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
牧晨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反思的反思
·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双十说地:中华文明
·招魂曲
·纪念孙文与国民革命
·计生问题之关键
·教育问题之关键
·健康问题
·吃节
·本性
·古巴之梦
·愚智与贵贱
·无神论与原罪
·彭明之死(二稿)
·黑色的纪念
·歌曲与政治的色彩
·浅谈俄罗斯音乐
·隆冬酒话
·乌坎之路
·杂谈流行歌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这些年又时兴看电影,淑瑶觉得没有看真人演戏那么过瘾,可也是有机会就去看。没想到,有一次竟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在荧幕上,是个纪录片,介绍重庆南温泉夏令营,其中有吴慧仙等女青年练习游泳跳水骑马射击以及受蒋委员长和夫人接见的镜头。当场电影院里就有人喊道:“妈哎,那不是桃姑姑吗!”“是喽,错不了,是桃姐!”淑瑶激动得流泪。出了电影院,还有点担心,怕女儿穿着游泳衣的样子会招人耻笑。但几天下来,听到的都是赞扬和羡慕,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久久体验着其中的快慰。淑瑶的儿子吴又新特别高兴,还买了几张电影票送朋友:“加映的纪录片,是我妹妹的表演!”老态龙钟的邹老夫子也去看了电影,特地杵着拐杖过来找汉烈举杯开怀大醉,一个劲地夸赞自己的得意门生慧仙,甚至说她将来会“文追芝瑛,武比秋瑾”。汉烈逗他:“当年你说小桃是捣蛋大王,还向我父亲告状,忘了?”惯于玩世不恭的邹夫子做个鬼脸:“捣蛋好啊,捣蛋,就是革命,革命就是捣蛋!大人物哪个不捣蛋?不捣蛋哪来大人物?是好是坏,只在于是损人利己还是天下为公,是谋财害命还是自食其力。如此而已!”

   又新常与妹妹通信,知道她在大学的生活很艰苦,所有成绩皆取之不易。曾与大母商量寄点钱过去,大母却斥责道:“忤逆不孝之女,随她去自生自灭”。又新只得与母亲省吃俭用,留点钱寄给慧仙补贴零用。

   吴汉烈虽然因慧仙擅自离家而一度非常生气,但日子一久,气消得差不多了。也想给这单身在外的女儿一点资助,无奈大太太凭着娘家的后盾掌握着财务,而且特别不喜欢慧仙,一提起她就没有好脸色,吴汉烈只得让步,毕竟这个家主要靠她在撑持。与大夫人已经没什么话好谈,淑瑶又老去外头挣钱或花钱,汉烈便多半去二姨太房里,得些安慰。二姨太不像大太太那样锋芒毕露,而是含蓄内敛,持一种“不争而无与之争”的姿态。她一对三寸金莲不便出门多走动,长期守在屋里,养得肤色雪白而无半点力气。她从不多说话,说话也是轻言细语简明扼要。不但亲生儿女非常孝顺,就是非亲生的也无不对她恭恭敬敬。淑瑶几次身处危难时都得到过这位二姨太不动声色的暗中照应。她出嫁时虽然家境已经衰败,但毕竟是高官豪门的底子,那气质就是不一样。汉烈和她谈起关于慧仙的事,她说“何必多虑。出门自有出路,离家不靠家。一靠自己,二靠关系,三靠运气”。

