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八章]
谢选骏文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八章

   
   八、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
   
   
   (071)


   “一切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必须伪装在没有争议的宗教外衣下才能扎根于群体之中,如果某个无神论的信仰可以使群体接受,那么整个信仰也会表现出宗教感情。”──不仅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如此,科学与技术也是如此。人们依恋科学与技术,如同依恋政治、神学、社会信条。
   
   
   (072)
   思想主权:“天下出于思虑,天下殊归于同途,天下百致于一虑,天下出于思虑。”──这里的“思虑”,就是宇宙的思想、思想的主权。
   
   
   (073)
   说劣等人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次品”,不仅怀疑了上帝的创造能力,而且误解了“自然的储备”之奥秘──“自然的目的”不同于“人类的目的”:其目标并非“优异”,而是“多样”。
   
   
   (074)
   “许多严重智障的人有很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有“诺贝尔文学奖”而没有“诺贝尔思想奖”是否说明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的缺乏思想?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只能认识“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不能认识“深邃的思想主权力量”。这些无脑儿的存在,同时也说明思想主权的尊贵:功高不赏、震主身危。
   
   
   (075)
   亚伯拉罕献祭以撒,不是一个“道德的”选择,而是一个“被拖着走还是被领着走”的选择──克尔恺廓尔不懂“被拖着走”是一种更大的厄运,所以“理解亚伯拉罕的选择”;结果这个丹麦病人自己就像他的同乡哈姆莱特一样,被命运拖走了。
   
   
   (076)
   “亚伯拉罕的上帝和爱因斯坦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尽管他们所信的不是同一位上帝。”──这虽然牵强附会,但他们确实出自同一的构造,同一的物理构造,同一的生化构造,同一的社会构造,同一的心理构造。
   
   
   (077)
   师徒关系是一种自愿奴隶关系:“他所查考过的人会被发配和无视三年,以检验的他的恒心和对学问的真爱,并了解他是否有对名声的正确态度以及是否轻视地位;这样之后,他要其追随者沉默五年,以检验他们的自制能力……”这就是希腊人毕达哥拉斯干的好事,他就如此这般地吸收了弟子们的全部才华,做成自己的不朽名声。
   
   
   (078)
   “导师──学生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传统’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思想脉络’的一种东西……不过聪明的学生通常质疑他们的导师而提出新的观点,并建立一代又一代的修正链。”──不能反对老师的学生,永远是好学生,也就是那种长不大的学生;而最为狡猾的反对则是“继承发展”,是实质篡改,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079)
   哲学是一种自我夸耀:“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他其实只是想炫耀自己的“新知”──用自己的“无知”去纠正别人的“错觉”,结果苏格拉底为此卖弄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其实苏格拉底不明白,人生的大半是依靠错觉而生活的,只有一小半才是为了改进错觉而作的努力……你苏格拉底为了自我炫耀而破坏了别人的美好错觉,别人理所当然要你的狗命。因为,人们如果失去了前一大半的错觉,后一小半的改进就会失去意义和根基,人生就会变得幻灭,成为碎片和灰烬了。
   
   
   (080)
   “生活需要建立在自我欺骗的基础上,所以必须信仰那些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的东西,人才能得到拯救。”──“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那存在于哪?”──“可以肯定的是:在感官世界之外有更大的世界,因为人的感官机能是极为狭窄的(这在科学上都有定论的):人的感官,是服务于‘人的生存’,不是服务于‘客观世界’的。”
(2014/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