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谢选骏文集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31)
   两组不得不知道的数据:“一对同卵双胞胎中,当一个是同性恋,而另一个也是的可能性大约在20%,男子同性恋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是2%──4%……男人进监狱比女人进监狱高出十六倍。”

   
   “个人所能达到的灵性境界是否也有遗传性?……某种人格类型,它们具有微弱的遗传性质,也许就比其他个体更容易接受上帝,这并非不可能。”──这就是天子学说的基础。
   
   1、天子,仿佛宇宙派给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帝降夷羿,革兹夏政。”由此展开新的种族、新的文明。天子的别名也叫“文化英雄”。
   
   2、种族与文明的原型原生不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发现的,而是宇宙造物者的奥秘;这需要我们用生命的高级部份去体验,而不是用生命的低级部份去经验。
   
   3、天子是指向新的方向的细胞核,他满载良善健康的宇宙编码。他的诞生与时代(包括当时的天体环境)发生神秘的共振,并以特异的结构性脉冲辐射四周(包括当地的人类环境),优异的范本具有强烈的向心力,形成生命体的同心圆运动。这是从种族命运的角度看。
   
   4、从文明史的角度看,则与通常的想象相反,所谓文明与野蛮:分别是对天子的离心运动(文明)与对天子的向心运动(野蛮),也就是说,文明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背离,回到野蛮则是细胞再度趋近同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回归。
   
   5、同样与通常的想象相反的是,人类成员彼此间残忍的对待,乃是异质化行为,是离心的文明化过程的现象;而人类成员彼此间仁爱的对待,则是同质化行为,是向心的野蛮化过程的现象。所以,是爱创造了世界,而上帝也就是爱。在这种意义上,野蛮并不像许多意识形态教导的我们那样,是所谓通向死亡的;它也许血腥一点,但并不像文明那样苍白贫血,缺乏生育力。实际上,文明过程才是通往整体的死亡的。
   
   6、苦难,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所产生的痛感,所以同质性高的原始社会的苦难,并不会多于异质化强烈的文明社会;幸福,则趋向细胞的同质化过程的宁静,所以文明的退化有时带来的并不是苦难的骚动,而是幸福的宁静。
   
   7、所有的社会成员乃至所有的人类成员都是一体的,也就是源于同一个细胞。文明的异质化过程,并不能消灭人类细胞的同质性起源这一事实。所以凡偏待人的,就是自己偏离了正规,从而陷入了异质化的不正确、不良善、不健康的状态。这还表明其自身细胞,已经具有高度缺陷。
   
   8、唯心,唯物:是因为看见核的不同与相同。
   
   9、革命:原生细胞征服派生细胞。
   
   10、腐败:细胞角色混乱,并因混乱而畸形、变态、败坏。
   
   11、在极端病态的社会里,原生的范本细胞“天子”反而被显为是极端的、病态的甚至不可取的。
   
   12、从天子派生出来的人们,不仅仅是兄弟姐妹,而且包容在一个广延的种族细胞内,这个广延细胞的原生形式就是天子。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常人也是天子的退化形式。而常人的健康,就是从决意回归天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13、天子的天职在于从根本上兼容并蓄,像自然一样生养万物,而不是某一种动物或是植物那样迫害其他的动物和植物。敦促其他的动物和植物把纷扰嚣腾的分裂对峙升华为一个宁静肃穆的统一秩序,是可以的;但决不是通过种族斗争或是阶级斗争的肮脏手段来加剧其他的动物和植物的分裂、特化其他的动物和植物的对峙,从而为整个社会秩序埋下了一个破坏力无比的定时炸弹。
   
   
   (32)
   “研究人员认为人类与黑猩猩约有96%基因相同,可是人脑约是猩猩的4倍,而人脑大小与智商有关。蓝田带领的研究生搜集世界各地59个不同族群的1184人的基因样本进行研究,发现一直到最近一千年,这种演进还在进行,而且新的基因变异在一些族群迅速蔓延,并显然为这些族群带来优势。这些基因突变导致脑部更大和更聪明。在大约四万年前出现的一次突变,刚好是人类开始在洞穴作画之时。另一次突变估计在5800年前出现,主要表现在中东和欧洲人身上的突变,刚好赶上城市和书写文字的发展。这些情况显示脑部演进可能与重要文化改变同步发展。他用地图展示这些改变在欧洲、亚洲和美洲迅速扩散,可是在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却不普遍,显示有些族群没有赶上人类演进过程。而最令人吃惊的发现在于,人类大脑中的一组‘人性基因’仍在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进化。由于这组基因的进化与人所处的社会的文明活动有关,大脑的加速进化还可能带来一些社会后果──可能会导致不同社会中的人种间的智力发展不平衡。”──说“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族群没有赶上人类演进过程”,可能招致美国黑人的攻击,且不论它是不是国王的新衣。
   
   “从1998年开始,通过对全基因组范围内与神经系统有关的两百多个基因的系统性研究,并对人类、猴子、大鼠和小鼠进行比较,发现灵长类(人、猴)的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比啮齿类(老鼠等)高出30%;而在灵长类中,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尤其迅速。这两个‘新基因’可能决定人脑的容量,进而可能影响到人类的智力水准。科学家推测,这两个“新基因”的出现可能与农耕、语言、文字等人类文明活动的出现有关,这似乎表明了人类基因进化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而推进,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因果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人类文明发展速度不平衡,一些落后地区的人大脑中‘人性基因’的进化速度可能较为缓慢。这种进化并不是同时发生在整个种群中,而是一个漫长的选择过程。极少数个体率先发生基因变异,出现新的单模态,而基因的新单模态使这些个体获得生存和繁衍的优势,然后在整个种群中传播。”──人类学家老有新的理论,因为他们的头脑不能休息。
   