   吴汉烈曾经不相信命运,自眼睛受伤后,便时常感觉到许多事情并非“事在人为”那么简单。中国自古没有严密的宗教统治,一般称为宗教的儒释道三教实为无神主信仰的伦理意识,其本质是崇敬自然,衍生为相信命运的传统观念,甚至可以把突破传统的行为也解释为命运的安排。年轻人血气方刚时会相信事在人为,中年以后渐渐相信成事在天,到了老年相信无为而治,乐于隐退;可是一旦闲散下来,又会悲从中来,不满于命运的归宿。 吴汉烈曾经热切关注国民革命,他相信自己的名字和父亲的名字都意味着排满兴汉的意思,因此与“反清复明”的会党和“驱逐鞑虏”的革命党早有交往,他相信满清王朝的覆灭是不可避免的,迟早而已。但民国建立之后如此多灾多难,是否也属天定?他无法解惑。眼看半壁河山沦陷于倭寇,许多中国政军名宿却助敌投敌,连英名盖世的汪精卫也拐着弯要与日本携手。而在欧洲,德国军队所向披靡,一些曾经强大的国家竟不堪一击屈膝投降。若世界大战的结果是轴心国一统天下,那么中国无疑是继元清之后又亡国于日本,中国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国事堪忧又奈何其忧,以酒消愁又岂能解愁?时时担心着日机再炸贵阳、再炸重庆,再炸----------罹难者不管是不是自己家的人,都是无辜的,哪个是命中注定要死于非命?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忧心,且又病魔缠身,吴汉烈最后的时光是那样寂寞消沉。民国三十年,他遵西医所嘱戒酒,但病情却更加恶化,直至卧床不起。临终之际,他环视着满屋子的家人,唯独桃秀不在身边。最后,轻经唤了两声:“小桃,小桃--------”,一口长气吐出,默默地合上了一度失明而后又复明的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远在四川的桃秀--------慧仙,进入大学,主科是体育。中学的音乐老师、同乡的李滨荪罗宪君夫妇也来到四川国立女师任音乐系教授,他们建议慧仙学声乐,说她嗓音好,很乐意培养她,因而她又兼学了音乐。大学时代的生活很艰苦。伙食很差,难得饱腹。师院同学侯子勤与慧仙亲如手足,总给她以照顾。她是独养女,父亲是川大教授。后来,侯子勤劝她转学去国立体专,考虑到师范要五年,体专三年就可以毕业就职,于是便转到北碚国立体专。转到国体后,又得到侯子勤的好友高祥英的体贴相助。寒暑假时,慧仙为图书馆抄写些绝版古书,为老师教授们抄写些文稿,得到一些酬劳。母亲与哥哥间或亦寄来一点零用钱。这样,独自漂泊异乡苦练苦学的生活,尚不至于因大母对她的置之不顾而陷入绝境,基本上还保持着精神上的愉快。

   侯子勤和慧仙还一起学习驾驶吉普车、驾驶教练机。侯子勤非常向往当一名空军女战士,去长空翱翔,为国立功,还动员慧仙毕业后也去当空军。但不久却传来噩耗:侯子勤考上空军后,竟驾机失事,不幸身亡。临终时刻,她对闻讯赶来的祥英嘱咐:“照顾好小慧”------------。

   挚友遇难,使慧仙痛不欲生,一下子瘦了好多。幸亏有高祥英一家人的关怀照顾,才慢慢地恢复了常态。祥英的长兄孟先认了慧仙做义妹,让慧仙在异乡也能得到家庭般的温暖。孟先的挚友赵心之也很关心慧仙,他的爱人许宝琳和孟先的爱人赵雪茜时常带慧仙出去玩,她俩在当时的重庆名气很大,一半原因是高孟先与卢作孚、赵心之与陶行知的关系非同一般。此外,国体同学张修宪也非常关怀慧仙,慧仙也感受到对方的真诚,但想到他是南洋华侨,毕业后会离开中国,自己并无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因此始终保持着挚友的关系。

   1942年暑假,慧仙参加了三青团主办的北碚青年夏令营。在体育活动和军事操练以及打靶等项目中成绩优异,在体育比赛中连获四个第一名,大出风头;训导处召见,赞扬是优秀青年。还动员加入三青团,要她马上填表,她婉言拒绝了。除了军体活动,她也听过该营主任康泽和张治中等名人的政治报告。中央政治学校的学生莫雅英等人常爱找她一起玩。她还跟夏令营的音乐教官喻宜喧(管夫人)学习唱歌。

   1942年冬,面临国立体专毕业之际,寒假期间,当时校址也在北碚嘉陵江岸的复旦大学体育系陈主任,到国体洽聘师资,希望慧仙同意去复旦工作。此时,重庆中央训练团的党政训练班女生队急需一位体育女教官,国体副校长肖忠国请她帮忙,她乐得假期里挣点钱,便答应了。

