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3)]
拈花时评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引子——初访汉人罗桑扎西 第一章:从中共解放军投奔藏军
   ·弃家从军
   ·自愿报名到西藏
   ·扎木林中遭冷箭
   ·驻防林卡萨巴

   ·枪杆下的十七条协议
   ·人民会议的兴衰
   ·达赖不回藏的要胁
   ·上书毛泽东
   ·整风记实
   ·上书小集团
   ·对中共暴政的批判
   ·弃暗投明
   第二章:抗暴军转战藏北内情
   ·曲西岗珠
   ·山南鏖兵
   ·陈排长曲水逃亡
   ·多卡松多打伏击
   ·敌前撤退
   ·吓跑武功队
   ·卫教军实弹演习
   ·呢木宗大捷
   ·保持胜利光荣转进
   第三章:鏖战藏东死里逃生记
   ·鏖战藏东死里逃生
   ·藏北给养奇缺
   ·马穷疲兵应敌
   ·林孜遭敌突击
   ·二次回拉加日
   ·联军打札木
   ·拉珠阿旺打埋伏
   ·援札木中途回师
   ·打泽当初战连捷
   ·爱护伤兵
   ·装炸药地堡开花
   第四章:卫教军挥泪退印度记
   ·年宗军事会议
   ·退却战
   ·昌跋雪山
   ·抗暴英雄
   ·抗暴成绩
   ·挥泪出国
   第五章:寄人篱下的难民生活
   ·一支「五一」式配枪
   ·患难中的伴侣
   ·硼地拉汉民饭馆
   ·三个伪装的不丹人
   第六章 流落印北东难以落脚
   ·在新德里接受审查
   ·没头没脑的接头
   ·中共加城报社被砸
   ·首到达兰萨拉
   ·下放门索社区
   第七章:终老于印南藏人社区
   ·老天爷派的警卫
   ·佛爷视察菜地
   ·志愿归队
   ·请喇嘛念经
   ·老伴入土
   ·父子断情
   ·第二次回达兰萨拉
   ·达兰萨拉的一场风波
   ·到印南社区再访罗桑扎西
   
   后记
   ·汉人·洛桑扎西永记史册
   ·作者简介
   
   
   引子——初访汉人罗桑扎西
   
     下班了,和往常一样,我离开在流亡政府宣传部的办公室,行至大门口,发现经常围在左边大草坝上谈笑的几个年轻人当中,今天多了一个陌生人,那陌生人年约六十左右,上身穿著一件短袖花布汗衫,下身是一条洗的干干净净的咖啡色毛料裤,那人不停地指手划脚,正在精力充沛地与几个年轻人谈论著什么,我放慢脚步仔细地打量著这个陌生人,他的脸上布满了饱经分霜的皱纹,粗手大脚一举一动表现出一种果敢与充满魄力的气质,经在我旁边的同事普秋先生介绍,我才知他就是当年中共花四万大洋悬赏人头的汉人罗桑扎西,几远中共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三师一五五团的副团长兼炮兵营长姜华亭,在拉萨念中学时,我就听说过有那么一位解放军的大干部,曾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进军西藏等不少战役中立过多次战功,后来却因不满中共暴政统治,毅然投奔到西藏反抗组织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与共军周旋。今天在这遇上这位赫赫有名的人物,自然使我对、、.认识汉人罗桑扎西的,被他所鼓舞、激励;不认识的,想了解、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走上这条路的,他为何要反共产党?为何参加曲西冈珠(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带著这些疑问,我利用这次他到达然萨拉治病养身的好机会,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
   
     到罗桑扎西的住处,推门进去,见他正忙著将已烧好的清茶倒进酥油桶内,准备打酥油茶。我用汉话与他打招呼问好,他转身稍一打量我便笑著也向我问好后伸过一双粗造的手。"你是旺久先生吧?普求先生刚刚交代过,欢迎啊",我刚坐下他就豪爽的说,我说"老人家,我是来拜访你的",他挥挥手"那里的话,我现在闲著没事,你随便问我好了"。我又说了几句礼貌性的话,见他也端上一壶刚打完的酥油茶请我品尝,他还风趣地说:"我在这儿跟藏胞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从未有人用汉话与我聊天,我觉得很亲切、舒服,我很乐意和你聊聊"。盛情难却,我美滋滋地接过他递过来的豌喝了一口,哇!这么香,难怪他与藏人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打的这么一手好茶。我连连叫好,他说"我刚到四水六岗组织时,由于不懂藏话吃了不少亏"我连忙接过话头问:"你是怎样投奔西藏反抗军组织的"?他微微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始讲其由解放军转投西藏卫教军的经过、、、、、、.
   
