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4) ]
拈花时评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冷处理”与谎言-执政当局玩的政治手法
·依靠,故放纵-论执政当局对待公务员
·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全文
·前赴后继裸死在汽车内的现象-没日没夜地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啊,建议追认为烈士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
·"裸官”何其多
·中央党校周天勇博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我的政治主张
·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一名刑警队长的血泪控诉[转贴]
·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从运动员年龄问题谈社会诚信问题
·文摘并评论:合肥前市委副书记夫妻受审时曝官场潜规则,法官居然阻止
·上 海 高 層 禁 公 審   法 院 背 黑 鍋
·天子腳下腐敗 中紀委看不見
·財產來源不明罪
·官員申報財產 雷聲大雨點小
·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中宣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2008忧思录
·当代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吗?
·成 功 奧 運 背 後 還 有 甚 麼 代 價 ?
·文摘并评论: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田文華,世上最歹毒的母親!
·医学博士警告:三聚氰胺奶粉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文摘并评论:光 拉 地 方 領 導 難 平 民 憤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文摘并评论:问责风暴波及全国 大批政府公职人员被免职
·文摘并评论:孩子们白白吃了一个月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军部独立炮兵团火焰喷射器排原子战场消毒幅射队长黄友林说;我的家乡湖南,过去有“两湖熟,天下足,丰收一年,吃三年”的谚语,现在大跃进却搞乾净了两湖人民的粮食和聚宝盆,号称鱼米之乡的湖南,人民吃草根野菜,维持生活,这是历史上的奇迹,彭德怀视察湖南家乡,到芦山,给毛主席写的信上,说的都是事实,组织上以彭德怀,仅仅有点模模糊糊的社会主义思想,过分照顾人民生活的狭隘观念,忽略党的政策的好处,而卸职国防部长。总参谋长黄志城,亦以同情彭德怀思想而卸职。他们都是元师和大将级人士,都看不过眼,而提出来,我这小队长,说出来,就成右派分子?我认为说了总比不说的好。
   
     当时,我也在会议上开了炮。说共产党的政策是好的,这没说的。按理说,中国是个农业国家,但从老百姓实际情况中看呢?最近几年老百姓都没有粮食吃,在陆良矿我们看到逃荒要饭的人很多,从汉口、到四川重庆等地讨饭的人更多。这些逃荒的人群中多数携儿带女,掮挑重担,包括饮具,垫盖的衣物等东西。我还看到一两岁的小孩在母亲所挑的箩筐里,箩筐的绳索将小孩的脸勒破,淌出了鲜红的血汁,沿途叫唤哭啼,父母亲只顾走路,顾不了这些小孩哭得死去活来。另一些上了年纪大的人,攀山越岭,由于空气稀薄,多患头痛症状,用破布札头,一路哼来哼去,真是伤心惨目。所以,老百姓没粮食吃,究则思变,有不满情绪,这些是我亲眼看到的。另外,目前我们机关里同志间的关系比过去差的很远,同志间互相说说笑笑,有人就说,你们在搞小集团,树山头。更为气愤的是一些部门为此忙著搞调查,整理材料。我说!远看西山一往如故,近看人情逐渐单薄。
   
     中共在举行反右派运动之际,正是藏民反抗军由酝酿到成熟阶段。被评成右派分子的,警惕性高,有斗志的,都自行脱离共产党,参加到反抗军组织。但对共产党还有存幻想的,遭遇逮捕,押解内地劳改。驻藏中共内部反右派,于无形中助长了西藏反共势力的成长。
   
   
