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苏明张健评论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记得大约是三、四个月前,俄罗斯的一艘核潜艇发生了严重的事故。出了事故就要调查事故的原因。首先从军人的操作上开始,并没有发现违章操作的记录。于是调查制造这艘核潜艇的工艺流程,也没发现问题。找来专家研究,是否在设计上出了问题?结果还是没有新的发现。这就奇怪了。如果哪儿都没问题的话,为什么会出事故呢?最后检查制造这艘核潜艇的原材料,问题找出来了:原来用来制造这艘核潜艇的钢板不符合质量。那么,这批钢板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中国制造的。

   最近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大陆有超过一亿吨钢材的库存积压。库存积压的意思,就是卖不出去。没人买,只好堆在那里。并不是物质的极大丰富,意思于是可以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天堂的意思。

   今年胡锦涛喊叫了两次“同志们辛苦了”。一次是在检阅海军建军六十年的演习中,喉舌们大肆宣传说,所有的舰艇都是中国制造。第二次是在篡政日的阅兵上,又是坦克、又是中长程导弹,又是新式飞机。喉舌们又大肆宣传说,所有的新武器都是中国制造。

   对于中国制造,我丝毫不怀疑。因为自从1989年6月4日,共党在天安门广场上犯下了大屠杀的罪行后,联合国就采取了对共党政权的制裁。一切武器,高科技和敏感技术,一律不准出口到中国大陆。直到今天,仍在被制裁中。

   这倒不是国际社会反华、排华,而是因为从89六四至今,共党对人民的屠杀、镇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任何一个人性的政府,都不可能给一个匪类政权提供新式武器和军事科技,去屠杀人民。所以,共党党军的所有武器只能自己制造了。制造武器就必须用钢铁。一贯死要面子的共党,连出口的钢铁的质量都不合格,那么用这种不合格的钢铁自己制造出来的武器,也是不合格的。

   几年前,中国制造的潜艇在近海沉没,艇上一百多官兵全部死亡。 近两年,战斗机坠毁的事也时常发生。更令人失望的是,许多国家对篡政日展现的新式武器的评论,几乎是一致认为:都是仿造的。是仿照前苏联六、七十年代的武器。

   俄罗斯是中国的坏邻居。四百年前就开始入侵中国,强占中国领土。康熙年间,对俄开战,打跑了俄国人,收复了失地,使俄国人有近百年不敢再入侵中国。但是,近代两百年间,俄罗斯始终是中国的一个致命的祸害。尽管共党认前苏联是它们的祖国,拜苏共为大哥,又先后将中国领土出卖给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160万平方公里。

   可是贪欲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就像当初的日本侵略军,占了东北三省,又要占领全中国,继而占领东南亚,还要漂洋过海地去袭击珍珠港。在中国公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俄罗斯与中国大陆这个丝毫不代表民意的非法共党政权交易,侵吞中国领土。经历过共党垮台的俄罗斯非常明白,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迟早也要垮台。出卖国家领土领海的罪行,一定会被清算,也会清算到俄罗斯的头上。谈判不成,是要武力解决的。所以俄罗斯是绝对不可能把新式武器和军事高科技转让给中国的。

   这就如同今年共党海军六十年的演习,丝毫没有引起日本军方的关注。因为日本清楚,共党海军的质量和科技都远远落后于日本。更为重要的是,共党党军没有军魂,所以日本不担心。

   去年7月,胡锦涛卖给日本的三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海。古人说:衣食足,知荣辱。又说:有恒产,有恒心。说的都是老百姓丰衣足食,挣下了自己的私人产业,才知道做人的体面和尊严,才懂得要保家卫国。

   共党统治的成功之处,就是通过杀人抢劫,保持了中国大陆96%以上的民众生活在赤贫中。它以为如此,就可以使中国人变成了蝇营狗苟地为了活着要吃饭、吃饭是为了活着的动物。这样的一批兽性十足的动物确实是被共党制造出来了,可惜的是数量太少。共党不抗日,所以也没有观察和体会到,在14年的抗战中,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民族性和民族精神。一声“中国不能亡”的怒吼,亿万民众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抗战。中华民族之伟大,又岂是共党团伙及其一小撮帮闲、犬儒、党奴、白痴所能理解的?

   中国穷,穷则思变。元朝时期规定,几户人家共用一把菜刀。但是,元朝不过维持了97年,依然崩溃。今年10月1日前后,共党下令不许商店出售菜刀。几十万党军在京城,却怕民间的菜刀。这就是强大、盛世和辉煌。胡锦涛的智商也不过如此。

   10月6日,温家宝跑到朝鲜,和邪恶政权头子金正日握手言欢,据说是庆祝中朝建交六十周年。从那个团体操式的大型表演,同样可以认为朝鲜强大了,甚至辉煌了。九十万条中国年轻人的生命丧送在那块土地上,为的就是让金家父子活活饿死三百万朝鲜人。

   喜欢做戏的温家宝,又跑到毛岸英的坟前说:“岸英同志,我代表中国人民看你来了。中国强大了,中国人民幸福了。你可以安息了。”就这样,中国人民又被代表了,并且又被强奸了。真不知道共党们上厕所,是不是也代表人民去的?!

