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熊飞骏的博客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熊飞骏

   1、社科院长说: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国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熊评:搞不懂今天谁才是无产阶级?抄没900亿(一说4400亿)黑金的周老虎是无产阶级吗?374套豪宅主刘志军是无产阶级吗?花钱买来的大军官徐老虎是无产阶级吗?三人当年的哥门同事是无产阶级吗?

   社科院长鼓吹当今中国仍需“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进行到底……这个飞骏严重赞同!建议中国再来一次大革命,来一次“打富豪分房产”运动,把那些骑在广大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捞足了钞票和房产的富豪打倒在地!只是这样一革命一斗争,官老爷还有几个能站直身子?

   院长你算无产阶级吗?你存款至少超百万吧?一线城市房产至少超一百平方吧?和仅够维持温饱40平米贫困县陋室的光棍熊飞骏相比,你可是个大资产阶级了!若再来次革命,你的存款房产就得归我了?当年李立三鼓吹阶级斗争,老家的无产阶级兄弟响应他的号召的抄了他的家杀了他的父亲,院长想做另一个李立三吗?想不到革命有天会革到自己头上吧?

   早晨大骂境外敌对势力,却被民众人肉出自家子女财产多在美国;中午又鼓吹阶级斗争,嚎叫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继续革命,忘了自己身份早已是大资产阶级,子女也移民到资产阶级国家;晚上叫嚣对腐败零容忍,没想到腐败分子都是他的同事亲友…一天到晚骂了个唾沫横飞,最后唾沫星子全向自己飞来,什么智商?

   中国未来最大的风险是复辟毛主义,中国若再来一次毛主义,中华文明必定解体,且永远失去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当今中国毛主义极有可能借“民族主义”这面破旗借尸还魂。毛主义的精髓是:公权力无限扩大,私人自由空间最大压缩,动员没脑子的群氓打杀异己,以集体主义名义剥夺基本人权;而不是简单的公有化和阶级斗争。

   

   2、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文人其实是金庸,他作品中那些感人艺术典型其实是现实世界真男人的缩影。一个有大经历真性情的爷们,都可从神雕侠侣杨过、雪山飞狐苗人凤、倚天屠龙记张无忌、天龙八部乔峰身上看到自己心灵世界的影子,看这些书就象是看自己的故事,不自禁泪流满面,丝毫也不认为那是虚构人物。

   当代中国作家飞骏最喜欢的还是金庸琼瑶,每逢坐火车都会带上两人小说混时间。记得五月下旬我在去兰州列车上看《新月格格》入了迷,感动出了满脸的泪水擦不胜擦,一头埋在小说里忘了身是旅客。直到对面座位上的旅客关切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抬起头才发现周围有不少旅客投来关切目光,这才发现自己当众失态了。

   

   3、中国驻冰岛大使涉嫌日本间谍被捕!更邪恶的是:此公今年2月在冰岛主媒发文强烈谴责日本大使关于钓鱼岛和靖国神社态度。现在明白那些不顾国际礼节损害中国形象发动仇外宣传者的真实嘴脸吧?先前只知道高调反美的贪官政客子女财产多在美国,没想到高调反日者居然有人是日本特务?贼喊捉贼的声音总是很夸张。

   “爱国”相当于“爱家”,是一种与生俱来不用当众表达的感情。你见过哪个正常人经常在公众面前标榜自己爱家的?当众标榜自已爱家者要么家外有家,要么积极创造条件搞外遇。同理,当众标榜自己爱国者要么已经干了不可告人之事;要么积极准备从事不可告人勾当。中国贪官一边把孩子财产往美国送一边嚎叫爱国!

   中国反美第一吹鼓手司马南妻儿都在美国,大过年也跑美国欢度中国年;回国就大骂祖宗八代对祖国不离不弃的中国公民为汉奸卖国贼。口口声声“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主张“海带打航母、雾霾防导弹”的将军专家,儿子也在美国,还说什么中国盛产汉奸卖国贼。那位动不动就在电视屏幕强烈谴责美国的小生主持,据说也是美国特务?

   上世纪三十年代前期张自忠将军公开主张“慎言抗日”,声称“中国军队不是日军对手”,结果被煽动反日游行给日军制造开战借口的日本特务们辱骂为“汉奸卖国贼”。后来张将军以集团军司令员的身份浴血沙场马革裹尸。那些组织反日游行,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的梅思平之流则当了汉奸。反日游行第一旗手梅思平则出任汪伪汉奸政权内政部长。

   “口号爱国贼”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借爱国旗帜谋取尽可能大的非法利益。“爱国”在他们嘴里和周徐二老虎口中的“廉政”一样,都是“不可告人勾当”的遮羞布。

   高喊爱国的人,大都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是外国间谍也是借爱国口号来掩饰贪腐罪恶的贪官或贪官的吹鼓手,少有例外!民间常说把局级以上的官员都抓起来,极少有抓错的;我说把动不动就高呼爱国口号的人抓起来,抓错的也只是极个别!绝大多数都是借爱国之名行害国之实。

   

   3、近日少林和尚与河南地方官因为天价门票收入的分赃不均发生内讧:官员回应“和尚要那么多钱干吗?”和尚反驳“无产阶级先锋队要钱干吗?”双方在“内部路线斗争”中都表现得很有才。众所周知这些年少林寺在酒肉方丈释永信的英明领导下,找出一个正经和尚比拿诺贝尔奖还难。官僧早就是同一个粪坑里的蝇蛆没一个清白的,民众也乐得看热闹不给和尚帮腔。

   

   4、大中国近期又冒出了一个新词汇——“探索性错误”?听到这名词希特勒、东条英机在地下定会兴奋得大大跳起高来,他俩的平反指日可待了。不就是个“探索性错误”么?干吗只抓他俩不放手?比他俩的探索性错误严重百倍的主还被顶礼膜拜着呢?哪天光棍飞骏也去摸摸尼姑脑袋试试,不就是探索性错误吗?和尚摸得我咋摸不得?

