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八章]
谢选骏文集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八章

   
   八、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
   
   
   (071)


   “一切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必须伪装在没有争议的宗教外衣下才能扎根于群体之中,如果某个无神论的信仰可以使群体接受,那么整个信仰也会表现出宗教感情。”──不仅政治、神学、社会信条如此,科学与技术也是如此。人们依恋科学与技术,如同依恋政治、神学、社会信条。
   
   
   (072)
   思想主权:“天下出于思虑,天下殊归于同途,天下百致于一虑,天下出于思虑。”──这里的“思虑”,就是宇宙的思想、思想的主权。
   
   
   (073)
   说劣等人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次品”,不仅怀疑了上帝的创造能力,而且误解了“自然的储备”之奥秘──“自然的目的”不同于“人类的目的”:其目标并非“优异”,而是“多样”。
   
   
   (074)
   “许多严重智障的人有很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有“诺贝尔文学奖”而没有“诺贝尔思想奖”是否说明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的缺乏思想?诺贝尔及其委员会甚至瑞典王室只能认识“流畅的语言文法能力”,不能认识“深邃的思想主权力量”。这些无脑儿的存在,同时也说明思想主权的尊贵:功高不赏、震主身危。
   
   
   (075)
   亚伯拉罕献祭以撒,不是一个“道德的”选择,而是一个“被拖着走还是被领着走”的选择──克尔恺廓尔不懂“被拖着走”是一种更大的厄运,所以“理解亚伯拉罕的选择”;结果这个丹麦病人自己就像他的同乡哈姆莱特一样,被命运拖走了。
   
   
   (076)
   “亚伯拉罕的上帝和爱因斯坦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尽管他们所信的不是同一位上帝。”──这虽然牵强附会,但他们确实出自同一的构造,同一的物理构造,同一的生化构造,同一的社会构造,同一的心理构造。
   
   
   (077)
   师徒关系是一种自愿奴隶关系:“他所查考过的人会被发配和无视三年,以检验的他的恒心和对学问的真爱,并了解他是否有对名声的正确态度以及是否轻视地位;这样之后,他要其追随者沉默五年,以检验他们的自制能力……”这就是希腊人毕达哥拉斯干的好事,他就如此这般地吸收了弟子们的全部才华,做成自己的不朽名声。
   
   
   (078)
   “导师──学生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传统’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思想脉络’的一种东西……不过聪明的学生通常质疑他们的导师而提出新的观点,并建立一代又一代的修正链。”──不能反对老师的学生,永远是好学生,也就是那种长不大的学生;而最为狡猾的反对则是“继承发展”,是实质篡改,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079)
   哲学是一种自我夸耀:“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他其实只是想炫耀自己的“新知”──用自己的“无知”去纠正别人的“错觉”,结果苏格拉底为此卖弄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其实苏格拉底不明白,人生的大半是依靠错觉而生活的,只有一小半才是为了改进错觉而作的努力……你苏格拉底为了自我炫耀而破坏了别人的美好错觉,别人理所当然要你的狗命。因为,人们如果失去了前一大半的错觉,后一小半的改进就会失去意义和根基,人生就会变得幻灭,成为碎片和灰烬了。
   
   
   (080)
   “生活需要建立在自我欺骗的基础上,所以必须信仰那些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的东西,人才能得到拯救。”──“并不存在于感官世界,那存在于哪?”──“可以肯定的是:在感官世界之外有更大的世界,因为人的感官机能是极为狭窄的(这在科学上都有定论的):人的感官,是服务于‘人的生存’,不是服务于‘客观世界’的。”
(2014/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