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十章]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十章

   十、奴隶制度存在于监狱和军队
   
   
   (091)
   “欧洲自己没有了奴隶制,但却容忍了对于新世界原住民的奴役。”──这种说法完全不确;欧洲的奴隶制度广泛存在于监狱和军队之中,举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例:大量的英国和苏格兰、爱尔兰的囚犯,就是从欧洲发配到澳大利亚去成为“原住民”的邻居甚至杀手的。


   
   
   (092)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这黍离之叹揭示出:国家主权灭亡了,思想主权依然存在;国家的悲剧就是思想的喜剧,文明的萧索就是生态的茂盛。
   
   
   (093)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前者很多是对国家主权的献祭,后者则是对于思想主权的献祭。文天祥没有对此作出清楚的区别,所以他的《正气歌》也不能上升为一种宗教。
   
   
   (094)
   “‘公众的意志总是正确的’这个说法,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比较高尚的、不容异议的偏狭观念,且是一种彻底的、极权主义的偏狭观念。”──可见,对于人民主权论的批判,早在中世纪晚期的托马斯•阿奎那就开始了。
   
   
   (095)
   一位巴黎大学的学者在1280年写道:1、“饿得要死的人对于维持生命所需的食物具有财产权”(即使这些东西不是他的)”;2、“处于极端需要处境的人(如果偷窃生活必需品),似乎更是在使用他的权利,而不是在进行盗窃。”──问题是,如何定义“饿得要死”和“处于极端需要处境的人”?因为许多人的饥饿,是心因性质的;甚至连独裁者和抢劫犯也经常处于“极端需要处境”的状态之下:在这种意义上,我体会到孔子所说的“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和保罗所说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问题是,如何定义“饿得要死”和“处于极端需要处境的人”?将近七百年以后,1959年──1962年中国大饥荒期间,“共产党毛主席”禁止人们外出觅食,结果饿死了五分之一的人口;但毕竟,还是有80%的人活了下了──根据“保护大多数”的原则,这还算是共产党的仁政?
   
   
   (096)
   “我思故我在”:我思,我在;我的质疑意识着我的存在──我存在,我就分享了思想的主权:如果没有思想的主权,我怎能思考、我如何存在?
   
   “我思故我在”,不如“我思故我思(在)”,不如“我呼吸故我在”;因为我思虽在我人却可能不在了──我的人不在,我的思何以在?通过我的书籍、音像、自动程序。我的书籍、音像、自动程序不是我的思?那么那是谁的思?是纸张的思?油墨的思?光碟的思?软件的思?都不是。那还是我的思。什么?那只是我的思之遗迹,而不是我的思?那么我原先的思是什么呢?仅仅是我的呼吸?
   
   “我在,故我思。”──这看起来合乎经验,但确实和“东方红,太阳升”一样,是一种常见的错觉;那么真实的情况呢?是“我思故我在”、“地球的另边转向太阳”?但实际上,“我在,故我思”正是从“我思故我在”演绎出来的。
   (“我思故我在”用“思”来证明“在”,其实是利用了人体的局限;因为人感觉自己的“思”常常依附于“在”,即使在梦中也是如此,所以就推论说“思依附于在”──其实思就是思,思不必依附于在;思也不能推论出在,除非更深一层:在,就是上帝,就是思想的主权,就是宇宙的漩涡。)
   
   
   (097)
   “我思故我在”的谬误:星光说明星辰的存在?其实我们看见星光之前,有的星辰已经陨灭好几亿年了;换言之,星光根本不能证明星辰的存在──我思不能证明我的存在;笛卡尔的思还在,但笛卡尔却不在了。笛卡尔哪里懂得思与在的关系,因为他那时的人还不懂星光与星辰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二十世纪才发现的。
   
