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二十一)]
牧晨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野草

   多亏了朋友们帮助,母亲的追悼会办得很隆重,到场近一百三十人。蔡田和陈东小姐帮忙负责摄影录像,陈靖祖何永全帮忙接待,全磊开车去苏州接来了父亲,让他赶上见到母亲的遗容。近二十位民主同道聚集在一起,无形中成为79年以后,十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上海民运人士聚会。

   丧事办完后,毛毛跑了几个地方选择墓地,比较下来,灵岩公墓最为理想。这是个小公墓,就在灵岩山大门西侧百步。墓地在灵岩山南麓面积非常有限的一道坡地上,背靠灵岩峰峦,面对太湖烟波。环境幽静,草木葱茏,处风景名胜之宝地,近苏吴公路之要冲,实为上乘之选。几年前,毛毛陪母亲来过这里,上灵岩,下天平,又去东山游览,夜宿雕花楼,晚餐价廉物美,招待十分周到,母亲深有感慨地说:住家还是苏州最好,当年真不该离开苏州。毛毛暗叹:妈妈,你就要回苏州来长住了!

   过了几个月,舅舅吴又新也去世了。遗骨也葬在灵岩公墓。小小的一方墓地,竖起了五块石碑,供奉着:母亲吴嘉安、外婆陈淑瑶、亡姐林茵绿、舅舅吴又新、舅舅的岳母邱大妹。毛毛心想:这么多亲人聚在一起,应该不会寂寞了。他点燃了一张宣纸为祭,上面抄录着自己于82年为母亲祝寿的一诗一词:

   桃林曲---------------------------------------------------------------------------------------------------------------------------明月青山总依旧,弱弦孤笛梦小楼。烛光悠然墨迹香,桃花慧子仙容秀。 飞凤鼎依白素手,庭院幽深窗棂瘦。黔灵一别难旨酒,浩荡春风万里游。

   念奴娇---------------------------------------------------------------------------------------------------------------------------山城迟晓,白云里,嘉陵帆影缥缈,牵歌隐隐,频惊起一江鸥飞鱼跃。峨嵋林深,温泉水暖,青春无限好,豆蔻年华,志比沙场英豪。霹雳血染长空,泪痕知多少。坝上神思,人间慰藉,更凝成刚强似火情操。国体锋芒,令九州钗裙振奋心潮。辛勤汗水,浇得满天桃李欢笑。

   (母亲练大字时常写飞、凤、鼎三个字,说“秀才难写飞凤鼎”)

   ------------------------------------------------------------------------------------------------------------------------------------傅申奇在复兴路摆了一个书报亭,毛毛常去和他谈天说地。一天,傅申奇提出,大屠杀后竟然没人敢出声了,令人悲哀,应该出一份刊物,发出抗议之强音。毛毛很赞同,只是一再强调安全问题。没过多久,傅申奇告诉毛毛,已经出刊了,并交给毛毛一份,其中有毛毛以“原上草”笔名写的一篇文章。毛毛一看刊名【复兴】,立即对傅申奇说,恐怕很快就会暴露了,因为刊名是【复兴】,很容易联想到复兴路。他关照傅申奇,必须把手稿烧毁。毛毛回家也做好了应付抄家的准备,并托回国探亲的王沛把一部分手稿带去美国。

   果然,才几个月,傅申奇等几个人就被拘留了。公安对毛毛采用“拘审”措施,抓进第一看守所进行疲劳轰炸式的盘问,毛毛彻底否认,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复兴】,也不知道什么【原上草】。事情很明白:文章是我写的,我就不承认,看你们怎么处理吧。张奉义又出马提审,毫无所获,无奈之余,他说;“你这个人是不会改变了,你把所有的恩恩怨怨都算到共产党头上,你是刻骨仇恨,顽固到底”。“拘审”了好几次,要送批逮捕,但无证据,“退检”了。结果是弄了一个“取保侯审”,经过多次毫无结果的审讯,便无下文了。

   夏天,得鹰弟信,他遇到一位爱尔兰女子杰罗丁,两人一见钟情。他担心哥哥的安全,建议考虑出国的问题。毛毛还没当回事,公安方面倒在为他“着想”了。在一次审问中,张奉义说:“你要想出国,先要和我们配合,帮我们做事。不然你休想出得了国境!”毛毛回答:“要我帮你们做事,想也不要想!”

