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十七、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
   
   


   (161)
   “资助圣贤的行为本身,成了诸侯威望的一个来源:在中国,被认为是蛮夷的秦国接纳了数以千计地学者。”──但是,现代中国的“领袖们”却是通过镇压思想来显示自己的权威的,于是加剧了文明的衰落。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秦国并吞六国统一之后就开始收网镇压,大规模屠杀学者和“知识分子”了……国家主权企图彻底扼杀思想主权,目的是“让自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尽管这很虚妄,根本办不到;因为国家只是思想的产物。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
   
   
   (162)
   “对于公众来讲,圣贤与圣人总是在政治分裂的时期最能体现作用。”──在民不聊生的时候,思想主权才会得到承认:在邻邦之间裁决争议,在混乱之中确认方向,于是“学术著作”才能吸引大量的读者;1980年代的中国,曾经昙花一现了这一盛景。
   
   
   (163)
   “冲突并没有中断思想交流。”──冲突不仅没有中断思想交流,在我看来,冲突正是思想交流的一种方式。
   
   
   (164)
   “文字对于伟大思想的产生并不是必需的,但却是有益的……这是否意味着轴心时代是一个‘证据的陷阱’?圣贤们的思想之所以变得如此具有影响力,完全是因为他们最终被书写成文?”──如此看来,孔子自白其“述而不作”并非谦虚,而是实事求是;他的以及所有轴心时代作家的幸运就在于:他们时代的文字已经发展到足以记录复杂的“思想对话”的地步。
   
   
   (165)
   “穆斯林认为世俗世界和精神世界并无不同,而耶稣则宣称两者之间有着巨大差异。”──这使得科学和艺术无法在回教世界获得深入的、持续的、相对独立的发展;基督教的二元化价值观(上帝与凯撒)则赋予了人类的精神以这一发展的可能。
   
   
   (166)
   以马内利所启示的不可知论,使得基督教世界可以突破人的感官世界,发展出现代意义的科学。
   
   
   (167)
   “为了积聚你所不能持有的财富,让死亡、汗水、气喘、折磨遍布了陆地和海洋。”──但实际上,我们的肉体实际度过的生活不外乎吃饭睡觉等生理活动;其余的一切都只是思想;死亡可以切断文明的生理过程,但死亡不一定能切断我们的思想。
   
   
   (168)
   《箴言》二十一章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意思是说,人的自由意志,其实也是受到神的支配的;思想主权在宇宙之中,具有至高无上的位置。
   
   
   (169)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不是“唯心主义”,不是说“相貌可由心理改变”、“境况可随心态转移”;而是“主观能动”,是说“‘世界万象’是思想的产物”、“‘命运遭遇’是思考的结果”。
   
   
   (170)
   “思想主权”与其说是“一切福祸,皆由心生”;毋宁说是完全相反的东西。──“思想主权”创造人;“一切福祸,皆由心生”则是人创造的。
(2014/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