   
   弃家从军
   
     我原名姜华亭,藏名罗桑扎西,家在中国山东省来阳县九区孟格庄村,父亲叫姜昆,母亲叫李秀芳。家中以务农为业。"解放"前,父亲曾在三教向粮食站任过职,父母俩只生了我这个不肖的独生子。我从小念书到高小,因民国二十六(1937)年抗日战争暴发,日军轰炸机炸毁了我们村的学校;此后再没有念书。
   
     当时我约有十七八岁。村子里有几个青年,我们曾背著父母提及过一件事,就是要成立一个小游击队反抗日本侵略者。到约民国三十二年抗战快要胜利阶段,日军兵力逐渐单薄,在沦陷区成了空虚状态,造成共产党游击队发展的有利时机。因此,八路军五旅十三团于民国三十二年进入采阳,展开他们那一套组织地方性游击队。正好我们村子里有那么几个青年也受了共产党的影响,随即成立了由十九个青年组成的抗日儿童团。我也参加了这个组织。
   
     民国三十四年九月,日军战败投降。共产党地方游击队的队长朱齐文(女)看到我的家庭背景符合他们的利用条件,提出正式参军,由他们的地方政府负责我家庭生活问题。于威逼利诱之下,我不得不丢开父母俩,弃家从军到长远区中队当战士。当战士不久,因我有些文化提升成司务长。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当副排长,七月二十日参加共产党,预备期三个月。十二月由区中队扩编的南海独立营二连,民国三十六年三月改编成南海独立团三营八连,我提升为排长,当时国共合作搞联合政府。民国三十七年七月在青岛山岭北与国民党五十四军的战斗中连长阵亡,我提升为副连长。
   
     由于军事知识不够,九月间调军政大学学习,翌年二月因国军进攻青岛,结束学习,编制青岛军事管制委员会,我被编到二大队五中队当队长,其工作负责收容国军遗留下来的军事人员予以学习、吸收、遗散的三种处理, 是年七月,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作告一段落,调华东第五旅三十二团二营五连当副连长,驻防劳山东南沙子口。十日调旅部警卫连当副连长民国三十九年四月四旅改编成一零零师师长最容兹,政委孙少风,民国四十年元月,我升任警卫连连长。翌年三月,我们一零零师改编成炮兵十二师,调到南京汤山.警卫连改编通讯指挥连,因不懂新式通讯兵技术,于五月间调升二十四团二营当炮兵营副营长。
   
     当时抗美援朝还没有结束,新成立的炮兵十二师里,要选拔一些有实战经验的干部送到朝鲜战场去学习。我们被选上去的一共有十五人,都是些营连级干部。主要学实战经验,我们在朝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由于美国飞机轰炸的猛烈,炮兵在战斗中发挥不出什么作用。我们这批人返回国内,回到炮兵十二师。由于我长期跟随步兵打仗,不懂得炮兵机能,于九月保送东北炮兵高级学校,先在辽东速成中学学习一年,才进入审阳东大营高级炮校。炮校是中共训练炮兵干部总校,校长贾涛,政委王文介,都是中将级。全校共有九个班,每半约有一中队人。训练期限两年,我加入第四班受训。第一班团长级以上的高级指挥官深造,专门训练军事机能"一五二榴弹炮"。第二班团长级以下的炮兵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第三班是营到团级的炮兵参谋工作人员训练班。第四班是营团俩级榴弹炮"一二二"人员训练班。第五班是重迫击炮"一二零""一六零""二四零"等特种口径训练。第六班是平射穿甲炮"七六二"及新式"一二二"战防跑为主训练。第七班是高射炮三十七和八十五口径及最新式一二二"高射九千公尺以上各种炮型训练。第八班是步兵以下配属炮兵干部训练,即各种小口径炮兵人员训练。第九班是训练炮兵营团级政治工作人员的训练班。
   
