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
   
   第一章、“看破经典”犹如“看破红尘”
   


   第二章、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
   
   第三章、“解题实体”与“属灵生命”
   
   第四章、“时间崇拜者”是“魔鬼崇拜者”
   
   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分野、对比、交流
   
   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第十二章、“哥尼斯堡的中国人”
   
   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第一章、“看破经典”犹如“看破红尘”
   
   (001)
   思想和语言的互补作用:印欧语系的语汇多分阴性阳性,但印欧哲学却无阴阳观念;汉藏语系中国的语汇无分阴性阳性,但中国哲学却有阴阳观念。
   
   如果说印欧语言属于“睿智语言”,那么闪含语言就可算为“信仰语言”,汉藏语言就像“政治语言”──这三种语言都是从“来源不明的苏美尔语言”中获益匪浅,从不同方面发展了苏美尔文明。
   (002)
   “看破经典”犹如“看破红尘”:没有通读经典,便无法看破“一切经典”无非“人的思想”。没有遍览红尘,便无法看破“一切红尘”无非“人的欲望”。
   (003)
   “经典”就是被误读得最多的东西。“经典”就是被误读得最多的而且用武力予以贯彻例解的东西。“经典”就是扩大误读直到得以成为经典的东西。
   (004)
   “承认有看不见的东西存在”,这是科学;“相信看不见的东西存在”,这是宗教。相信“爱能超越死亡”,这是宗教而不是科学。
   (005)
   任何学术都是一种“历史过程”,任何历史过程都是一种“思想过程”──因为任何学术和历史都是在时间之中发挥作用的,而时间的本质就是思想:空间的延伸就是时间,而时空都是作为“思想的形式”而存在的。
   (006)
   “永恒法”是一种思想,体现了对于思想主权的向往和思考,这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传统所缺乏的,甚至也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传统所缺乏的──相形之下,第一期中国文明的“天命”、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佛法”,还是具有随时而易的性质、因人而异的特点,“神的智慧”被“人的理解”所囿,无法真正垂之万世。
   (007)
   当人们自以为握有思想主权的时候:他就可以决定相信什么辩护、不信什么辩护,采纳什么证据、拒斥什么证据,就像陪审团那样;然后作出自己的判断,就像法庭的审判长那样;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像根据法律条文和社会习惯(现有的科学理论或宗教信条)作出宣判一样。
   (008)
   我们以为自己是“人类”,但这种以为其实只是一种“思想”,取决于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定义──例如古人的看法就和我们不同,他们视“他人”为禽兽,并且在其他民族的名字上都要加上一个“犬”字,如“犹太人”;而在“英吉利”三个字的前面还都特地加上一个反犬旁,以示英格兰人都是畜牲。
   (009)
   人是小概率事件(small probability event; event of small probability):在概率论中,把概率很接近于0(即在大量重复试验中出现的频率非常低)的事件称为小概率事件──地球在宇宙中是小概率事件,生命在地球上是小概率事件,人在生命中是小概率事件,而能够思考的人在人类中又是小概率事件──如此小概率事件中的小概率事件、如此小概率事件中的小概率事件中的小概率事件……所感觉、所思考、所观察的,可能“接近客观事实”吗?在我看来,人所感觉、所思考、所观察的“客观事实”之真实性,就像人自身一样,属于极小极小的小概率事件;人凭借如此极小极小的小概率事件,去谈论真实的世界,是极为荒谬的──人,就生存在这种极其荒谬之中。
   
   小概率的事情和小概率的人,往往才是决定命运的事情和决定命运的人。
   (009)
   表面看起来,进化论不合《旧约》的犹太教理解,但合乎《新约》的基督教理解:但旧约、新约,都是“神秘语言的约定”;都是思想主权的亲自出场。
   
   “进化”只是“思想过程”的呈现,“思想主权的呈现”才是进化的实质所在。
   (010)
   “进化之树”是由“个体的树”而不是种族的树实现的──而后个体的树才蔓延为种族的树:个体的后续体现为种族,因为种族是个体的扩延──这正是“天子学说”高于“超人学说”的地方。
   
   

此文于2014年1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