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谢选骏文集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41)


   “人类的心灵是一个‘为了生存和生殖的装置’,智力不是建构来理解原子甚至不是理解它自身,而是为了人类基因的生存。”──这就是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所在,上述说者自己没有意识到,甚至连他的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为了人类基因的生存”?
   
   “人脑的惊人复杂性:在一千五百立方厘米的神经网络中,比地球上任何别的地方或迄今为止所知的宇宙中的任何地方有更好的操作组织;脑中神经原可能的连接数目,可以超过宇宙中原子的数目──脑中的每个细胞可以同其他的数以千计的细胞‘交谈’。”──显然,这种描述是电子时代的产物,而且只能产生于电子时代;在“后电子时代”,这种描述将落伍,并被新的描述所取代。
   
   
   (42)
   “尽管文化中有许多选择方案,基因的限制条件总是限定并统治人类的行为──大脑存在是因为它促进生存和基因的多样化。”──然而,基因工程改变了这一切“上层建筑”,尽管直到今天还很少有人意识到,基因其实也是“思想的产物”。
   
   
   (43)
   “在生殖时,渐进的变异通过基因的混合而出现,因为它们对下一代的需要是‘盲目’的,只能在下一代的一生中(另外三十──六十年)来检验;信息只能传递到后裔,这意味着慢慢地通过一个种群来传播。”“凡是在基因频率有任何变化的地方,进化就发生了……这种变化与选择进步没有任何关系,它们只是在生命的复杂性内徘徊,或多或少地跨越了生命多样性的范围。”──进化其实是基于风险甚至病态,这就是“生命的悲剧性”所在,这就是“以万物为刍狗”的过程。
   
   
   (44)
   “在进化史中,随着人类的到来,出现了思想的创生;随后出现了文化,思想不断地产生、再产生;这一现象也必须纳入任何统一的世界观……思想的遗传体系是独立于基因的遗传体系的。”──思想本身就是一棵生命树,往往活得比基因还长久,因为基因本身就是思想的体现。
   
   “一个基因既不是一个物体,也不是一种属性,而是一个没有重量的信息组建,他在发育过程中起指令作用……一个基因是一点儿可转置换的材料……保存不变的不是物质……而是一个信息,它仅当被分配、传播、分裂、倍增、分享时,才能被保存下来。”──这种说法为生命的基本特性──侵略扩张,提出了学理上的合法性证明。
   
   
   (45)
   “基因不决定任何信念,它产生开放、空虚的心灵,可以教它们各种信念;文化选择决定信念,占支配地位的、存在着的信念,都是在文化上起作用的信念;那些接受合适的、文化上起作用的信念的人生存下来,那些接受不合适的、文化上功能不良的信念的人,不能适应环境并走向灭绝。”──基因不决定任何信念,但却决定了任何信念得以产生的模板。
   
   “基因不是道德的主体,基因既不可能是自私的,也不可能是利他的。”──他们的职能是传递信息,在生命中贯彻宇宙的思想。”
   
   “《自私的基因》的论证是:我们和其他所有动物都……像芝加哥成功的土匪。”──炮舰政策、强权意志、普世真理、阿拉国度。
   
   
   (46)
   “‘Memes(心因)’是基因的文化类比,一个‘思想──心因’可以定义为一种东西,它可以从一个脑传到另一个脑;心因的例子是情调、思想、警句、服装的流行样式,或者建筑拱门的样式;正如基因通过精子和卵子从一个躯体跳到另一个躯体,从而在基因库传播它们自身一样。”──如果借用孔子的话,心因(Memes)显示了“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心因,虽然多少类似于基因,但并不受基因控制;它们是在文化上选择,而不是在基因上选择──为了理解现代人的进化,我们必须开始抛弃把基因作为进化的唯一基础的那种观念。”──这在思想主权论的时代,已经成为一种迫在眉睫的需要。
   
   “人类终于知道,他是宇宙的冷漠中的唯一东西,他在宇宙中出现仅仅是由于机遇。”──但实际上,这一论断只是孤独者的“主观思想”,而非科学家的“客观事实”;因为科学家只能就事论事,不能概括笼统。
   
   
   (47)
   “正是不协调的适应允许适应,不完备驱使世界走向更加完备──这里的挑战是要达到尽可能大的易变性与尽可能大的稳定性:这是要使对立的双方都达到最佳状态。”──这论述既解释了命运的残酷,又解释了生命的创造。
   
   “生命在这样一种边界上首先需要的是信息,因为正是这种信息可以使物质和能量形成活的分子,而生命就是由它产生、再生、维持,在这种增生的自然史中,正常的灭绝和更新对于创造过程是必不可少的。”──这信息就是思想,就是思想体现的主权。
   
   
   (48)
   “自然界通过进化创造了高度复杂化的解题实体。”──这句话与“上帝通过创世记创造了高度复杂化的属灵生命”,几乎是原版照抄,毫无新意。但是,“生物机体是无比的问题解决者”这个说法太好了,因为它比“人类是上帝启示的承受者”更能被现代头脑所理解并接受。
   
   
   (49)
   “把‘适者生存’解释为‘自然界的爪牙都沾满了鲜血’,不如把它解释为‘适者适应’,因为适应以各种方式发生,只有一种是好斗的或富于进攻性的。”──其他的适应方式还有屈从的、甘愿为奴的,谄媚的、巧言令色的,阴险的、两面三刀的,例如华人大众就是如此。
   
   古人云:“知识就是力量”;但我们知道:“死的知识不是力量,活的思想才是力量。”──“对我们的祖先来说,欧亚大陆无疑是一所残忍的学校。他们之所以生存了下来,关键是因为他们拥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旧石器时代后期的人们能够在环境恶劣的欧亚北部大草原上顽强地生存下来:再一次,思想(而不是死的知识)体现出了力量。”
   
   
   (50)
   “最早进入阿拉斯加的肯定不会只有几个人,但只有几个人的后代得以发展壮大;美洲土著人的基因群,诉说着数千年前的人类如何面对当时残酷的生存环境,他们不仅活了下来,而且不断开拓着生存的新空间,向冰层更厚的地区一点一点地深入,在冰天雪地的远东,硬是从冰山中敲出了他们的一个新天地。”──只有通过追溯和想象,人们才可以了解他们的踪迹。
   
   “‘生物在争斗和竞争’,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但同时它们也被连接在一起、相互依赖,这也是不能否认的事实。”──这就是政治上所谓“既斗争又勾结”、“互相坑害但谁也离不开谁”的生物学基础。
(2014/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