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家梦魂影(十六)]
牧晨
·新年怀旧
·也谈林彪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梦魂影(十六)

第十六章。孤灯

   大丰农场的留场职工以前被劳教的理由千奇百怪,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未曾触犯过法律。例如管理工具仓库的老陈头以前是个富家子弟,无须干活,吃穿不愁,平时的爱好是养鸟玩。结果被作为“社会闲散人员”抓起来送进劳教农场,劳教期满了也不准离开,强迫成为留场职工。他的家人早已去了香港,他很想去香港,但一直不敢提出,怕被扣上什么罪名。终于等到他儿子从香港到大丰来看他,可是要着手办理去香港的事情,又不知将遇到多少麻烦、还得等候多久。

   养牛的老袁是兴化人,因为是“流浪儿”被劳教,然后成为留场职工。他曾经找了一个老婆,生了一个儿子,是个哑巴。老婆不辞而别,不知下落,他独自养大儿子,父子俩就住在牛棚里。偶尔会有“走婚女人”上门,住些日子就离开了。老袁从不打听这些“临时老婆”的来龙去脉,只是尽自己的能力让她吃得好一点,临走时多少给点钱,也算夫妻一场。

   留场职工通常被称为“场员”,贬称“老三毛”,都是穷人,可是却被排除在“无产阶级”之外,谁也不知道他们算是哪一个阶级。有个看守大堤和蔬菜田的场员“瘦猴”,留下了一个上门老婆,那女人还带来她的两个女儿。场员小组长“麻皮”拿点酒菜去他家一起吃喝,然后就和那女人睡觉,“瘦猴”乖乖地走开。不久,麻皮又给两个女孩吃糖果,然后奸污了她们。这事应属耸人听闻的罪行,可是按场员的说法却是正常的,因为是双方自愿的,双方需要的,没有强暴和欺骗。当地是贫穷地区,女人为了填饱肚子而宽衣解带,有什么不可以?甚至在劳教的学员也有过在大田劳动时,找机会和当地割草的女人性交,完事后,学员跑回来干活,那女人埋头割草。居然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有几个场员已成家,老婆也是场员,厉害得很。有个单身场员外号“老油条”,喜欢油嘴滑舌“吃豆腐”,结果被几个女人扒掉裤子,用沥青抹上老油条的鸡巴毛。从那以后,老油条一见那几个女人就躲躲闪闪的不自在。

   毛毛一开始还以为这些都是笑话,后来才知道全是真的。当地农村的穷人穷得可以为了吃饭而当“上门老婆”,应该是如假包换的“无产阶级”了?可是他们确确实实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与“领导阶级”没有丝毫关系。场员虽然也穷,而且没有迁徙等自由,但他们多少有点固定工资,因此地位高于那些“无产阶级”,他们是宁可一辈子光棍也不会讨“无产阶级”的人为正式老婆的。劳教学员的“地位”又在场员之上,因为他们绝大多数迟早要回上海,而上海,就是天堂。为此,劳教学员认为自己的地位高于所有的干警和管教人员,因为自己被关进农场顶多三年,而队长们在农场则是一辈子,无期徒刑!

   毛毛时常想起父亲,想起在铅山农场见到的凄惨场景。不知他还活着吗?如果文革时他不是在劳改农场里,恐怕难逃一死。“官司单位”当然是黑暗的,不过,总还能点一盏小灯吧。-------------------------------------------------------------------------------------------------------------------------------- 【林咏泉日记。摘要】(江西进贤永桥劳改农场)

   1981 --------------------------------------------------------------------------------------------

   11,2. 上午,大家把刘继霞的骨灰盒及水泥碑抬到加工队后山较高处埋葬、立碑。这是每个人最终的结局,不可免的归宿。按说能葬在这块空旷寂静的山岗上,会令人感到适意,但地下的人怎能知道这些?再好的墓地、再怡人的清风明月,都与墓中人无缘了。慈云海不久就要回郑州定居。看他在做行前的准备工作,拣了些稻草搓绳子、捆箱子。觉得这个人是个很难得的好人,几年来他送葬、送病人、送回家的,照顾所有同事的生活,默默忘我劳动,-----不特在职工队、在永桥、在江西省,甚至在全国,能有几人?