   探索性错误?把国内的老百姓当作小白鼠一样镇压和饿死,只是一个“错误”而已?那日本侵华也只是个探索性错误?满清屠杀汉人也只是个探索性错误?人祸大饥荒俄死几千万人是“犯罪”不是“错误”,犯错可恕犯罪难饶!一个人无论此前作了多少好事立了多大功,杀人都得判死刑!“功过相抵”是瞎扯蛋。

   大中国的“几分功几分过”其实很扯蛋!功过从来都不存在“相抵”一说。莫言为大中国拿到了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功劳够大吧?但如果他现在去杀几个人或强暴几个姑娘,他能“以功抵过”吗?能说他“几分功几分过”吗?在杀人强暴罪行面前,莫言和阿Q一样量刑,都得死刑或无期的干活!诺贝尔奖抵不了一分罪。

   

   5、苏格兰扩权在“独立公投”的次日启动!英国三大政党保守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此前已承诺,如果苏格兰不独立,将在公投后第二天立即按照三方同意的程序和时间表,向苏格兰提供更多税收以及公共开支权力。胜利的一方没有背弃承诺,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忠实履行对失败一方许下的诺言,诚信、负责、透明才是英国政治的最可贵之处。

   苏格兰独立公投统一派胜出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居然感谢苏格兰独立派领袖萨蒙德的君子风范?他怎么没把萨蒙德宣布为阴谋分裂祖国的敌对势力?没把他说成是俄罗斯颠覆英国的内奸卖国贼,然后秋后算帐以“阴谋分裂国家罪”把他抓起来呢?卡梅伦完全不懂政治啊!不过飞骏若是美女,宁给这傻子做小三也不给金三做皇后。

   英国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她吸取当初武力强留美国的教训,先后对加拿大,澳大利亚,爱尔兰,南非,印度,新西兰,巴基斯坦和平放手,依旧吸引地球人趋之若鹜;对香港放手依旧吸引中国人。如今让苏格兰自由选择去留,人家冷静下来后决定不走了?这个地球人民主宪政的摇篮,用文明不是用枪炮来征服世界人心。

   

   6、民主国家政府也会犯错误,但犯了错误能很快被发现,相关责任官员受到无情追究并赔偿损失,政府很快改正错误并确保以后不犯同样错误,不会动不动让无辜纳税人为官员错误买单。台湾屏东县也发现了地沟油,但地政处长、农业处长、城乡发展处长、环保局长及卫生局长5位官员已请辞并获准,县长率政府官员向民众鞠躬道歉。

   同样是中国人,一样的历史一样的种族一样的文化,差别咋就那么大呢?不要把腐败野蛮归咎于几千年封建文化,更不要归咎于中国人素质低,一切灾难都是坚持专制不动摇惹的祸!制度一民主,要不了多久中国人就能从潘金莲进化成林黛玉。把人民禁痼在沙漠,说什么等沙漠居民学了会游泳才能下水是乌鸦嘴的干活!

   

   7、理论基础是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唯命是从的老大是西方的俄国熊;子女、财产也转移到西方去了;然后高呼“坚决不搞西方那一套”!张口闭口严防“境外敌对势力”,今天指这个同胞“汉奸”明天骂那个国民“卖国贼”……这台猴戏居然有人敢导敢演,还有很多观众喝彩?不服不行!

   

   8、今年的教师节,怎么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校长奸幼”和“厦大教授潜规则女大学生”?搞不懂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为何只有小学水平?这还是他娘的“教育”吗?教师节怎么让人联想到“愚人节”?和“西门庆节”啊?

   今年教师节,中华网络掀起了痛斥教育腐败教师缺德的浪潮!人们纷纷质疑:究竟谁才是“教师队伍的害群之马”?飞骏想说的是:当一个群体触犯全社会众怒时,这个群体就不只个别或少数“害群之马”,而是腐败缺德缺心眼具有某种程度的普遍性,真正干净出污泥而不染的教师已沦为悲剧性的“少数”和“另类”!

   教师突然沦为大中国众矢之敌,并非中国人民嫉妒轻视知识,而是这些年教师素质下滑速度远远超过社会道德堕落速度。网络评出的几个最垃圾性人物都是教师:张口“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三妈教授孔庆东北大教授;当街暴煽80岁无辜老人耳光的韩德强北航教授;当众和文学女士约架的吴法天政法大学教授?

   专制体制是不能回避的万恶之源,但不是坏人作恶的借口!今年教师节,腐败缺德的教师受到了网络猛烈抨击。很多教师对这些抨击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体制原因,老师就算腐败作恶也是体制的过错。如果此说成立,刘志军周老虎也可把近天文数字的贪污腐败和潜规则女主播金陵十二钗归罪到体制身上,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坏人就可理直气壮了。

   医疗改革,抢劫了病人肥了贪医暴发了院长;教育改革,抢劫了学生肥了赃师暴发了校长……马列专制体制不变,所有的“改革”都是变着花样对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玩抢劫!

   

   9、两年前有人总以为薄督的那几个太监吹鼓手孔庆东,司马南迟早会跟在倒台主子后面进去?两年后他们不但没进去,玩裸聊的罪犯居然成了中国文化旗手和“正能量” 代言人?孔庆东则被官媒誉为“爱国学者”?“中国梦”原来是这模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