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悠悠南山下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作者:呂秉權(香港)

   
   2014年10月11日
   


   
   【明報專訊】「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革命方覺北京近,造反倍覺主席親!」
   
   「偷有理,搶無罪,革命的強盜精神萬萬歲!」
   
   和平集會的學生和市民,沒叫以上口號,面對黑惡勢力打不還手,面對生果刀以榴槤精神勝利法自救,可是這些坐以待捕的人卻被扣上文革的帽子,人人變了紅衛兵。
   
   最新一期《亞洲週刊》封面專題以《香港文革vs北京底線:中南海策略大轉彎》的報道,抹黑佔中的香港學生和市民。
   
   報道說,不到香港,不知道文革還在搞,人們彷彿看到文革的幽靈正在香港的上空徘徊。罪證包括佔領人士以「民主有理,佔領無罪」代替「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文革論述、警察運糧車在特首辦外被截停檢查、救護車被刁難等。
   
   按此說法,甘地和馬丁路德金都是文革鼻祖,毛澤東都向他們偷師。
   
   報道沒提到,是北京先定出比民建聯還保守、令眾官乸口乸面的方案、警方拘捕學生領袖激起民憤、當局封鎖政總和天橋逼示威者走出馬路、防暴警察向密集人群發射和投擲87個催淚彈、警方主動大致撤出佔領區和民眾被武鬥時仍堅守和平原則,以理易暴。
   
   群眾堵路阻塞交通當然帶來不便和經濟損失,但這與文革簡直就是十萬八千里之事,內地因徵地維權時有堵路,這都是官逼所以民反,難道他們也天天鬧文革、搞動亂?
   
   毛澤東、周恩來當年亦曾發動罷課或遊行,1920年代毛澤東更加主張建立湖南共和國,反對統一,要將中國分成27塊,各地要「主權」和「自治」,這不是正牌分裂祖國、大逆不道嗎?分裂分子為何能成為「開國」領導人?這不威脅國家安全嗎?毛的頭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中央國安委要不要去查一下?
   
   至於特首辦外警車和救護車被查之事,學生的處理手法當然可以斟酌,但吃催淚彈咳到出血的民眾只是由於對警方的不信任,不想有更強武器運抵造成人命傷亡,情急之下才有此一舉,實可理解。
   
   與文革的武鬥相比,當年群眾是拿刀搶槍,殺反革命、劫銀行、轟部隊,而今時今日學生只是阻止武器運入,和平到極點,絕不能與當年文革相提並論。
   

諾貝爾和平獎級數的民反

   
   對於顏色革命之說,有來港工作的國安說,9‧28當天他們混入示威者當中,一起吃了催淚彈,感受到香港人的和平與理性。但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要蒐集香港鬧顏色革命的罪證,因中央領導人對「雨傘革命」一詞很敏感和忌諱,雖然他們初步調查後得知港人並不是要推翻政權,只求一個真普選。不過,據知他們是要按顏色革命的因素逐一來蒐集或羅織罪證,君有所好,怎能不交貨?
   
   要說外部勢力在香港反華或香港是國際情報中心,這根本就是常態和歷史的一部分。孫中山先生當年鬧革命,香港有其重要角色;港英時期,中共從事地下滲透、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香港是基地;今時今日,中共洗錢和安排高幹子弟與外國合作或安家,香港尤其重要(觀乎每個權貴家族,哪個不是護照資產遍歐美?)。以中國今時今日的底子,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不應有理無理就拿反華反共顏色革命出來壓香港市民。
   
   要擔心,倒不如擔心高幹子弟私通外國,將中國淘空;倒不如擔心像前國安部高層俞強聲、中國駐冰島大使、中聯辦前秘書長蔡小洪和中央台主持芮成鋼等被外國策反的表面紅皮之輩,堡壘往往是從內部攻破的。
   
   有因才有果,北京應該好好想想,為何港人今天會如此憤怒?
   
   都係嗰句,官逼才會民反。
   
   但香港人這種反,是諾貝爾和平獎級數的反。
   
   
   Vic注:大家認住在關鍵時刻對香港人落井下石的《亞洲週刊》,以及《香港文革vs北京底線:中南海策略大轉彎》一文作者江迅,記得抵制這種下流雜誌和文化流氓。
(2014/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