   11.3 将墨研成适当的浓度,用大笔写成“晴空万里”四字,意想不到可上壁一览。晚饭后伏案习书。红艺来学英语,她学校明天期中考试,于是临时抱佛脚,只好教她读了几遍。午后散布,折得山茶花数枝,插瓶欣赏之余,拿出铅笔写生,再以毛笔着墨,自我欣赏。

   11.4 发信给汪北炜。他来信谈到他1937年也在安庆,在那里读过书。写了“向电影、电视编导进一言”,寄到【北京晚报】。11.6第三届世界女排赛,昨天于东京开幕。发信给俊达,托其赐我几份【中国日报】(ChinaDaily).

   11.8 女排胜苏联。第三局15:0,给敌人无一生还的全歼。我们这些球迷为祖国的荣誉而欢呼。

   11.9 整天摘辣椒,菜地上辣椒摘光了,让那些惯窃败兴而返吧。

   11.10 为了余开太接连谩骂,上午找来胡长德指导员举行全体会议进行说理批评。他怒气冲冲地喊:“我有错,你们也有错”,气焰十分嚣张,仿佛他骂人有理。我怒不可遏冲上前去问他狂吠什么,紧接着李行庄喊着“打他”,也冲上前。胡长德起来拉架。经过举出事实对他批判,最后低头鞠躬认错。

   11.12 昨夜梦见复初,我手指受伤,请她再为我敷药。近日的心情与腰酸腿疼加剧,又梦见亡友,可能今年就是归期了。但愿!午后采摘了几枝山茶花和野菊花。回到室内,见案头放着一堆黄白两色的菊花,在一张习字纸上写着:“林老师,您好!我们送花来了,请留下。------毛静,曹华,郭世英,胡红艺,刘珍明。

   11.14 在菜地劳动时,把毛背心毛裤都脱了。中午,毛静、曹华、曹晖、毛伟、郭世英等跑来。把一叠【连环画报】给她们看。

   11.15 女排胜美国。我们这些听广播的同样喜不自胜。

   11.16 望眼欲穿的中日女排赛,我队胜。我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从此,“东亚病夫“这四个字要从今天中国的词典上抹掉了。

   11.17 午后与杨洪章去钟陵,西北风如针刺。一路上回味着我女排从汗渍斑斑精力交疲中取得的胜利,引起万千思绪。如果有良心的中国人都能像她们那样奋不顾身地为国争光,四化还有什么问题?可是情形完全相反,那些高高在上的有多少是道地的贪官污吏损公肥私,有多少是行尸走肉百事不问,有多少是道德败坏伤风败俗。仅以永桥这一小天地看,有多少恬不知耻的?炎黄有如此不肖子孙?

   11.24 “心绪乱已久”。冷雨不停。拿起笔写“回忆录”,意志不集中,作罢。习书法,也提不起兴趣,只写了几十个字。夜听李丽芳演出的【侠女何玉凤】,甜润极了。这与她在【海港】里的唱腔是完全相反的。【海港】里那些强做的小生腔总感觉不舒适。在今天的百无聊赖中听几曲清歌,也算一次精神享受吧。

   11.25 南国社准备演出,提到了俞珊,她是南京中大艺术系学生,会钢琴、京剧、英语,性格开朗,身材丰满,脸相美丽。回忆起来已是四十七年了。1934年,北平的秋天,俞珊票演【虹霓关】,她送来了四张戏票,有崔俊(崔嵬)、李云鹤、张丽君和我为她捧场。崔、李还为我和张拉皮条。之后她和李去东安市场买戏装,又共同在润明楼吃饭。用餐时俞问:“依林先生看,兰芳的戏怎么样?”其实那时我根本不懂京剧。回首前尘,恍若一梦。

