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谢选骏文集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11)
   “我们的眼睛并不向大脑呈现一种完全逼真的外部世界的图像,或是随时传递一种精确动感的图像;我们的大脑构造一个不断更新的模型:通过视神经不断发送的脉冲而更新,同时又加以重构;视觉方面的错觉就生动提醒了我们这一点。”──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而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这就是人类生存在根本上的“无意义性”和“无目的性”之所在。为了克服这一绝望,人们必须依靠宗教的武装。
   


   “同一雕塑翻制的一凹一凸两张面具,当观众离它们一定距离并来回走动注视它们时,那张凹面具似乎在转动头部一直注视着你。……例如,两个颜色棒先是相向而动,而后似乎是彼此碰撞,交换了颜色然后向反方向而动。但如果你拖动下面的移动条,把背景颜色换到灰色,两个颜色棒看上去更像是穿过彼此。”──这个错觉就向我们展现了特征可以如何通过不同的方式进行整合;整合问题是神经科学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我们的大脑可以同时独立地处理颜色,运动和其他各种特征,但是知觉的最终结果总是一个整体的物体。
   
   “大脑模拟软件具有极为强大的力量,它能构筑极为逼真的‘视觉’和极具威力的神咒。”──作者似乎不知,这也是现代科学的重要基础。
   
   
   (12)
   “观察的行为改变着被观察的对象:即使观察像电子那么小的物体,也必须粉碎那块玻璃;观察者必须深入其间进行研究,必须安置好他所选用的测量仪器……不仅如此,他所选用的测量方法还改变着电子的存在状态,进行观测之后的宇宙较先前大为改观……人类学家们都知道,当他们对某一部落进行研究时,该部落成员的行为会因下面这个事实而改变:即他们知道他们正处在别人的观察之下。”──所以,表演意识不仅是演员特有的,甚至也不仅仅是人类所特有的。
   
   
   (13)
   “科学家将普朗克天文望远镜收集到的辐射数据制成宇宙地图,发现宇宙南部集中了更多的宇宙微波辐射,这意味着我们所在的宇宙可能还受到另一个平行存在宇宙的重力吸引,这再次证明我们的世界之外,可能还存在一个平行宇宙。”──这使得我们所见世界的重要性大为降低,并给终极的虚无主义创造了一个更为坚实的事实基础。
   
   
   (14)
   思想的传染性:“拥有这种非凡经历的人,越是去看用外星人绑架观点来解释同样经历人的故事,他们就越有可能把自己的经历也转变成遭到绑架的故事。”──思想创造事实。
   
   
   (15)
   “遭遇和挑战对于文明的整体作用,并不亚于对于某人的个体作用;而且在城市中,更容易在有效规模和充分连续的基础上,通过互相影响和交易,产生提议和对应。”──这就是广义的“对话”,不仅是哲学的,宗教的,心灵世界的;而且是科学的,技术的,社会治理的……
   
   
   (16)
   “西方科学提供了可靠的承诺:知识是固定的,因为知识与观察一致、实现了语言、经受了考验、;中国的革命者实际上认为科学是一种信仰,是替代儒家思想的‘科学思想’。”──难怪“科学社会主义”会在各国造成一个个人间地狱。
   
   “虽然科学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奇怪的是科学却被证明具有自我破坏的性质;甚至在科学传播的同时,科学也滋长幻灭情绪:科学揭示出一个混乱的宇宙,科学的干预常出差错,最终的结果难以预料……西方科学主导了二十世纪,但在世界结束时,西方的影响所排斥或掩盖的非主流传统却悄然复苏。”──难怪“科学方法”会造成共产劳改营、纳粹灭绝营、热核战争、道德瓦解。
   
   “像大多数科学研究一样,整个过程完全没有天衣无缝的步骤,也没有完美预定的目标,没有什么理性的策略,却更像是一系列微小的跳跃,每次都是靠机会、人际关系、必需的经费,甚至受伤。”──科学不是逻辑的结果,往往是超越逻辑的结果。
   
   
   (17)
   “科学似乎模糊了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界限,甚至模糊了人和机器的界限;科学似乎攫取了人类的灵魂,并以基因取代了灵魂;科学似乎使自由变得不可能,减少了道德选择对进化的偶发事件或基因的决定选项应有的影响。”──科学到底是强化了人的力量,还是削弱了人的力量?看来英雄之死不是死于群众的毒手,而是死于科学技术的毒焰。
   
   “科学把人变成了试验的科目。”──科学把人民变成了小白鼠,科学家像屠夫对待牲口那样对待人类:他们就这样以一种相反的方式实现了尼采的“超人”之梦;进化论导致人的社会的进步,同时却导致人的自身的退化。
   
   
   (18)
   “科学没有使人们变得更好,相反,科学加强了人们变坏的能力;科学并没有给人类带来‘普遍的好处’,而使西方强权不成比例地强悍。”──民主也是如此,西方的民主灭绝了许多原始民族,并与科学一起构成了“科学与民主”、“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集中制”、大时代,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瓦解了全球所有社会的道德基础。
   
   
   (19)
   “科学在理智上把宇宙变得让多数人不可理解,这样做实际上刺激了宗教的复兴;量子科学鼓励神秘主义的复兴,借用英国神学家格里芬自创的说法,这是科学‘再施魔法’……运动我们无法衡量,事件我们无法追踪,原因我们不能追查,这一切似乎纵容形而上学,甚至纵容超自然解释。”──如此看来,科学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更非万能的;“科学与民主”也并非通往理想社会的不二法门。
   
   有人说,“在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和唯物主义思想星期之前,无神论一直在人类社会中扮演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这出于对中国文明的完全无知:儒学的主流甚至佛教的上流,都是倾向于不可知论或无神论的,甚至道家也是如此……因此就中国的情况而言可以说,“在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和唯物主义思想星期之前,无神论一直在中国社会中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这甚至在先秦的“神话历史化”过程中,就十分明显了。
   
   
   (20)
   “亚当和夏娃是上帝用伊甸园里尘土创造出来的只能是历史人物”(创造论)和“其他物种的后裔”(进化论)──在“思想的主权”的框架上,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何分别?毕竟,“其他物种的后裔”比“伊甸园里尘土”,还更接近生命的意蕴。
   
   “我们所观察的宇宙,既无设计,也无目的,谈不上善恶,除了毫无怜悯之心的冷淡和盲目之外,它一无所有。”(道金斯)──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典型的“以动物行为学来解释人类的思想”。科学家为什么不创办儿童主日学、福利救济站、临终关怀所?因为科学和科学家们遵循了他们心中的宇宙楷模:“既无设计,也无目的,谈不上善恶,除了毫无怜悯之心的冷淡和盲目之外,它一无所有。”
(2014/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