   弃暗投明
      在展开反右派运动不久我有个好友,他在西藏军区后部处当处长,叫扬君堂,待人很忠厚。有一天下午,他来到我宿舍对我说,上次你在会议上的发言,听说有人给你作了不好的记录、还有你和林卡老头的姑娘之间有不正当的关 系,你可要当心啊!等他走后,我想情况不好,以前我父亲出了事,现在不知那一天轮到我的头上?就在第二天上午,我假装不舒服的样子,便到团部去请了半天假,上午十一点多钟,来到军区医院,医生看了以后说,你没有什么大病,恐怕是开会开多了,需要休息休息。我听了,觉得这个医生很聪明,他能看出我患得什么病。听别人说,这位医生是从美国学习回来的。他给我开了一张病单,并 开了几天的请假条。看完病,我在医院房间躺在床上休息时,心里想着我现在该怎么办?不早点离开部队,他们肯定对我乱扣帽子,打回老家。想到这些,心里更加火烧火燎,想来想去,叁十六计走为上策,跑 了算对,我下决心乘早离开共军,投奔西藏反抗军!主意一定。精神加倍亢奋!下午四点多钟,我从医院甩开大步,赶回部队。到了营房,我把来往的信件和一些亲属朋友的照片都点火烧掉,再把家里的东西简单地收拾以后,出门查看情况时,几名战士告诉我,今晚团部放映电影。当我听到放电影的消息,喜出望外。我估计当时情况,为逃走的有利时机,时不可失,机不再来。急忙到营部找值班参谋说,你去把各连的连长叫来,我们碰个头,要传达司令部刚来的通知。等到各连的连长到 齐后,我说,司令部刚刚给我来了个通知,叫我们搞夜间军事演习。我想这样也好,我们来这儿练兵了这么几个月,从未搞过夜间演习。今晚我们就来个夜间实战演习,看看部队的作战能力,能不能应付突发情况?当时,一连长说,营长,今晚放电影,我们明晚上搞演习不行吗?我对他说,不行,这是上头刚下的命令,我无权违令。电影吗,以后可以看。大家没有别的意见,抓紧时间,我们分头准备吧。说完,我冲着值班参谋说,通知部队,紧急集合。部队马上全部武装地集合起来了,一个榴弹炮连套回汽车,一六口迫击炮连和无后座的七五五炮连,都各自摆正 站好了队形。我站在队伍的正面后阶上,以严肃的面孔,大声简单地说明今晚搞实战演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后,交待实战演习的任务。我说,演习地点,是哲封寺西面十二公里,情况是从日喀则方面来了两个团的敌人。我们呢,利用敌人长途跋涉,人困马乏,未站稳立脚的机会,以密集的炮火,来一个阻击战,把敌人消灭在半路上。等我把实战演习的部署任务的命令下达后,部队以连为单位出发了。值班参谋跑到我跟前问我:营长,您是坐小车先走,还是坐大车和我一起走?我说:你坐小车先走,我随后就来。值班参谋坐上车,忙着指挥部队去了。我叫通讯员温开明备好我的座骑,取来五叁式自动冲锋枪和叁百七十发子弹,上马跟着部队往公路边上走,团部当然得到炮兵异动的消息。这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我已经策马扬鞭,行抵布达拉宫西北部方向、流沙河水塘石桥附近,团部派出两辆吉普车分头追来,由于夜色低垂,视界很近,我不得不下马,把马牵到树林里,我自己躲到大柳树后面。这时,一辆吉普车已经离我很近,我急忙把五叁式冲锋枪端起来,紧盯住吉普车的靠近,吉普车到水桥跟前停了下来,从车子上下来几个当兵的,其中就有五十叁师侦察科的科长刘汉水,我与他平时不对劲,万一被他发现,肯定不会放过我,看来,今晚我是不能跑脱了,要死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厉害,我本能地把枪口对准他,这时他们几个人在水桥周围东张西望了一阵后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只听得刘汉水在说:这小子没有往拉萨市区方向逃,听不到狗的吼叫声,他很可能躲在林卡萨巴藏民老头家的附近,我们是不是往那边去看一看。幸亏他们开车走了,没有发现我。我又上马,一口气跑出了流沙河,跑过了长长的“次松塘”,沿着拉萨往北的藏军第二独立团“札什兵营”的方向跑着,凉嗖嗖的晨风向我身后习习吹去,我愈加扬鞭策马,马的步子迈的就愈快,我的精神也愈加焕发。我暗自庆幸着这次偷跑行动的成功,也打心眼里感激这匹土黄色的马匹隐蔽的好。