   11.28 蜂起的窃者。今晨又偷去白菜五棵。无奈何,只有把那块地的都砍掉。电影【母亲】,张瑞芳演主角,从1922年到1948年共产党员的斗争经过。没有现代电影那些徒务外形的可憎处。像金焰等老演员,都能恰如其分。

   12.3 晨仍绕水泥晒场跑步,原拟20圈的,不料第13圈时右腿肚子痛不可耐,又是病了。中午,一个民警排长和我谈文学哲学体育。他崇拜【孙子兵法】。

   12.4 看病。涂荣华开药、注射。整日编草垫,结果仍未完成任务。着凉了,头晕得难以支持,还以为脑溢血快离开尘世了,那样倒好。但还能吃饭、阅读书报,看来生命还得延续下去。

   12.8 腿疼几无稍息,松土时脱去棉衣。习何绍基书法。水秀仍不见信来,棉被棉衣怕都无望了。真是“何苦认来这门亲”!兴趣、习尚、爱好格格不入,只能喻之沙之与水吧。

   12.13 听说可能要把这栋房子让给民警,把礼堂空出来。我们这些人八成要塞在后面的第一栋。安土重迁的心又要被搅痛了。人生特别到如此年华,真是生不如死。阴冷。整日在不知所以中度过。

   12.17 仍不见水秀信,究竟她怎样了?总不会这样快就分娩了吧?情趣爱好不能相投,也是件苦恼的事。勿怪蔡元培、章太炎找对象要通文墨长诗文的。交朋友更是如此。

   12.18 发信给陈本因,自述目前心情:不待春来花已谢,未届秋老叶先凋。

   12.24 想不到孙望来信了。第一说到自建三间房,希望将来我到宁时住到他家新居。第二却是噩耗,有个叫易龙云的给他信,告知亮耕1976年死于贫病!读至此不觉心扉为之一震。缅怀囊日诗友,不禁凄然欲泪。

   1982---------------------------------------------------------------------------------------------------------------------------

   1.2 慈云海突然跌倒。大家用竹床抬他回来。我连跑两次去找龚和新,他却在新年宴客不肯抽身。大家用竹床抬到医院.。红艺和曹华来玩,并说她爸爸请我去晚餐.胡雨泉的烧菜技术满好,席上最难得的竟有木耳和海蜇皮.席间另一客人是陈文琴老师.。

   1.8 开始年终总结.。读赵紫阳施政报告及元旦社评.。张继良带来文件为“加强”对退休退职工人的管理办法。看起来我们这一批老头子不久就要在二十几元的生活费下生活了。如不节衣缩食,难活下去。悲剧暮年眼看就要上场了。

   1.16 发下工作证。此后到进贤、南昌等处就方便多了。

   1.22 意外接到衡阳人民路小学易龙云老师的信,读后得悉亮耕将死时身边无一亲人。想到我的未来,也将同样了,能不令人凄楚!但他死后还有他的爱人、儿女,对他尚未忘怀,比我强多了,因我无一亲人。

   1.23 胡长德指导员为奖金事召集开会进行评奖,上午不欢而散。午后开会,宣布场部以500元交由职工队自行分配,每人不到20元。而在外单位的沈敏可拿80元,吴乔生在基建队拿70元。倪开文、邓德高、刘家昌、杨世清等不在职工队评。前年按40%人员加工资时又把沈、邓、倪等参加职工队,减少了名额。凡此种种,可见主持人的腹内机关。处心积虑,根深蒂固的政治歧视!

   1.29 发给水秀一挂号信,最后问她棉絮事,如果再无回音,索性就算了。世界事常变化莫测,女大十八变。

   2.1 这次评奖是由党委会决定的,成了少劳多得、不劳大得。一大队主要靠就业人员劳动生产,这样干,能促进积极性吗?共产党员竟然这样突出私字,还侈谈“四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