   91年,毛头离婚了,儿子归其父,她孓然一身回到娘家住。92年,她与毛毛结婚,住到上工新村。结婚旅行是去四川,游览了竹海、石海、乐山、峨嵋、九寨、黄龙、和成都市内景点。在成都,李小玖和爱人徐兄招待以鸳鸯火锅,喝了两瓶五粮液。小玖说她的罗曼史是“八年抗战”,毛毛说自己是“十八年抗战”。

   毛毛曾应陈惠群之请,介入昆仑广告公司的活动。后来,由原“青年经济学会”的李存荣推荐,参与中日合资“东阳食品公司”的工作,任发展部干事,负责广告策划和质量监查。他几次去萧山监查听头制作。对于集体企业、合资企业的利弊关系,他观察的结果,认为“社会主义”在中国必然被瓦解,没有法治的社会必然趋于恶性的两级分化,一个彻底堕落的时代已经来临。也许,非经此炼狱,中华不能重生。共产党之所以能够霸占国家公器,最主要的凭借是对民生的控制,是民众在工资、福利、户口等方面对政府的依赖。“东阳食品公司”的产量质量上不去,关键在于一种新的劳资关系与“大锅饭”式“社会主义”制度的矛盾。明知许多职工非但消极怠工而且大量偷窃,却无权加以处置更无权解雇。而对工人来说,企业的兴衰与自己所获报酬没有直接关系,自然也没有什么积极性。这个公司的职工全部来自于上海农场系统,投资的日方没有人事控制权。

   91年冬,毛毛和杨周、王辅臣、姚振祥、张先梁等去佘山,议定了为张先梁女儿张冰免受迫害而呼吁的文件。随即,92春,毛毛与杨周等写信给上海市长黄菊,要求停止迫害张冰,继又写信声援关押中的傅申奇、张汝隽、孙林、傅纪青。以此为开端,展开了【人权协会】的筹备工作,李国涛、戴学忠也成为骨干。92年7月起,每周日上午在复兴公园举办【民主沙龙】,并扩展至人民、虹口等几个公园轮流进行,为此毛毛被多次绑架。

   93年3月25日,【人权协会】订立了章程,接着,向市府申请注册【人权协会】。杨周又主办【公开通信】。93年10月,杨周在北京为参与发出【和平宪章】被捕。93年元旦前夜,上海同仁设宴欢迎杨周获释。接着又展开了有关【和平宪章】的讨论,毛毛撰文批评了“良性互动”的提法,认为民主变革的希望在于公民社会,而不能寄托于专制政权,在没有基本人权的状态下提出要官方与民间良性互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投机性幻想。

   94年春,毛毛又撰写了【致人民代表大会公开信】,和王辅臣征集了多人签名的“十九条政纲”一起发出。张奉义又找毛毛谈话,主动提出可以让他“出国去发展油画”。毛毛暗笑:“蜡烛!”其实不用说也明白,这又是“上头”在施压,结局无非就是关押,或者驱逐出境。两条路都可以走,互有利弊。但如果可以出国走走,又何乐而不为?他想试一试,很快就拿到了护照。

   国安系统对毛毛的监控早已公开化了,毛毛也就大大方方地摆出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经常和民运朋友在家吟诗作画高谈阔论,把美国之音的广播也放大了声音。对于毛毛的政治态度,最不能接受的是父亲。他经常像面临世界末日一样表现出惊恐。他的说法是绝对不可以反对政府,但毛毛认为他真正的想法是不能影响他的安逸,更不能危及他奴化的自我尊崇。这种自崇一旦破灭,生命就失去了意义,沙威警长就会投河,蒙泰里尼就会发疯。这种自崇会令一类以“知识分子”、“精英人士”自诩的人严重“自闭”,看不到听不到从土改到六四的鲜血和枪声,更看不清自己清高自诩的“儒者”面相里面竟含有助纣为虐的奴才骨相。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似乎含有先天的气虚,多的是钱谦益侯朝宗这种把灵魂依托于象牙塔的学者,他们的品质比起柳如是李香君那样出类拔萃的青楼女子,简直是一钱也不值一宗都不配。

