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悠悠南山下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俄羅斯學者:河內多次對赤柬张
·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論香港人的文化獨立--日本和美國經驗的啟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作者:毛來由

   

原標題: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一個香港史研究者的初步評估

   
   
   輔仁媒體 2014年10月6日
   
   
   隨著爭取真普選的「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爆發,筆者所寫的《英國為何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所提供的答案》,再度成為網上熱傳的文章。有朋友看完該文章後,對筆者說:既然中共堅拒香港真普選,若再佔領落去,中共必定出兵鎮壓。有見及此,作為歷史學者,我有以下一段的提醒。
   

歷史知識的用處及局限

   
   就分析和預測今後局勢而言,歷史當然有用,但歷史知識也有其局限!首先,歷史學要義之一,就是人類歷史是不會100%重覆的,因此舊有的經驗,可以作參考,但不代表未來的事,都必定係過去的翻版。例如,1950至60年代,美蘇關係緊張,地區性「代理人戰爭」處處,當時許多人都怕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但結果沒有發生,原因之一,就是時代已變,以前冇核彈,宜家有。
   另外,由於中方的檔案尚未公開(希望沒有被銷毀吧),所以我們只能肯定,當年英國認定只要香港一有全面民主,中方就會即時強行收回香港,所以無謂冒險,但我們仍無法知道,究竟中方對英國的警告,是純粹靠嚇,還是打算來真的。
   
   更重要的是,歷史學者可以猜想「如果」,可是,歷史係冇「如果」的。即使日後有中國檔案顯示若英國讓香港有民主,「黨中央必定提早解放香港」,但由於至1997年6月30日為止,英國都沒有讓香港成立自己的民選自治政府,所以我們永遠無法肯定,若當年香港全面民主了,中國是否真的出兵。
   
   不過綜合英國解密檔案,以及1984年至今北京對香港民主化的阻撓,堅拒香港真正民主化,無疑是中共一直以來,對香港的基本方針。
   

香港對中國的經濟價值有增無減

   
   眾所周知,中共對香港的基本方針,一直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因此九七前就容許英國治港,九七後則承諾「五十年不變」,而背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香港對中國經濟有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
   
   根據曾參與收回香港工作的黃文放所說,原來在六、七十年代,中國從香港得來的外匯收入,佔中國每年的外匯總收入比例,遠高於1969年英國估計的三成(見之前筆者所寫的《中國為何不提早收回香港?》一文),而是七成半!1可是,今日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再加上中國比以前開放,香港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理應比以前大減,可是,事實可能剛好相反,由於中國與全球經濟的聯繫,比以前更多更緊密,所以香港更形重要,這就是金融方面。
   近日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官方網頁的blog,刊登了一篇題為Why Hong Kong remains vital to China’s economy(為何香港對中國經濟依然極為重要?)一文,正好解釋了上述情況:在金融方面,中國仍然只可以靠香港。中國須依靠香港來籌集資金、引進外資,近年香港更成為中國多項金融改革的試點,以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文中舉出多項數據,以指出香港的重要性:自2012年起,中國企業藉著在香港金融市場首次公開招股(IPO),籌得約四千三百億美元($43 Billion),遠多於同時間在中國大陸市場籌得的約二千五百億美元($25 Billion)。在2013年,境外對中國的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to China),有三分之二是來自香港,相比起2005年的三成,大為提高。此外,香港更是離岸人民幣債券的發債地,而按計劃快將推出的「滬港通」--讓境外投資者可以透過香港股票市場,買賣於中國大陸上市的股票(即A股),更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步。香港那套合符國際標準的制度及法規,是中國任何地方都無法建立的,所以根本沒有任何中國城市,可以取代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之地位。
   
   若果北京在香港實行血腥鎮壓,必定損害投資者信心,並動搖香港的國際地位,最後必令中國經濟受到極大衝擊,而中國經濟持續發展,正是中國人民接受中共統治的依據(甚至可能是唯一依據),因此,香港能否維持繁榮穩定,可以直接影響到北京政權的存亡。
   

