美德,不断把穷人逼上了绝路,时候到了,穷人就把富人送进了焚尸炉……由于恶性竞争,穷富形势是永远不改变的,能够改变的只是穷富的成员。
   

此文于2014年1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