   与父亲接触多了,了解深了,便也理解了母亲为何会跟他闹翻。毛毛问起他对母亲的印象,他说不出个究竟,只说了两个字:“热情”。他竟然忘了长达十几年间母亲所受的折磨和给他的大量接济,竟不知道此刻他能住在这里完全是母亲的恩惠。他对母亲毫无感念,毫无爱惜之情,却有几乎不加掩饰的怨恨。他竟没有看到母亲非凡的奉献精神。而这一点,正是父亲最缺少的品质。

   ----------------------------------------------------------------------------------------------------------------------------------- (资料)94.2.3吴鹰致剑芳信(摘要) 学校将在近日内给哥哥寄出入学通知书,望查收。去年12.10寄给哥哥的一张500元支票收到了没有?我童年好友王沛患败血症于今年1月17日不幸与世长辞了。

   ----------------------------------------------------------------------------------------------------------------------------------- 94年.4月,毛毛加入了【中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为了去美国的事,与杨周一同两次约见了美国领事馆官员苏佩秋。约见时有几个国安便衣围在旁边录音。显然,“出国”这件事在毛毛脚下绝不可能是一条坦途,它可能布满陷阱,甚至根本就是个陷阱,对此,他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5月5日,毛毛准备登机赴美,在排队出关时有便衣对他摄像。然后被绑架,押送到闸北公安分局,打开行李仔细检查。一个头目惊异地问:“你怎么只带了30元美金?30元就去美国?”毛毛回答:“我根本不想去美国”,-----------“那你想去哪里?”“---------提篮桥!”

   对行李的检查当然毫无结果,但把所有写了字的纸页都收走。头目非常失望,又想通过审问有所收获。毛毛说了三点声明:“我拒绝任何合作。我不提出任何要求。我不回答任何问题。”毛毛一言不发,审问无法进行。于是以“监视居住”的名义秘密关押。先被囚禁在一家宾馆,而后又关在地下室里,十几个人三班倒,每班四人贴身监视。国安小头目老是问毛毛想吃什么好酒好菜,毛毛拒绝,他知道这些国安喽罗习惯于假公济私、想找借口满足口腹之欲。整个公安系统都把鱼肉犯人、鱼肉犯人家属、鱼肉那些并未犯法的“违规者”当成家常便饭,说警匪一家毫不过分。

   到了六月中旬,小头目口气大变,说毛毛素质好,想交个朋友,以后到美国去看他,“你不会不欢迎吧?”----------“当然不欢迎!”毛毛觉得这类奴才坯子像苍蝇一样讨厌。一天,毛头来了,显然她受到了太大的压力,不禁失声痛哭。毛毛得知,弟弟在国外展开了声援。

   国安小头目再度“友好谈话”,说:“我们并不认为你的主张和理论是错的,只是太早太快了。”他一再强调“在爱国这一点上,我们是一致的,希望你能帮我们做点事”。毛毛回答:“我不会帮你们做任何事。我的爱国和你们的爱国毫无共同之处,我爱的中国绝不是你们的共产党国家。”对方又问:“如果让你出国,你还会回来吗?”毛毛说:“当然要回来,这里有我不可放弃的权利与责任”。------------“你说的责任是什么?”---------“反专制,争民主!”------“你太激烈了,这样没有好处的!”----------“我从来不要什么好处!”---------“那么你到底要什么?”---------“判刑,进监狱!”毛毛真想破口大骂一通,转念又觉得骂也没什么意思,这帮喽罗不过是混口饭而已,何必把他们当根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