   笛卡尔在“思”之外又找到“神”,作为存在的证明,但他还是错了:首先“神”不在“思”之外,没有“思”我们怎能知道我们所思所说的“神”呢?其次,“神”不能作为“在”的证明,因为神本身就无法证明而只能信仰。那么神又怎能证明存在呢?存在只能感受和思考但无法证明。因为任何证明都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明,结果是没完没了地纠缠不休。除此之外,人是无能为力的。至少我是无能为力的。证明存在或证明神的努力,除了锻炼思维之外,亦无所成。
   
   你可以证明,你却无法证明──你可以证明过程,你却无法证明结果。
   
   
   (098)
   怀疑论者之所以怀疑一切而唯独不怀疑他自己,并不是因为他在思(如“我思故我在”这个伪命题所宣传的),而是因为怀疑者具有自我的意识、生物的本能,他像每个活着的人都觉得自己永远不死一样,觉得他自己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虽然他的理性也同时告诉他人人难免一死……与“我思故我在”这个伪命题所宣传的相反,真正的存在是要通过“无思无虑”来实现的,例如在坐忘与禅静中:“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庄子•大宗师》,译文:“忘却自己的形体,抛弃自己的聪明,摆脱形体和智能的束缚,与大道融通为一,这就叫坐忘。)这可以排除杂念亦即排除思,来达到在:“长视久生,与造物者游,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099)
   “托马斯•莫尔为他的乌托邦规定的是财产共有,而不是妻儿共有;这是一种典型的宗教解读;早期教父大都反感柏拉图对于妇女的安排。……毕达哥拉斯以及他在克洛屯的门徒并没有共享妇女和孩子,不过他们共有财产。”──其实,妇女才是家庭的核心,而家庭则是私有制的核心;共产不共妻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共妻了则退化到了猿类以前的状态了,是为人性无法接受的。
   
   
   (100)
   菲尔麦(Robert Filmer,1588──1653年)《父权制或国王的自然权利》在他死后于1680出版,“大概是君权神授理论至今为止最有系统的英文阐述”;他在该书中把《圣经》中的《创世记》的观点作为他君权神授的逻辑前提。他指出:君权的来源是父亲对子女的支配权,“世界上的一切权力或是从父权派生,或是篡夺父权而来,此外再也找不出任何权力的其他来源。”臣民对君主的服从关系来自子女对家长的从属关系,并且“这种子女的从属关系,按照上帝的命令,是一切君主权力的本源。”因为上帝的授予,亚当拥有了统治其妻子、儿女以及后裔的原始的统治权力。他认为,君主统治国家的权力是按照上帝赋予亚当的父权建立起来的。菲尔麦认为,君权的权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的,它支配着世间一切财富、统率着世上一切臣民、裁断着世间一切事务,“上帝规定亚当的最高权力应该是无限制的,其范围与基于他的意志的一切行为一样广大,亚当如此,其他一切具有最高权力的人们也是如此。”由于亚当对尘世拥有绝对的统治,自然也拥有选择继任君权的继承人的绝对权力。菲尔麦认为:“一个完善的王国,就是君主依照君主其个人的意志进行统治的王国。”世间的法律只不过是根据君主的意志和愿望建立的,“法律不过是具有至高无上的父权者的意志。”因而“君主必须超出法律之上”,无须受自己所制定的法律的控制。不过国王必须遵守上帝之法,对上帝负有义务,他作为“统领许多家庭的父亲,其关心所及在于保存子民、提供衣食,指导和保卫整个国家──一言以蔽之,一个国王的职责归结起来就是给予人民以普遍的、父亲般的关心。” 菲尔麦极力为英国的专制制度辩护,认为英国国王是亚当的继承人,是唯一的主权者,他享有制定法律、发号施令的绝对的无限权力。至于国家的其他机构,只能是王权的附属物,都不可享有主权。“最高的权力是落在父亲的身份上,并且只限于一种形式的政府,这就是君主制。”政府的目的在于“敬神与和平”,而这个目的只有君主制能够达到。
(2014/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