   仿造和造假,就是共党治下的中国特色。连神五、神六,都是仿造前苏联的飞船。那么,什么又是中国自己的呢?共党派出了大批的间谍、特务,到几十个国家去窃取高科技和新技术。可惜的是,共党的间谍们素质太差,纷纷落网。且不提七个工业强国和几十个发达国家,就连韩国在今年10月初也发出了警告。韩国知识经济部和产业技术保护协会的报告说,2008年中,已知的科技被盗案42起,大部分都流向中国大陆。共逮捕78人,其中51人是中国人。从报告中看到,被中国大陆盗窃走的科学技术,不过是些制造汽车和造船方面的东西,根本算不上高科技。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大陆的科技状态已经落后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了。

   2008年,中国大陆自主型科技产业的创造产值,仅占当年GDP的万分之三,而七个工业国的平均数是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七十五,其他发达国家都占到百分之六十或者以上。对中国大陆来讲,科技二字几乎一片空白。就连传统的中秋月饼,今年都遭到了三十多个国家进口的禁令。禁令中明白地说:凡是私人或商家,从中国大陆寄来的月饼,将在海关被没收,并被销毁。理由是质量不合格,月饼中含有超量的不应该有的化学元素。中国连制造的月饼都不合格,更不要提中国制造的飞机、汽车、轮船或武器了。

   最近美国和欧盟27国共同通过了对中国制造的钢材和无缝钢管提高了35%的进口税,引起了共党的慌乱,又是抗议,又是骂大街。其实,这正是暴露了中国制造的问题。如果制造出来的东西好,难道还怕没人买吗?

   俗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德国、日本、美国的汽车遍布全世界。就连韩国的汽车,也挤进了国际市场。六十年了,中国制造的汽车仍然出不了国门。许多人提到了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在世界各国的市场上,到处充斥着中国制造的货物,大都在廉价店、一元店或街头销售。尽管如此,我们也可以自豪或者骄傲地说:什么不是中国制造的?

   但是,中国大陆六十年里,有没有一件自主科技产品、或者是传统工艺产品在世界上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为名牌,成为热销货,经久不息?答案是没有。难道五千年文化到了今天,已经连一丝一毫的光荣和自豪都消失了吗?

   许多人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某名牌大学毕业。大陆上的年轻人,为了上名牌大学,可以说是奋不顾身。据了解,中国大陆的博士数量已经远远地超过美国。最近诺贝尔奖又颁发了医学奖和科学奖。好不容易有个中国人得奖,但此人却是很小就去了香港,又早早地入了美国籍。前两年有中国人获得了物理学奖,但人家却是台湾人。再早几年,有中国人获文学奖,但人家早就入了瑞典国籍。英国剑桥大学近百年来,共有八十多位毕业生荣获过诺贝尔奖。中国大陆名牌大学上百个,六十年来,可曾有一位毕业生获得过诺贝尔奖的?答案是没有。

   最近,有一位中国教授,向美国和加拿大社区发表演说,内容是东西方文化差别太大,价值观也不同。所以中国人在西方感到压力太大,处处不习惯,使许多中国人放弃了高职位和优厚的待遇,回到了中国。至于文化究竟是什么,这位教授是:现在还没有人专门研究这个问题。据反应,这位教授的讲演使华人听众赞叹不已,但是我却不以为然。既然文化究竟是什么尚未搞清楚,又凭什么下断言说东西方文化差别太大呢?

   孔子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就说人是“性相近,习相远”。也就是说,人性方面是大同小异,相差不大;但在生活习俗上,或者说生活方式上,相差比较大。同一时期在古希腊,就发明了人文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学说。中国的孟子又提出了民为贵的思想。

   早在三千年前的周期,就实行了分封建制的封建主义行政体制。直到两、三百年前,英国、美国、加拿大才认识封建体制的人性化,于是实行联邦体制。现在,只有一小部分中国人还在跟着共党一起大骂封建;可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终于明白了,封建制就是联邦制,所体现的就是人权至上,和自决权。风俗和习惯,以及传统的表现,就是文化。

   中国有汉学,印度有梵文。世界上有77个国家的人民讲英语。中国人吃馒头,西方人吃面包;中国人爱吃红烧肉,西方人喜欢炸猪排;中国人穿了三、四百年的长袍马褂,西方人似乎不太能接受。但西方人穿了两、三百年的西装,现在东方人普遍地也穿上了。人性相同,习俗不同,才正是这个世界的徇丽多彩。压力又从何而来呢?

   我们且不提东西方,就拿国内来说,东部沿海地区的人到西北西南去生活,或西部地区的人到沿海地区去生活;北方人去南方,南方人到北方。即使同属于一个中华民族,方言、传统、习俗、生活方式上的差别都很大。除去故土难离的思乡情感之外,或者是入乡随俗,或者就干脆重返故里。这与强制性的入监狱和上山下乡,去五.七干校不同。去是自愿的,回来也是自愿的,又哪儿来的压力?

   其实,真正的压力是来自于这位教授说的价值观,也应该是大同小异,基本上相同的。西方文化中的古希腊文明,提倡人文自由;古罗马文化提倡民主和议会制;而基督教文化提倡爱和社会主义。中国文化的儒家学说倡导仁政;道家主张修身养性,做真人,做真事;佛家提倡人人平等和善。在价值观上,东西方并没有什么多大的不同。凡是个人、心性就相通,认的就是道理。五四时代,西方的民主和科学传进了中国,中国人接受了,并且为之而努力。

   大家不妨翻看一下从19445年到1948年共党的《新华日报》,上面对民主、自由、人权的论述水准,大大地超过了美国的《独立宣言》。当时的国人民众,如果没有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观的话,又有谁会去帮助共党篡夺政权呢?

   中国人被共党骗了。前三十年是:马恩列斯毛万万岁,共产主义是天堂,阶级斗争为纲,毛泽东是世界人民的红太阳。这些价值观是反人性、反人道的。不要说世界人民不接受,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也不接受。

   后三十年是:四个坚持下的权钱勾结的改革开放和夸大、浮燥、虚荣的GDP主义。世界不接受,中国人更是反对。邓小平的猫论、过河论;江泽民的把一切都代表了论;胡锦涛的保鲜论,八耻八荣和假三民主义论,根本成为不了价值观,反而是中国人聊天时的笑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