   
   (33)
   “所有的人格理论都试图回答以下问题:如果人的本性不同于大猩猩、狗、老鼠或者蟑螂,那么,它是什么?我们如何找到它?”──在我看来,那就是“思想”;人是思想的主动产物,动物是思想的被动产物。这就是所谓“自由意志”学说的依据,但实际上,动物的自由意志并不少于人类。
   
   
   (34)
   “真正惊人的建构是在生物多样性和复杂性中体现出来的”,这些建构所基于的信息,“记录在基因之中,而这种信息和物质能量不同,可以创造也可以消灭──这种遗传信息是生物自然界一切进步的关键。”
   
   “进步的观念,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幻想,历史上是在欧洲启蒙运动中产生的。”──在欧洲启蒙运动中产生的“进步”,也将在欧洲启蒙运动后消解(现在),并将在欧洲文明的衰亡里受到完全的清算(未来)。
   
   “在世界历史中每一个相继时期的居民,在生存竞赛中都曾打击它们的前辈;因此在自然的尺度上都比前辈高级;而这可以说明许多古生物学家所感到的一种含糊的还未很好定义的情绪,及生物机体的组成从总体上是进步了。”──这就是十九世纪的幼稚的乐观主义。
   
   
   (35)
   “通过运用多重倒退模式,在对一万个资料点进行分析的过程中,萨洛维发现在家里出生的先后顺序是影响科学革新接受程度的最强烈的因素……晚出生的要比早出生的孩子高出3.2倍:对于那些激进的社会变革,甚至可能高出4.7倍!独生子女对于激进观念的接受程度,介于早出生和晚出生的孩子之间。”──因为家庭是社会化的第一站,在我看来,一个人对自己家庭的观感,甚至会影响他的宗教态度和哲学观念。
   
   “虽然选择是作用在个体之上(因为总是有个体来应付选择),但选择是为了种类,“选择”(犹如上帝)挑选那些成功的种类进行复制、成功的种类进行繁殖,更广泛地分布编码在基因中的信息。”──在这种意义上,即使最极端的个人利己主义者,也还是一个集体利他主义者。
   
   
   (36)
   “生存是通过产生别的个体,分享共同的有价值的信息;把自我的基因更好地发送给别的个体的那些发送者生存下来了,最适者生存的结果是发送者生存。”──在这种意义上,最大功能的集体利他主义者,往往体现为最狭隘的个人利己主义者。
   
   从种族的角度看,“在达尔文主义的意义上,生物机体不是为自己而活着,它的首要功能甚至不是生殖其它生物机体,它繁殖的是基因,它不过是基因的暂时载体……单个的生物体只是基因的媒介物,一个更复杂的、保存和传播基因的装置的一部分:生物机体只是DNA制造更多DNA的手段。”──在这种意义上,即使最狂妄的独裁者,也还是基因的奴隶。
   
   
   (37)
   从利他主义的角度看,“基因是被生物机体‘传播了’、‘分配了’,它们活着不是为了有利于它们‘自己’,而是把它们所指的东西传播给别的自我。”──在更高的意义上,这就体现了“基督之爱”。
   
   
   (38)
   生物起源的环境可能与生物发展的环境正好相反:“研究人员分析了约204种古细菌和真细菌的蛋白质DNA。根据共同遗传基因排列,推测出古细菌、真细菌的祖先生物。研究人员通过操作遗传基因,成功将古细菌、真细菌的祖先生物蛋白质复原。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这种古生物蛋白质拥有耐热性,至少在94摄氏度以下不改变性质。另一方面,研究人员通过该试验研究推测,真细菌和古细菌的祖先生活在84──100摄氏度高温环境。研究人员还推测,约38亿年前,海水中温度接近80──100摄氏度。此后,海水温度逐渐降低,生物开始演化成不同种类。”──在人类社会方面,也存在类似的现象,一个事物得以起源的契机,与它得以发展壮大的机遇,往往正好相反。
   
   
   (39)
   “海洋,虽然为生命的发端所需要……但它不是产生大脑的环境,引人注目的大脑进化,总是在陆地上发生的,因为更富挑战性的陆地环境,似乎要求更大的神经力量,甚至今天海洋中的‘心灵’(鲸、海豚),也是在陆地上形成之后又回到海洋之中去的。”──如此看来,多样化的陆地显然有比单一化的陆地,具有更大的挑战性、刺激力。
   
   “哺乳动物有热血,需要较高能量,发展出了冷血的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所没有的新陈代谢的行为技巧。”──在这方面,人类又是最为突出的。
   
   
   (40)
   “生物进化成智能生物的概率,难以置信地小;人类的心灵是不寻常的,即使在这个谱系中,至少颅容量的稳定的增长,使得人们难以设想智能是产生之后被选择和保存的,脑变得越来越大,生物史上没有一个器官比脑增长的更快。”──这种说法,其实是“思想在反思自己的起源”;无一例外,这种反思的结果总是错误的,但其反思却富有成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