     共军炮兵总校设沈阳,在西安设第一炮校,校长最容兹;第二跑校设在重庆;第三跑校设在南京汤山;第四炮校设郑州。民国四十四(1955)年二月,贾涛调到共军炮兵总司令部工作,由孔从周接替。十二月,我们第二期毕业,国防部派炮兵总干部黄副部长上将负责到沈阳主持分配毕业典礼。当时炮校的军事专家和顾问,全是苏联人 ,在炮校受训期间我们这些水平较差的干部在学习军事课程以外同时还要兼学数学文化,现任(1983--1984)中共驻印度新德里大使的生键过去是我们炮校的同学。
   
   
   自愿报名到西藏
   
     抗战胜利的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国民党军第一次进驻来阳。家父因担任村粮食站副站长工作,于共军撤退来阳县之前,虽曾命令把所有粮食一概隐瞒,待国民党军队到达,家父却因怕满不住国军特务,把四万斤麦供给国民党军队。因此民国三十七年五月,共军回到来阳县实行清算斗争,调查出卖粮给国民党军队的旧案;招集大会批斗家父,在斗争中,竟对家父下毒手,抽掉两条肋骨痛毙。从此结下我反共复仇的因素。
   
     我在共军工作,对于家父遇难事实,他们有计划地隐瞒消息。直到民国四十年,我在即墨县城碰到村子里的堂叔姜连作行商,才听到噩耗。随后写信回家向,内子来到即墨县城晤面,明了案情。人毕竟是感情的动物,有理想、有灵魂的。怎能执迷不悟、向毫无人性的中共政权愚忠到底呢?我在沈阳高级炮兵总校受 训期间,与驻西藏十八军调来受训的同学陆敬阳(三零八跑兵团参谋长)接谈,获悉西藏毗连印度、尼泊尔.目前还未彻底"解放"。以藏政府为首的反入侵力量相当坚强,藏民大多数拥护藏政府,中共驻藏军政人员仅能控制点线,在点线上,入夜就变成反共人士的天下了。因此在我心中认为西藏是最理想的地方,一定要去西藏。
   
     从炮校毕业时,我已胸有成竹。快要分配工作时,炮校召开大会,校长孔从周在大会上做了动员报告。他说:人民政府早有命令,解放四川后立即进军解放西藏。一九五一年,根据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我方部队进军西藏,解放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藏族人民;可是西藏统治集团中的一小撮分裂主义分子和国民党特务帝国主义勾结在一起,竭力利用汉藏两个民族间的误解挑拨藏族同胞和我军的关系,至使不少藏族群众不敢接近我们,更不敢卖粮食和柴草。妄想饿死我们、困死我们。目前,我军刚到西藏,当地的一小撮反动武装,不断袭击我军驻地和粮草运输,破坏我军进军西藏巩固边防的光荣任务。在这紧要关头,我们共产党员要起模范带头作用,要到西藏去,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以实际行动支援我军先头部队。同志门!为西藏劳苦大众立功的机会到了。
   
     动员大会结束后,我们回到各自的住处,大家对动员报告议论纷纷,持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不愿到西藏去,说西藏山高路远,地方条件差,气候不好,很难适应,总之苦的很。当时我想乘没有人愿意到西藏去的机会,打个报告志愿到西藏去,也许会有出头之日。想好以后,我写了志愿书,表示我是个共产党员,解放西藏 、巩固边疆是我们每一个人民子弟兵最神圣的天职,我现在年级不大,身体又好,情愿到西藏去工作。我的报告很快就批了下来,后获得党委的表扬。记得我离开炮校的那天,炮校为我们这批入藏人员开了个欢送会,我们在军乐和口号声中,带上大红花,踏上了进军西藏的征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