最難測的因素:中共權鬥對治港政策的影響

   
   在中英前途談判前夕,不少西方觀察家及一些英方官員,都認為急需發展經濟的中國,會明確表明讓英國繼續統治香港,以便繼續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促進其經濟現代化。可是,最後鄧小平還是決心收回香港,他認為「再簽一個不平等條約,我們就都變成李鴻章,任何一個政府都會垮台。」。另外,根據有線電視《前途解密三十後》第二集所引述的英國檔案內容,英方認為在中英談判期間,若鄧小平向英國再多讓步,「連他都要下台。」2。可見,鄧小平黨內地位既不如毛澤東,其所提倡的改革方針又備受當時黨內保守派質疑甚至攻擊,有可能令鄧小平為免自己因「對英軟弱」而成為政敵話柄,所以被迫決定收回香港,但為了維持香港的功用,就承諾以「一國兩制」維持香港現狀。
   同樣道理,現在中共黨內權鬥比以前更激烈,黨內沒有人有當年鄧小平的權威(更不消說「毛澤東級」的權威了),因此,在中共中央內,會否有人為免權鬥失敗、即時下台,所以決定「寧左勿右」,不惜犧牲經濟發展,也要對港強硬。可是,中共黨內鬥爭的形勢,是大家難知的,其鬥爭的結果,可能連中共政治局常委內各人,都不敢斷定,這亦成了今後香港前途的最大變數之一。
   

香港問題既是內政問題,亦是外交問題

   
   香港的前宗主國英國,固然已成二流強國,但其最重要盟友--美國,卻是全球霸主,再者美英兩國都公開指出他們在香港,有不可忽視的利益,因此美英同盟會因應香港情況,對中國施加多少壓力,而中國又會否因而被迫對香港「忍手」甚至「放手」,亦是難以預料。
   
   可能有讀者會問,九七後美英在香港,還有什麼利益?關於這一點,還須進一步研究,當中有些更可能屬官方機密,普通人難以得知(例如我在前文《中國為何不提早收回香港?》中所引用的英國解密檔案,當中談及當時英國在香港的利益,有部份內容,至今仍未公開)。但以下一些事例,或可成為研究美英在港利益勢力以及各種聯系的線索:九七後,美國軍艦依然定期訪港,至今不斷(1999年美國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以及2001年中美軍機對撞事件後一段時間,中方曾禁止美艦訪港),而港幣更是和美金掛勾。至於英國,最明顯的就是因當年居英權計劃而取得英國公民身份的香港人,雖然他們不佔香港人口多數,但人數估計有十至二十萬,若香港局勢突變,這些人的去向,是英國要關注的。至於為數三百多萬的英國國民(海外)(即BNO),他們沒有英國公民資格,英國固然可以視之為棄民,但若當中有人組織起來,不斷在國際舞台要求英國政府給予其公民身份,以求離開已經赤化的香港,亦會令英國十分尷尬,感到壓力。2009年英國修例,容許沒有中國國籍以及其他國籍(即不能申請特區護照或其他國家護照)的BNO持有人,可以申請為正式英國公民(BC),雖然為數不多,但可見英國在九七後讓BNO人變為BC,不是沒有先例。
   
   總的來說,香港問題既是中國內政,但同時也是外交事務,而北京對中國內政,固然強硬專橫,但對外國,卻十分克制(甚至被有些中國人視為軟弱),香港既非完全是外交問題,但亦非全是內政問題,中國政府如何處理,可能連它也覺得唔知點算好。
   

結論:妥協與流血之間、14年香港與89年北京之間

   
   觀乎以上的形勢分析,2014年9月28日《蘋果日報》報導北京對香港「不流血,不妥協」,實屬預計之內。但是在流血與妥協之間,真的有很大空間,過去數天發生的事,我們可以看到北京如何在這「空間」上遊走。
   近日,曾於九七前後負責港澳事務的中方官員陳佐洱,在接受CNN訪問時,被問及現時香港佔領運動與1989年北京學運是否相似時,他就笑了一陣後回應:「完全不能比」3。北京是中國首都,香港是實行特殊政策的境外特區,但究竟北京對香港會「特殊到底」,還是會視香港佔領運動為等同首都發生的「反革命暴亂」一樣處理呢?只能又講一句,拭目以待。
   
   
   -- 黃文放:《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香港:香港浸會大學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1997年,頁14-15
   
   -- 見有線電視新聞部製作:《前途解密三十後》,第二集,10:40-10:50
   ‘Occupy Central’ illegal movemen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9QXDxYSZI, 3:00-3:14
(2014/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