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内篇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谢选骏文集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内篇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111)
   康德曾被称为“哥尼斯堡的中国人”,这与其说是赞扬他的博学,不如说是挖苦他的虚伪:康德不信上帝却谈论上帝,显示他是一个典型的马基雅维利式的绅士。而十八世纪的“中国人”又是什么呢?刻薄地说,其实就是“清奴”、“辩猪”,宽容地说,是些“工蚁”、“应声虫”、“牵线木偶”。难怪“波兰杂种”尼采也认为康德用普鲁士人的思路表达了满清人的思想,并因此正在毒害德国人……其实德国人还需要毒害么,德国人还不够有害么?甚至尼采自己,虽然只是半个德国人,作为半个“发狂的康德”:他还是一头栽进康德的“物自体”里面,用“错误的肯定”代替了“不可知论”;用“强权意志”表达了康德的“物自体”。
   


   (112)
   “思想主权”的观念,可以粉碎黑格尔的“世界精神”、粉碎黑格尔世界精神的最高体现──普鲁士王国和柏林大学──粉碎其后继者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及其御用文人:列宁主义国家作为黑马(黑格尔──马克思)的旁门左道,也将随同第三帝国一同远去……“思想主权”是能动的、创造的,“世界精神”是被动的、印刻的。
   (113)
   十八世纪法国革命、十九世纪全欧革命,是由于各国王室相信了卢梭之类的“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奴役中”的谰言,以身试法、放纵无度,抛弃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带头作乱、引发天下大乱……然后第三等级起而效尤,于是烈火燃遍了世界──这哪里是什么“资产阶级革命”,明明是“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孟子·滕文公下》)中国两千多年前就经历过了的老皇历。
   
   卢梭无病呻吟,他其实根本不用到新大陆等“别的地方”、“他人之地”,去寻找“高贵的野蛮人”──“高贵的野蛮人”:就在欧洲,就在巴黎,就在卢浮宫、凡尔赛,在法国王室内部;当然也在律师楼里,在三级会议,在银行家的办公室里……“高贵的野蛮人”不仅带来了文明,也带来革命与战争。
   (114)
   歌曲之王舒伯特(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1828年)在写作交响乐和弥撒曲的时候,显然有点力不从心甚至捉襟见肘了──这说明,每一个体,都有不同的思想特质;每位乐师,都有不同的精神状态。
   (115)
   梵高的画作之所以在其死后才售得高价,是因为里面鬼影憧憧,恰好满足了内心解体、弥漫怀疑的西方社会;而毕加索之类则琢磨逐臭,曲意迎合、推波助澜,盗画不成,就用画作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毕加索在巴黎涉嫌偷窃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是贪财还是为了吸取灵感的“窃书不为偷”?从他一贯的“善于理财”来看待他的“创作热情”,毕加索的“艺术创作”比起毕加索的偷窃名画,难道不是一条更为安全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钱串子路线?
   
   毕加索的“艺术大师”和“艺术窃贼”的双重身份,其实是合一的,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他的聪明告诉他:偷窃达芬奇的作品难免入狱监禁,只有自己作画来分享艺术的财富比较安全;他还发现追踪达芬奇的古典艺术已经无利可图,要想一本万利必须制造离奇:于是毕加索开始探索如何捕捉商机、自己发行(作为货币的绘画艺术的作品)。
   (116)
   法国社会主义者圣西门的秘书孔德(Auguste Comte,1798──1857年),作为“实证主义的创始人”,“开创了社会学这一学科”,被尊称为“社会学之父”;与此同时,孔德还创立“人道教”,并成立了具有宗教色彩的“实证主义学会”──这种双重性表明,社会学其实是一种“人道主义的现代巫术”;而“实证主义”就是“实证主义学会”这个“教会组织的教义”。
   (117)
   卡尔·马克思之所以会相信人的“悲惨化”来源于自身的贫困状态──这是因为他马克思自己是依靠他人的施舍来供养的,卡尔马克思作为一个毫无尊严的文丐,连现代社会的智囊和教授都不如,干脆是依靠私人捐助而苟全性命于乱世的:这就是《资本论》的秘密──《资本论》实际上是“马克思的自传体著作”,是“一个经济不独立的思想家的哀鸣”……一个经济不独立的思想家,其思想家能够是独立的吗?
   (118)
   国民党中国人和共产党中国人之所以接受犹太人卡尔·马克思的学说,不仅因为两党的党徒们和犹太人马克思同为费拉居民;而且因为共产主义思想的后半段呼应了《礼记·礼运》的大同理论,甚至“两党中国”之前康有为,也不能免俗──因为“大同理论”正是费拉居民的理想;但是中国如要现代化,就需要和费拉居民的理想保持必要的距离。
   (119)
   “上层建筑”是思想造成的,还是经济基础造成的?──这很有争议,但是生产方式确实基于一种思想,经济基础因此也是思想的结果──请不要忘记:农业是基于一种思想,工业也是基于一种思想;文字是基于一种思想,信息产业就更是基于一种思想。无论如何,二十世纪欧美思想领域的最为重要的发展──相对主义的兴起──终于冲出了“欧洲中心论”的思想、这当然会加剧“西方的没落”的局势:相对主义是“中年危机”的特征,是文明晚期的精神现象学;这也表现为悲天悯人以及“人道主义”、“弱势关怀”、“动物保护主义”的兴起。
   (120)
   思想主权的“反应论”而不是唯物主义的“反映论”──我相信各派哲学的“概念游戏”都体现了一种“特殊处境之下的‘生存反应’(而不是‘观念反映’)的精神形式”。
   

此文于2014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