   原定三个月的女生队仅七十天就提前结束。中央训练团对体育教官没人去管,不要求坐办公室,出入极为自由。其它几个男教官都在团外有兼职工作,如国体早期同学李安鸿李东霞、中央大学教授田汉祥等,有课才来团。经好友高祥英王世清介绍,她也在市区的大洋沟小学兼任了音乐教员。慧仙和高祥英王世清一起参加了著名歌唱家朱崇懋任团长的山城合唱团,每周有三、四次练唱,还有上电台、舞台演出等活动。高祥英和王世清在重庆教育局工作,有免费看戏看电影的优惠证,经常邀她一同去看戏看电影、吃饭玩耍。

   中央训练团建在一片空地上,营房散落于各处。平日很少人走动,寂静无声。但逢男女生在操场列队集合时,学员却不少,有几个男生中队和一个独立的女生中队。官兵和各种工作人员都在办公室里工作和在室内上课,有陈立夫等要人讲话,是在大礼堂。学员的政治活动很多,安排得很紧凑,计划里的体育课和课外活动几乎都会被挤掉,成为排课表上形式的点缀。该团给慧仙一纸委任状格式的聘书和少校待遇。她一共只给女生队上过两次课:一次排球,一次舞蹈。另有一次课外运动,组织拔河比赛。好几次课程被临时取消,有些官兵便趁机打球玩耍,其中有军事教育科科长林咏泉,在球场上与慧仙认识。该期中央训练团女生队快结束时,训练团希望她留下来担任它的职工子弟学校教职,她未同意,遂离去。

   经国体早期毕业的同学焦世忠介绍,慧仙选择了重庆市新生活运动模范区体育组的工作,任竞赛股股长,为此谢绝了复旦大学的聘请。她的主要业务是群众体育,如组织市区业余职工球队比赛等。球赛搞得十分火热,每个周末,林咏泉都会进城来看球赛,并借书给慧仙看,基本上是世界著名作家如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莱蒙托夫、普希金、高尔基、巴尔扎克等人的翻译作品,林咏泉认为中国的文学作品不值得多看。林咏泉还给慧仙看他写的诗文,从此加深了情感。林咏泉身躯挺拔,非常英俊,是新诗坛上的重要人物,也是全军运动会的出场式擎旗手,曾获田径赛多项冠军,还是蓝排球队主力。他平时沉默寡言,生活简朴严谨,哪怕一分钱的收入支出都要记账。他交友很挑剔,“往来无白丁”,几个好友都是名人,如文友孙望、常任侠、艾青、武俊达、吕亮耕,如体育界暨军界的徐亨,还有他在军校同班同学郑为元、郑广旃等。有几次,林咏泉登上军舰去办事,顺便带慧仙上军舰玩玩,慧仙方知他对海军方面的知识也很丰富。

   林咏泉于1911年出生于辽宁岫岩一个殷实的农家。师范毕业后,当过教师,1930年考入中央军校,即黄埔军校第八期步兵班。日寇入侵后,他与家人、包括一位初有恋情的女子,已经长期音讯断绝。他在1933年毕业后,参与喜峰口战役的情报侦察任务,立有军功。转到重庆后,军级已经升至上校。了解了这些情况,慧仙很自然地被他吸引住了。两人经常在嘉陵江边散步漫谈,让晚霞和月色,让微风和细雨传递着爱慕的情感。

   不久,林咏泉接到去昆明的调令,他向慧仙提出结婚要求。慧仙写信给家中征求意见,不料当家人大母对此不予理睬。等了很久,得不到家中回信;而昆明方面又电报连连,紧催林咏泉启程。在此寯迫的情形下,慧仙只有同意由林咏泉作主,往重庆南温泉旅行结婚。林咏泉给慧仙买了一条金项链,并在报纸上登出结婚告示,请了他的两个文字之交做证婚人,一个是中央政治大学的蒋星煜,一个是孟光芋。婚后不久,慧仙和林咏泉即乘坐军用飞机离开重庆。

   父亲吴汉烈去世,慧仙事后接读哥哥的书信才得知消息,只有向南天洒泪遥拜。她还不知道,在贵阳老家,又有一番明争暗斗。家主驾鹤西去,吴府的精神支柱悄然坍塌:汉烈的十一个儿子和几个女儿,还有好多个堂房长辈、平辈,大半都想要把家产变卖分掉,只是大太太不肯点头。眼看大太太也一天天衰弱了,又不许陈姨太插手,大宅院中明里暗里的争斗渐渐使残留的亲情淡然化去,冷冰冰的气氛比形同陌路更糟糕。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