跑着跑着,突然远处公路上又来了两辆吉普车,往这边飞速开来,远处不知谁家的狗汪汪的吠叫起来,引的很多狗也跟着吠叫起来,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里,显得异常的尖历,令人毛骨悚然。我看着远处的吉普车越来越近而束手无策,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办?急的我的汗珠顺着面夹页淌进脖子里,东张西望,总算发现公路旁边有关不太深的水沟,到沟旁,发现里面没有水,我急忙把马牵到沟中让它趴下,我自己也爬在旱沟的暗处,切开手榴弹的保险盖,准备万一被发现时,就和他们同归于尽。很幸运,吉普车轰、轰地一辆接一辆快速开走了,总算落掉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我赶紧把马叫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牵者马继续沿着公路北边前行,到了藏军第二独立团的大门口,见里面有八名头戴礼帽,身穿土黄色氆呢藏装,手持英式步枪,打绑腿的藏军门岗,其中还有一名穿戴整齐,佩戴银牌的藏军排长,我走到他们前面用汉话说:“长官,我是从共产党军队里跑出 来的,您行行好,让我进去见旺丹营长”,可是对方那里听得懂我的话,八名藏兵都围着我,用藏话问这问那的,可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后来还是 那位排长进去报告了他们的甲本(即连长),在门口等了不久,出来一个身材肥胖,个儿不很高的藏军军官,站在距大门不远的两层藏式楼上方用藏语向我发问,我一看是个军官,可我又听不懂他的话,我用汉语回答,他也听不懂,这时我就想,反正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没有别的办法了,乃把随身携带的长、短武器全部取下扔进院子内,两手举到头顶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然后再用打手式说哑语的表达方式,指指我的头,又指指远处公路上奔跑的汽车,意思是说,我是来投奔你们的,不信,看看公路上共军汽车在追捕我。这时藏军连长看看我,又看看我丢下的武器,他好象明白了我所表达的意思,对藏兵说了几句话后,两名藏兵牵着我的马,把我带进藏军团部,经这名叫格桑占堆的连长报告,我才见到平时强巴甘丹老头联络的二代本一营长旺丹。旺丹非常热情地把我隐藏好,住了两天,唯恐共军保安部门侦悉,在夜间搬离到距二代本不远的哲其寺院内,前后秘密藏匿了六天,避开共产党大肆侦辑风声。当时,据说中共军区保卫部门,为了把我捉拿归案,以二万大头银元的款项额奖励,来引诱藏人检举揭发我隐藏的地点,但由于大部分藏民恨透中共,没有人去理会他们这一套骗人的宣传。不久,经藏军独立团长扎西袋拉和旺丹营长的介绍,我与西藏反抗军发起者康巴人理塘·阿珠仓贡布扎西接上头,并由他请去掉护法神占卦吉祥,取藏名罗桑扎西,化装成康巴人,于四月五日早晨,由康巴军理塘代表拉珠、阿旺等六人掩护骑马背枪,大摇大摆地走出拉萨市区。经萝卜林卡附近到河沿,座康巴军早备好的牛皮筏子渡拉萨河。正当我们坐牛皮筏子过河的时候,发现共军一五五团的士兵在对面广场正做广播体操,幸亏他们没有发现我。我们渡过拉萨河逃出敌人势力范围,再渡雅鲁藏布江,绕羊卓雍湖,直奔藏政府噶伦索康旺青格来封邑,与阿珠仓·贡布扎西的骑兵七十多人汇合,在那里休息了半个月。当时,各地的康巴军陆陆续续地集结到山南。我们这支七十多人的骑兵队伍,从索康封邑忽忽忙忙赶到,位于山南究结宗和错麦宗交界的海拔四千公尺以上的直固湖边时,这里 边搭起了数百座的各帐篷,来自西康、拉萨等各地的康巴将近一千五百多人,已经集结到这里。在阿珠仓·贡布扎西和各地康巴头人们,经过十多天的酝酿和筹备,于一九五八年七月十六日,组织曲西岗珠(注)卫教志愿军政府总部,指挥康巴健儿,展开有计划,有步骤的,与驻西藏中共工作委员会、西藏军区司令部的战斗。以藏政府为主的反入侵力量,把拉萨平原的中共党政机关,分别包围,成了张弓不发箭的形势,弄的共军忙于赶修守势工事。拉萨市以外共军,在各交通点线上的,采取守势,紧缩范围。由于各路反抗军英雄的公开会师,山南直古唐、逐成了草木皆兵,藏人反抗中共入侵的情绪,此时达到登峰造极。由藏军正规部队和卫教志愿军联合武力,到处后下分进合击的姿态,以对付西藏境内的中共十八军。这是我加入西藏反抗军 “曲西岗珠”西藏军事形势。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